账号:
密码:

第125章 二次自爆

  “你是不是想说这句话?”.biqupai.

  向辉以看着夜月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轻笑了一声。

  “我说,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你能赢过我吧?”

  话音落下,一把光剑就将夜月的胸口刺穿。

  没有猩红的血液溅出,只有漆黑的雾从夜月的胸口处冒出,最终消散。

  夜月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有一把光剑将祂的小腿刺穿,使祂不得不跪倒在地。

  祂低头看了一眼,随后抬头,看向了缓缓走过来的向辉以。

  “嘛...你有那个上进心是不错,就是太天真了,我都不忍心打击你了。”

  向辉以走到夜月面前停下,看着祂有些呆愣的眼神轻笑了一声,但那股笑意并没有浮现在眼底。

  “怎么了?像只可怜的老鼠一样。哈...不过老鼠可得不到怜悯哦?你应该表现的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一样才对,那样的话我说不定会大发慈悲的给你个痛快。”

  向辉以提议道。

  明明语气中带着一抹笑意,向辉以的神色却是冰冷,看不出喜怒。

  夜月看着向辉以,片刻后,扯着嘴角笑了一下。

  “你是恼火了吗?”

  “哈?”

  向辉以皱眉,他看着夜月,明白祂指的是什么后,冷笑道:

  “恼火?不过是几个分身而已。该恼火的应该是你。我给了你那么长的发育时间,到头来却只是杀了那点分身。”

  说到这儿,向辉以蹲下身子,直视着夜月的双眼,一字一句道:“只是这点程度的话,想要杀死我是不可能的。”

  夜月闻,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祂看着向辉以,缓缓开口:“你做了什么吧?”

  “什么?”向辉以闻,微微眯起了眼。

  “赛罗奥特曼。你对他,或者说...万千缕对他做了什么吧?”

  夜月说着,笑了。

  “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这儿守着他吧,老、东、西。”

  夜月说着,凝聚自己最后一丝的能量,猛的伸手拽住了向辉以的衣领。

  “!!”

  向辉以一惊,意识到夜月打算再自爆一次,便下意识的起身。

  但夜月死死的拽着他的衣领,阻止了他的动作。

  “嘁!”

  感受到达到临界点的混沌之力,向辉以不爽的皱眉。

  “轰——!!!!”

  凶猛的爆炸掀起了巨大的风浪,周围的建筑不可避免的被炸毁,风浪所过之处,掀起了大量的尘土与建筑碎块。

  浓烟弥漫,但下一秒,爆炸中央又吹起了一阵狂风,将浓烟驱散。

  向辉以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面色阴沉的可怕。

  “又叫我老东西....那个臭小子,迟早要去上层把祂的成果搅得乱七八糟。”

  向辉以咬牙说着,不爽的用力踢飞了脚前的一块碎石。

  一道流光从天边划过。

  向辉以越想越气,他取出异空间中特意放着没有吸收的两颗规则结晶丢进了嘴里。

  向辉以改变主意了。他要现在就分出一个分身去搅局去。

  为什么不自己去?哈、怎么可能,他要在这里陪着赛罗,哪来的时间。

  而且上层的情况也没有严重到需要他亲自去看的地步。

  短时间内向辉以也不打算和赛罗分开。

  更何况,混沌碎片也发现了端倪,向辉以也不放心让赛罗单独行动。

  “辉以!”

  就在向辉以沉思时,一道声音闯入了他的耳中。

  向辉以下意识的抬头,看到赛罗在高空中飞下,最后在空中变回诸星真的模样,稳稳地落在了他面前。

  一落地,诸星真就伸手摁着向辉以让他转了一圈。

  向辉以:?

  “你没受伤?刚刚我看到这边爆炸了,你又刚好在这里。”

  诸星真说着,又有些不放心的左右看了看。

  “不,我没事....”向辉以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但还是乖乖回了一句。

  诸星真感觉到一心同体的连接另一头瞬间平静下去的情绪,看着向辉以,悬起来的心也放了下来。

  “没事就好,刚刚是发生了什么吗?你好像很生气。”

  这一次诸星真感觉到了杀意要比以往还要真切,那一瞬间就连诸星真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过诸星真可没打算同情混沌碎片,如果条件允许,他都想骂祂一句活该。

  “啊...祂又说我说是老东西....明明祂拟态的人类比我老....”

  说这句话的时候,向辉以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了下去,整个人都低沉了下去。

  诸星真闻微微一顿,他知道一定不是因为这个,但他没有选择追问。

  “真是的,都说了别在意这个了。”

  诸星真无奈的说着,抬手摸了摸向辉以的脑袋,安慰了几句。

  向辉以撇撇嘴没说话。

  片刻后,向辉以抬手拿开了诸星真一直在自己脑袋上揉来揉去的手。

  他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乱发,一边问:“格利扎解决了?”

  诸星真闻微微一顿。

  “呃....应该?”

  闻,向辉以面露疑惑。

  “应该?你没解决就过来了?”向辉以问。

  “反正格利扎已经变成有了,有xio他们的支援,艾克斯稳赢。”诸星真自信满满的说着。

  “虽然是那样没错....但作为前辈就这么在战斗途中离开也太不像话了吧?”向辉以听着世界意识的小报告,一脸不赞同的看着诸星真道。

  “喂喂、本少可是一直在提心吊胆啊!”

  要不是向辉以说很快就能解决,诸星真都等不到格利扎从无到有。

  “好过分。”向辉以闻一脸伤心道。

  “什....!”

  向辉以故作伤心的捂住胸口,哽咽道:“难道我在你心里已经弱到连虚弱状态的混沌碎片都对付不了了吗....?”

  诸星真一噎。

  虽然知道向辉以是装的,但看他伤心的样子,诸星真还是有些束手无措。

  “当然不是了!”

  他立刻辩解道。

  “我就是担心你而已,谁知道那混沌会耍什么花招....而且刚刚那个爆炸,祂应该又自爆了一回吧?”

  诸星真说着,隐晦地看了一眼向辉以有些凌乱的衣领,眸子暗了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