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奥特:刚降临,救了宇宙问题儿童 > 第123章 向辉以:你不会要把我噶了吧?

第123章 向辉以:你不会要把我噶了吧?

  “他甚至做预知梦了,虽然不是完整的零碎片段,还被他当作是噩梦了。但我感觉哪天他继承了我的预知,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向辉以说着,耸了一下肩。

  他已经不想再感叹赛罗的天赋有多可怕了。

  虽然赛罗的觉醒和万千缕和他脱不了关系,但赛罗最后能掌握多少权柄,都要靠他自己的本事。

  不会那么快。万千缕道。

  向辉以闻,看着万千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只是夸张的形容一下了而已....算了,不说这个。你真的没在他降生的时候给他开挂?”

  向辉以说着,随手指了一下现在赛罗所在的方向。

  万千缕闻微微歪头,明明面无表情,向辉以却能感觉到,万千缕现在对他刚刚的问题感到十分疑惑。

  你...生病了?

  万千缕沉默了良久后开口,祂一边问一边学着人类的方法摸了摸向辉以的额头。

  向辉以:=-=

  “你觉得这可能吗?”向辉以问。

  问完,向辉以就有点后悔了。

  毕竟如果按照正常来讲的话,他确实生病了。

  而“生病”了的一缕,本应该是会被抹除的。

  想到这儿,向辉以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

  ‘祂应该不至于现在才来把我干掉吧...?’

  向辉以这么想着,小心翼翼的看着万千缕,整个人都变得拘谨了起来。

  他可是一直都提防着这一点的。

  或者说,是害怕。

  简直比被那些黏糊糊的触手缠着还要害怕,但万千缕当时放任了他的行为,所以他也没和赛罗说过这件事,也渐渐放下了悬着的心.....

  万千缕看着往后退了半步的向辉以,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是有了表情。

  怎么了?

  万千缕伸手轻轻拉住向辉以的手臂,稍微用力一拽,又把人拽到了身前。

  感受着手心传来的紧绷感,万千缕愣了一下。

  祂立刻意识到向辉以这是在紧张,在警惕自己。

  但并非出于敌意,而是....恐惧?

  这样的结果让万千缕感到了疑惑,于是祂又问了一遍:

  怎么了?

  据祂了解,向辉以只害怕那些黏糊糊的触手才对....

  说起来,在万千世界外时,向辉以每每观察到上层世界的那几个邪神时就会有很大的反应。

  现在看来,那个时候也许向辉以不是在害怕,但已经开始抵触那些了。

  只是为什么现在,向辉以还害怕祂了?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向辉以答非所问。

  万千缕闻,回答:看你。

  闻,向辉以不确定的问:“真的只是来看我?”

  嗯。

  向辉以看着万千缕,刚想再确认一下,就被万千缕捏住了两颊。

  怎么了?万千缕问。

  向辉以眨了眨眼,明白万千缕是不想浪费时间了。

  于是他说:“我以为你是来抹除我的。”

  话音刚落,向辉以就感受到万千缕明显顿了一下。

  然后他就看到万千缕那张充满神性的本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非常标准的感到疑惑的表情。

  能印在教科书上的那种。

  为什么?万千缕在沉默片刻后问。

  但还没等向辉以回答,万千缕似乎就得到了答案。

  我不会那么做。万千缕道。

  永远不会。

  祂看着向辉以,颇有些认真的说道。

  就像是在发誓一样。

  向辉以愣了愣。

  其实他也知道这个概率近乎为零,他只是....

  “嗯,知道了。”向辉以说着低下头,盯着地面,神色不明。

  向辉以自己也有些不明白,按理来说,他应该更坦然一点。新笔趣阁

  反正他这么特殊的一缕横竖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是被万千缕抹除,要么继续存在。

  他很幸运,并没有被万千缕抹除。

  即使很早之前向辉以就已经猜到了结局,但还是不可避免的担心着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甚至成了向辉以心中的一根刺。

  即使万千缕说永远不会抹除他,向辉以内心深处依旧在隐隐担心着。

  向辉以沉默了许久,万千缕盯着眼前的脑袋,抬眸看了一眼远处。

  祂该离开了。

  或者说,向辉以该去找他的搭档了。

  于是祂抬手,摸了摸向辉以的脑袋。

  万千缕知道向辉以为什么这么担心。

  因为祂从没有告诉过向辉以,为什么祂没有选择抹除他。

  一个什么都知道的人,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想出一个问题的答案时,就会陷入一种焦躁不安或是烦躁的情绪当中。

  向辉以就是如此。

  因为你很重要,所以不会那么做。万千缕道。

  向辉以闻,愣住了。

  他抬起头,有些惊讶又有些不理解的看着万千缕。

  万千缕却没打算继续说什么,这句话足够让向辉以不再担心了。

  虽然会让向辉以多出一个疑惑,但总比向辉以一直怕祂哪天突然给他来一下强。

  这么想着,万千缕和还有些愣神的向辉以招呼了一声后,消失了。

  独留下向辉以,还有些发愣的站在那里。

  片刻后,向辉以缓缓蹲下身,捂着脸有些哭笑不得。

  “这算什么理由啊....你也想像我一样拥有情感还是怎样。”

  说着说着,向辉以笑了。

  毕竟这个说法实在是离谱,实在是不可能。

  想到刚刚万千缕说的话,向辉以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嗯....心情不错,那就给混沌碎片来个痛快好了,还想陪祂玩几下来着。”

  远在高空正在被赛罗用来证实的混沌碎片:?

  向辉以起身,原地拉伸了一下。

  由于心情突然大好,那头的赛罗也感觉到了不属于自己的愉悦情绪,他微微疑惑了一下。

  辉以?

  就在赛罗疑惑时,一道银色的光突然从远处极速飞了过来。

  赛罗心里一惊,却发现这道光与他擦肩而过。

  那是一根银色的针。

  赛罗往后飞了一段距离,就这样看着那根针刺入混沌碎片体内。

  那是....宇宙之针?

  ‘哦呀?这么聪明?’

  向辉以有些惊讶的声音传来,赛罗只感觉一阵无语。

  “你不是说艾克斯的彩虹剑是宇宙之针吗?我看这根针的气息和那把剑挺像的。”

  说着,赛罗转头,饶有兴趣的看向了开始发生异变的格利扎。

  多亏了向辉以,他现在在地球上的活动时间大大增加,不然也不可能一直来回试探。

  赛罗的猜想已经有了初步的结果,已经没必要再试探下去,正好向辉以过来了。

  不得不说,混沌碎片确实挺难缠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