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奥特:刚降临,救了宇宙问题儿童 > 第58章 世界末日?

第58章 世界末日?

  由于每一次的擦肩而过都是那么的惊悚,在向辉以变回人之前,诸星真逮住机会抓到他后就一直抱在了怀里。

  然后毫不意外的沾了一身毛。

  诸星真:...........

  ........

  ........

  ........

  仿佛是在预兆什么一般,这些天雫山之丘每天都乌云密布。

  没有下雨,偶尔会打雷,整座城市都显得格外压抑。

  不仅是雫山之丘。

  全球各地都出现了气象异常。

  台风、暴雨、雾霾、龙卷风.....

  不该出现在夏天的雨夹雪和暴雪....

  还有各种自然灾害。

  地震、海啸、火山喷发....

  地球上的这些会对生物造成不少影响的现象一个接着一个,甚至是一同出现。

  网络上,大家的情绪一天比一天焦躁,逐渐的,开始出现了对末日来临的猜想。

  由于这种诡异的现象不仅持续进行,而且每天都在加重的关系,越来越多的人坚信,世界末日,要来临了。

  还有一部分在网上祈求奥特曼能够拯救他们,还有人在宣泄着自己内心压抑许久的情绪,只为了死之前能活的轻松一点。

  同时,各个国家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打乱秩序的人群。

  包括日本。

  为了维持社会秩序,upg的大家最近都忙的不可开交。

  翔也出了一份力,还有阳爱。

  说起阳爱,自从被翔带回维克特利圣域后,阳爱也逐渐解开了心中的结,如今的家人对她很好,她心中的伤疤也逐渐愈合了起来。

  有了翔和阳爱的助力,虽然只是两人,但也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相比之下,向辉以似乎更加悠闲了起来。

  他此时正站在高处,观察着整座城市。

  赛罗并不在,他变成诸星真去帮忙去了。

  向辉以始终在注视着那个奔波在城市各个角落的身影。

  地球的负能量在疯狂上涨,人们对全球各地发生的异常现象感到了越发的恐惧,尤其是在各个国家乃至国际都无法查明原因的情况下。

  深渊,在悄然的降临。

  而人类意识到,面对这双无形的黑手,他们甚至无从抵抗。

  向辉以能看到这些负能量在源源不断的向着月球飘去,最终被混沌碎片全部吸收。

  但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祂藏起那枚规则结晶是想干什么?

  向辉以想了想,他终于开始为最终战做起了....思想准备。

  目前唯一一个让向辉以担心的就是赛罗。

  向辉以想到他,目光再次放在了不远处的身影上。

  他看着诸星真,面露沉思。

  该怎么做才能让赛罗不那么生气呢.....?

  .....................

  “啊----好累啊......”

  礼堂光瘫在椅子上,捶打着自己的肩膀满脸疲倦道。

  “是啊....”

  亚里沙也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喃喃,她的脸色略差,眼底有一片乌青,显然已经熬了很多个夜晚了。

  豪气没有说话,已经睡过去了。

  阵野义昭喝着茶,眼底也是一片乌青,他半眯着眼,即使很困,却也强撑着困意坐在那里。wap.

  一条寺友也坐在向辉以的位置上,垂着头,眼神空洞的看着操纵枪不知道在输写着什么。

  指挥室内再次陷入了一片安静。

  礼堂光的眼皮开始打沉,困意就像是海啸一样把他包裹住,让他坠落。

  礼堂光暗道不好,他刚起身,一阵眩晕感就席卷而来。

  他晃了几下,不小心踢到一旁的椅子,发出了不小的声音,但却无人出声。

  “咦......?”

  礼堂光意识到不对劲,他手撑在桌面上,想要上前查看大家的情况。

  “友也....亚里沙前辈.....”

  礼堂光晃了晃脑袋,他转头看了一眼趴倒在桌子上的一条寺友也,又看了看其他人。

  他的视线内一片模糊,所有东西都出现了重影。

  就在这时,礼堂光似乎听到了自动门打开的声音。

  他抬头茫然的看去,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辉....以......”

  一阵清香扑来,礼堂光的意识不受控制的下坠,他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向辉以接住倒下的礼堂光,动作轻轻的把他放回到了椅子上。

  他看着礼堂光即使是在睡梦中也皱紧的眉头,伸出手轻轻帮他抚平。

  “没关系,很快就会结束了。”

  向辉以轻声说着。

  他道:“做个美梦吧。”

  ............

  ............

  ............

  地球,是孕育了无数生命的生命气息极其浓烈的,很特别很特别的行星。

  艾克塞拉看中的不仅仅是那些维克特利水晶,还有这个星球的核心能源。

  使这颗星球能够孕育生命的,核心。

  又称,维克特利水晶之核。

  “为什么不帮助他们?”

  向辉以站在他经常来的高处,前方是满目疮痍的城市,身后是尚且还散发着生机的森林。

  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出现在向辉以身后,祂问向辉以。

  向辉以没有回答,他也没有转身去看是谁。

  只是在仔仔细细的观察着眼前充斥着绝望的城市。

  大人们的绝望,孩童们的哭泣声.....各种恶样负面的情绪不断的在城市中涌出,被向辉以清晰的感知。

  这对于尚且没有对情感有完全的理解的向辉以,并不是一个好的环境。

  沉默了良久,向辉以开口: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预知梦吧?原来我也会做梦吗?还是说,这只是模拟的产物?”

  向辉以一连抛出了三个问题,他没有回答身后人影的问题。

  “..............”

  人影没有回答。

  向辉以转身,他看着模糊的人影,道:“我或许会对他们的死感到伤心和难过,但这并不是我要去帮助他们的理由。”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对于他们而本身就是注定的事情。”

  说着,向辉以的语速加快了些许,他似乎是想为眼前的人影解释、证明什么一样。

  “我们对万千世界的影响已经足够了,没有必要再继续了,我们不是人类,没有必要去.......”

  “但你是特殊的。”

  那个声音道。

  向辉以被打断,他半张着嘴,最后默默的闭上嘴没有出声。

  “为什么要否认自己的特殊?你一直渴望这些,不是吗?”

  人影继续道。

  祂的声音雌雄难辨,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

  “你拥有改变他们命运的权利。”说到这里,人影微微顿了一下。

  祂似乎是在组织语。

  半响后,祂继续道:“你已经浪费了很长时间,你应该清楚,若换做其它缕,早就被叫走了。”

  “没必要试探我们,你想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游戏,就在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游戏便是了。”

  “也该让他们....长长记性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