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第72章 深夜谈话

  在忍无可忍下,向辉以去了一趟太阳....附近。

  向辉以飘在宇宙之中,由于他完全拟态成了人类的关系,给自己套了一层厚厚的结界,隔绝了外界的真空。

  向辉以抬手摸了摸下巴,他在想,这枚碎片是睡死了还是睡死了。

  “话说....怎么又找了个死的?”

  向辉以挠了挠头。

  这个世界又有点特殊,动静大了搞不好又会影响到地球,向辉以也不好直接给太阳来一拳....

  思索了片刻后,向辉以只是释放了一丝混沌的力量,稍微推进了格利扎复活的进度。

  做完这一切后,感受着太阳中黑暗能量的增长,向辉以满意的笑了一下。

  “—————”

  然而就在向辉以离开之际,有什么声音在他脑海中突然响起。

  那是一道极其模糊,浑浊的声音。

  不同于万千缕的声音,这声音听着就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向辉以微微皱眉,转头看向太阳。

  刺眼的光被结界隔绝,向辉以清晰的看到了太阳表面开始蔓延的黑色斑点。

  “啧,这种带有污染性的邪神要是诞生了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啊....”

  向辉以眸中闪过一抹杀意,他抬手,法则之力在手中凝聚。

  他写下一串难以懂的符文,轻轻一挥,符文扩大,包裹住了太阳。

  一瞬间,原本还在扩张的黑斑开始快速褪去,那道具有污染力的神秘声音也消失不见。

  向辉以并没有撤去法则之印。

  万千世界中的世界并不是都处在同一线上的,不同的线上的世界又存在着各不相同的存在和规则。

  由于每个世界存在的事物不同,规则上会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差异。

  除却普通的世界,大多数世界都会存在神。

  这些神大多都掌握着那一方世界的法则,因此有许多神为了突破自己,获得更多的权柄,会尝试着前往其他世界。

  也有知道了有其他世界的神会尝试着吞噬其它世界的法则。

  当然,如果是在同一条线上的世界之间发生这样的战争,只要影响不严重,法则是允许的。

  影响稍微严重了点的话,那条线上的法则就会进行干预,严重程度再往上就会有更强的法则进行干预。

  不过到目前为止,也就出现过百次万千世界的法则进行干预的情况....大概。

  或许有更多,但向辉以不知道,也不好奇。

  至少很少出现万千缕亲自干预的严重情况。

  哦,现在应该算是有了。

  虽然在同一条线发生战争不会有太大问题,但一旦跨越了这条线,那么情况就会发生变化了。

  典型的就是,在这个世界出现了另一条线上的世界中才会存在的东西。

  哪怕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东西,所带来的影响也是很严重的。

  更别说,是邪神这种级别了,而且还带极强的污染性。

  这样的情况,必然是会直接引起万千世界的法则的注意的。

  不过刚刚祂的视线刚落下,就被向辉以赶走了。

  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种情况。

  更何况,他都在这儿了,这种事他来处理就好了。新笔趣阁

  向辉以确认没有问题后,便转身离开。

  他并没有注意到那一丝丝试图反抗的混沌之力。

  “.....向....辉以....”

  ..........

  ..........

  ..........

  基地宿舍区。

  向辉以坐在椅子上,有些不耐烦的敲着桌面。

  做什么?

  万千缕的声音突然出现,向辉以顿时眼前一亮。

  “你怎么才回应我?明明之前一下子就会回应我的。”

  向辉以先是埋怨道。

  ........万千缕不语。

  “好吧好吧,问你一件事。”

  自己查。

  万千缕火速回了一句。

  向辉以一顿,周围那混沌的声音逐渐消失不见,向辉以急忙起身叫住了祂。

  “等等.....!!我这不是太久没找你说话想你了吗!你每天又只知道睡觉!我都快无聊死了!”

  向辉以着急道。

  ......搭档呢?

  万千缕沉默了数秒后,问。

  “你自己查啊。”向辉以现学现卖道。

  ........万千缕沉默。

  向辉以嘿嘿一笑,他重新坐回椅子上,笑道:“开个玩笑啦。”

  说着,向辉以伸手抓取一小缕头发把玩着,继续道:“暂时分开了而已。”

  向辉以说着,往后一靠,整个人懒散的靠在椅子上,翘着腿,轻轻晃着腿。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衣,只是上衣的衣扣并没有扣到最后。

  月光下,若隐若现的胸膛白的透亮。

  不得不说,向辉以这副躯体确实很完美。

  他一手撑着头,目光看着窗外,轻笑了一声。

  “你知道我的嘛,不过现在看来你说的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他再见,真是要无聊死我了。”

  向辉以说着苦恼的皱起了眉。

  为什么不找?

  “谁知道呢?或许分开能更安全一点,而且....”

  向辉以的话还没说完,万千缕就打断了他。

  你又在犹豫了。

  向辉以半张的嘴缓缓闭上。

  无法理解。祂又道。

  “你应该知道这对于我意味着什么。”向辉以在一阵沉默中开口。

  他坐直身体,放开那一缕头发,就这样随便它垂在肩上。

  “我早晚有一天会离开,就算拖延了时间,也不可能拖延多久。更何况,我要是真的拥有了感情,你们也会被影响的。”

  说到这里,向辉以抬眸,看着前方,问:“你们是想抛弃我吗?”

  ...........

  万千缕再次沉默。

  “算了,我今天不是找你说这个的。”

  向辉以说着又往后一靠。

  “最近稍微限制一下上层那帮邪神的行动吧,下层那群普通人也限制一下,免得又被上层的系统绑着穿越。”

  好。

  万千缕也没说什么,直接应了下来。

  能对付吗?祂又问。

  向辉以轻挑了一下眉头,他笑道:“别瞧不起我啊,我好歹也是最强的那一个。”

  向辉以说着,起身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哎呀,如果真的是什么外来者导致的话,我打算让你直接禁止那些穿越者啊重生者的存在的,等到我回去之后再解开。”

  要那么做吗?

  “算了,你不是很烦上层的那帮家伙吗?反正都是在平行世界进行,这条线目前情况特殊,就禁止这条线就够了。”

  嗯。

  万千缕的声音就飘在向辉以周围,虽然这声音雌雄难辨,但不难听。

  比那充满污染力的声音强多了。

  而且万千缕的气息也让向辉以有种回家了的感觉。

  虽然他现在不想家。

  “晚安,我要睡了。”向辉以说着,闭上了眼。

  晚安。

  万千缕说完并没有离开,向辉以就这样躺着,直到自然的睡去。

  晚安,辉以。

  安静的房间内,一个模糊的人影撑在床边,轻轻抚摸着床上少年的头发柔声道。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