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奥特:刚降临,救了宇宙问题儿童 > 第50章 赛罗的过往?

第50章 赛罗的过往?

  “大不了我也给你讲讲我的黑历史!”

  诸星真这话一出,向辉以顿时不挣扎了。

  他回过头,狐疑的看着诸星真。

  “真的?”

  “真的。”

  诸星真重重点头,他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你也不能说出去。”

  向辉以一听,想了想,不亏。

  “成交。”

  比起哪一天被看到害怕的乱叫的样子,向辉以觉得直接告诉诸星真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嗯....就是看到了很多手臂想要去抓阳爱....”

  向辉以说着,脑海中那个场景自动回放,他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向辉以皱着眉,表情有些痛苦道:“那种黏糊糊,又好像是触手要缠上去的感觉....最讨厌了!”

  向辉以并非讨厌海鲜,他只是单纯的对黏黏糊糊的,而且触手很多的,会蠕动的生命体抵触而已。

  如果是死的,不会动弹一下的,向辉以可能就不会那么怕了。

  闻,诸星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你该不会是想整蛊我吧?!”

  向辉以看着诸星真的表情,抱住自己瘦弱的身躯后退了数步。

  “哈?我哪有那么恶劣啊!”

  诸星真难以置信的看着向辉以,只感觉自己的心受到了伤害。

  他刚刚只是在想哪些怪物符合向辉以害怕的特征而已,以后好绕着走,别误打误撞跑到它们的栖息地去。

  要是真的碰到了,那就要速战速决,还得让向辉以找个地方躲起来。

  “谁叫你之前想着要找我害怕的东西啊....”

  向辉以说着,撇了撇嘴。

  诸星真无奈:“好吧好吧,我的错。”

  “那快给我讲讲你的黑历史。”

  向辉以充满期待的说道,变脸过程不到一秒。

  感觉都能超越雾崎了。

  诸星真觉得他可以合理怀疑向辉以是故意的,就是为了听到他的黑历史。

  但诸星真又不能反悔。

  只能支支吾吾的把他小时候的其中一个人黑历史讲给向辉以听。

  大致内容就是他为了找到自己亲爹是谁而做了一件很蠢很蠢的事情。

  而这件事,目前赛文是不知情的。

  向辉以听完,强忍着笑意,走到诸星真身旁,拍了拍他的肩。

  “没事,已经过去了。”

  虽然是安慰的话,但向辉以的话中能明显听出笑意。

  而且他的嘴角,也有点压不下去了。

  诸星真几近面如死灰道:“没事,你想笑就笑吧。”

  一想到自己小的时候为了找到自己亲爹差点翻了整个光之国,最后被佐菲提溜着后脖颈穿过奥多的街道,一路上都被注视着带回孤儿院的那段历史.....

  诸星真....诸星真想直接住进地底世界。

  不过好在这个黑历史目前只有他和少部分人知道。

  嗯,还是不去地底世界了。

  诸星真这么想着,露出了坦然面对的表情。

  向辉以则是在一旁沉思着什么。biqupai.

  “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赛文会是你父亲吗?”

  向辉以提出了疑惑,虽然说当局者迷,但赛罗应该有想过这个问题吧?

  但当向辉以转头看向诸星真时,后者满脸写着:“怎么可能?”

  “怎么说呢.....”

  对上向辉以茫然又疑惑的眼神,诸星真挠了挠头。

  “我从小就很崇拜老爹,那个时候确实也有过如果奥特赛文是我父亲就好了之类的想法,但......”

  诸星真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变的有些古怪。

  “嗯....我就是觉得,奥特赛文不会是我父亲....”

  其实诸星真也说不出具体的理由。

  虽然从他现在的角度来看,赛文的种种行为确实很多都表明了他的身份,但当时的诸星真完全没注意到这些。

  即使他年幼时就很敏锐,但就是当局者迷,什么都没察觉到。

  不过有一点诸星真倒是一直都很在意。

  那就是第一次见到赛文时,他觉得这个奥特战士很亲切,所以比起其它奥特兄弟,他更愿意见到赛文。

  还有一点就是,赛文在给他亲切感的同时,也给他一种莫名的压制感。

  现在想想,那简直就是血脉上的压制。

  但当时的赛罗却全当是因为赛文太强了.....明明从这个角度上,佐菲给他的压力应该更大才对....

  “嗯.....感觉你对强大有种莫名的执着诶。”

  向辉以在听完诸星真的解释后道。

  “啊这个啊....确实是那样没错。”

  诸星真倒是没有否认,爽快的承认了向辉以的猜测。

  诸星真酝酿了一会儿后,开口:“先找个地方坐着聊吧。”

  向辉以闻眼前一亮,看来这个话题要聊很多。

  对于诸星真的过往,向辉以确实很感兴趣,比起从东光太郎那边听,他也想听诸星真亲自给他讲。

  不过他能猜到,小时候的诸星真相当淘气。

  感受到来自搭档雀跃的情绪,诸星真有些无奈,但还是带着他找了一处人少的公园。

  而在无人注意的小道上,一群蚂蚁仍在勤奋的搬运着食物。

  没人注意到化作点点星光消散的结界。

  ....................

  诸星真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姿势有些懒散的靠在椅背上,他的一条手臂搭在上面,静静的等着向辉以买完茶饮回来。

  诸星真没有等太久,向辉以很快就提溜着大包小包跑了过来。

  诸星真眼皮微微一跳。

  向辉以应该不至于把他以前的事都问出来吧?

  应该.....不至于吧....?

  但诸星真也没后悔,他本来就打算找个时间和向辉以聊聊他的事情的。

  毕竟他基本没和向辉以讲过,一直都是向辉以给他讲有关于万千缕和混沌的事情。

  向辉以坐到诸星真身旁,他递给了诸星真一杯上层撒上了黄豆粉的豆制品奶茶,随后又给他递了一盒黄豆粉年糕。

  而他自己,是一杯巧克力奥利奥奶茶,还有两个小蛋糕。

  下午茶时间确实适合边吃边聊。

  诸星真打开盒子,叉起一个黄豆粉年糕塞进了嘴里。

  他心想这样也不错。

  向辉以向来喜欢这种充满氛围的仪式感。

  诸星真又吸了一口奶茶,等到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了,他打算继续先前没有说完的话题。

  “小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诸星真的语气很平静,充满磁性的声音轻飘飘的飘入向辉以耳中,掀起了一阵又一阵并不汹涌的波涛。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