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奥特:刚降临,救了宇宙问题儿童 > 第99章 夜月:你果然是个疯子

第99章 夜月:你果然是个疯子

  向辉以走在走廊,空调吹的他有点凉,他有些后悔没随手拿个外套出来了。

  向辉以抬手扣好胸前的纽扣,停下了脚步。

  仅有的微弱灯光一点点熄灭,走廊顿时陷入黑暗。向辉以敏锐地注意到,一层层雾从脚下飘起,又遮盖了一部分视线。

  向辉以微微皱起眉,这些雾并不会影响到他的视力,实在是搞不懂混沌碎片在想些什么。

  “哗啦—-”

  水声响起,向辉以低下头,脚下不知何时全是水,已经没过了脚腕。

  周围的温度开始下降,向辉以呼吸间甚至产生了哈气,脚下的水也是冰凉。

  向辉以的眉头皱得更紧,他下意识的调低了自己对外界的感知,寒冷所带来的不适这才消退。

  “哗啦——”

  细微的响声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响亮,向辉以回头,什么都没有看到。

  向辉以又低下头,似乎是水中有什么东西。

  他也不慌,混沌碎片不怕投影死,他也不怕这副躯体死掉。

  向辉以并没有感受到视线的存在,混沌碎片目前还没有以夜月的姿态出现,看样子是想和向辉以“玩玩”。

  此时已经看不到走廊的轮廓,向辉以被拉入到了一个独立的异空间之中。

  不过这并不妨碍向辉以感知到外界。

  诸星真并没有察觉到他离开,这让向辉以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向辉以又觉得头疼了。

  莫尔德和吉娜似乎要行动起来了,而且还盯上了基地x。

  “算了....”

  向辉以抬手,他刚想强行破坏空间离开,就听到脚边似乎有什么东西游了过去。

  向辉以微微一顿,他下意识的低下头,看到一个黑色影子从他脚边游过。

  就在向辉以疑惑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时,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好像碰了一下他的脚腕。

  “!!!”

  向辉以下意识的踢开那东西,往旁边走了两步。

  或许是因为存在感太小,他并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东西靠近。

  向辉以刚想松口气,脚腕上就有什么东西缠了上来,吓得他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

  脚腕上缠着的东西的触感....黏糊糊的,就像是.....

  想到这儿,向辉以僵硬的低头看了一眼,对上了数双眼睛。

  哦这充满了污染物的感觉....

  向辉以在心底感叹了一句后,小心翼翼的拽起裤腿,看到缠上自己小腿的东西时顿时眼前一黑。

  向辉以下意识的后退,却因为两腿发软,跌坐在了地上。

  掀起了一片水浪。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又有什么东西缠上了他的手臂。

  向辉以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张嘴想要随便念个杀伤力大的咒语,把这个异空间打破。.biqupai.

  “——!!”

  但在念出第一个字时,一只手突然从向辉以身后伸出,捂住了他的口鼻。

  带着一丝甜甜的香味充斥鼻尖,向辉以刚察觉到不对劲,大脑就变得迟钝了起来。

  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恍惚间,他听到了夜月的轻笑声。

  “没想到你这么怕这些啊.....”

  夜月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怀中的身体还在紧绷着,甚至在微微颤抖。

  祂也是从其他碎片那里共享到的这条消息,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久违的来找向辉以玩玩的,没想到看到了很有趣的东西。

  听着夜月的声音,向辉以拧紧了眉头,怒火在胸腔中燃烧了起来。

  他屏住呼吸,用尽全力动了一根手指。

  耀眼的金光在夜月身后亮起,感受到强大的法则之力,夜月刚回头,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一把金色的光剑刺穿了胸膛。

  夜月不可置信的回头,这把光剑同样也刺穿了向辉以的胸膛。

  祂抬眸,对上了一双冰冷的眸子。

  即使向辉以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不清了,但眼神中的冷意却让夜月感到了阵阵寒意。

  仿佛回到了祂还在万千世界外的时候。

  “下次....”

  向辉以沙哑的声音拉回了夜月的思绪,祂回过神,听到向辉以说:

  “可就没有这么轻了....”

  说话间,向辉以的嘴角流下猩红的血液。

  夜月盯着顺着向辉以的嘴角,流到下巴,最终滴落在他衣服上的血。

  最后,祂抬眸看着向辉以,感受着体内冲撞的法则之力缓缓开口:“哈....你果然,是个疯子。”

  说着,夜月缓缓抬手,控制住向辉以的动作,用力擦去了向辉以嘴角的血。

  .................

  外界。

  向辉以从异空间脱离出来,结果是在半空中,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向辉以想骂脏了。

  基地内的警报声十分刺耳,向辉以拧紧了眉头,他避开胸口的伤口,死抓着衣领,耳边的耳鸣声让他的头感到了阵阵刺痛。

  失血过多使他的脸色苍白,浑身因为发冷而颤抖着,眼神涣散。

  胸口的伤正在愈合,那一击向辉以虽未用全力,但也是冲着连带着自己也杀死的劲发起的,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恢复完全。

  异空间崩溃,虽然死的是混沌碎片的投影,但也会对碎片本身造成影响,祂大抵又会安静一段时间了。

  向辉以大口喘着气,喉咙有些痛,头晕也迟迟没有得到缓解。

  力气好像都被抽干了一般,视野里的斑点也越来越多。

  伤口愈合的速度并不算慢,但还是流下了一滩血。

  “咳咳....嗬....”

  说实话,相比起胸口的贯穿伤,还是身体各处传来的钝痛更让向辉以难受。

  他千算万算都没想到,异空间消失后他会从高处掉下来,也许是夜月故意这样做的。

  向辉以只觉得自己那一击还是轻了,但想了想太重了他要是死了又有点不划算。

  向辉以咬着牙,压抑着嘴中泄露出的痛苦的呜咽声。

  ‘搭档啊....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要疼死了....’

  向辉以刚想完,他就听到了诸星真的声音,只是那声音颤抖着,充满了惊恐。

  “辉以?!!”

  诸星真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向辉以,只感觉浑身发冷。

  他急忙跑过去,手足无措的看着向辉以。

  ‘该、该怎么办?’

  诸星真强忍着内心中的惊慌失措,动作轻轻的把向辉以抱在了怀里。

  粘稠的血液顿时沾满了诸星真的双手,他颤抖着手轻轻放在向辉以胸前,光之力逐渐蔓延,伤口恢复的速度越来越快。

  诸星真默默加大了力量的蔓延。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