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奥特:刚降临,救了宇宙问题儿童 > 第36章 来自过去的仇恨

第36章 来自过去的仇恨

  “好啦好啦,别那么紧张。我没有生气,只是这次的事情有些麻烦而已。”

  向辉以有些无奈的看着礼堂光和翔解释道。

  “麻烦?”翔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向辉以闻点了点头,他很是无奈的耸了一下肩后道:“我讨厌麻烦的事,最讨厌了,而这次的情况就挺麻烦的。”

  说完,向辉以上前勾住两人的脖子,语气欢快道:“安啦,就算生气了我也不会对你们发脾气的。”

  左右看了一眼礼堂光和翔,向辉以又伸手用力揉了揉两人的脑袋。

  “喂!”

  翔立刻表示了抗议,但手却只是抬到半空中没有去抓向辉以的手。

  礼堂光倒是乖乖的低下头任着向辉以揉。

  他们早就习惯被向辉以当做孩子宠了。

  嗯,感觉亚里沙说的挺对。

  向辉以,来自外太空的.....帅气男妈妈?

  .................

  维克特利圣域。

  谢帕顿的声音在地底回荡着,它此时正乖乖的趴在一块石头上。

  向辉以伸手摸了摸谢帕顿的脑袋,回应他的,是谢帕顿充满愉悦的叫声。

  “真乖真乖。”向辉以满意的笑着。biqupai.c0m

  不远处。

  祭坛上,翔正在询问琪萨拉女王关于阳爱的事情。

  向辉以那家伙,一看到谢帕顿就直接去找它玩去了,正事直接撇到了一边。

  翔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向辉以,又看了一眼正在好奇的四处打量的礼堂光。

  翔只觉得头疼的很。

  “关于阳爱....”

  琪萨拉女王轻皱眉头,她从来都不知道有被逐出的维克特利安。

  “按理来说,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才对....”

  琪萨拉女王轻叹了一口气,她转头看向了正享受着向辉以抚摸的谢帕顿。

  “谢帕顿似乎认识那个孩子。”

  这也是琪萨拉女王犹豫的主要原因。

  谢帕顿既然对阳爱有了反应,那毫无疑问,阳爱是维克特利安没错。

  但作为代代掌管维克特利圣域的女王,琪萨拉却完全不知道地底世界有过阳爱所说过的历史。

  “既然谢帕顿有反应的话,那就问问谢帕顿不就好了。”

  不知何时跑出来的诸星真,双手插着兜用下巴指了一下谢帕顿。

  “你怎么跑出来了?”

  翔被突然出现的诸星真吓了一跳,他下意识问。

  诸星真似乎没想到翔会问他这个,噎了一下后,默默道:“出来透透气。”

  说完,诸星真的目光转向了向辉以。

  他以为向辉以和谢帕顿玩的投入,没注意到他跑出来,结果刚看过去,就对上了向辉以的视线。

  诸星真一愣,回过神时,向辉以已经从高处跳下来,跑到了他身边。

  “谢帕顿好像有事情想要告诉你们哦。”

  向辉以说着,指了一下不远处的谢帕顿。

  谢帕顿走了几步,地面微颤。

  它仰起头叫了几声,一道道画面出现在了众人脑海之中。

  画面里,出现了一个小女孩的身影。

  她趴在谢帕顿的背上,看起来很开心。

  但

  下一秒,画面就出现了变化。

  一名老人手中拿着维克特利圣枪,似乎是要递交给谁。

  战火不断,红色的火光夹杂着滚滚浓烟,维克特利的背影在其中若隐若现。

  大地在震颤,小女孩慌乱的逃窜着,身后的爆炸声依旧,空气似乎都被染成了铅灰色。

  争吵声在爆炸声中消失。

  大人争夺着维克特利圣枪,小女孩站在他们之间不知所措,随后又担忧的望向远处。

  “谢帕顿....”

  画面逐渐扭曲,谢帕顿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后,便转身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危险的战场前进。

  一个又一个的维克特利安消失不见,而小女孩的身影,也渐渐模糊不见。

  画面到此结束。

  “原来如此,在异次元的徘徊中灭亡了吗...?”

  翔在吸收完这些画面后便明白,那些人,是过去的维克特利安。

  而阳爱,就是那个小女孩。

  “嗯...大概是怕你们重蹈覆辙,就把这段记忆消除了吧?”向辉以开口道。

  “这样做只是在逃避过去所犯下的过错而已。既然讨厌争斗的话,那就应该好好记住那段历史,记住战争带来的痛苦才对。”

  诸星真双手抱胸,不认同道。

  向辉以沉默不语,没有做出任何评价。

  琪萨拉女王认同了诸星真的话,他们不该那样做的。

  忘记了他们曾经的痛苦,作为唯一存活下来的那段历史,阳爱此时该有多么的憎恨如今的维克特利安....

  “现在的阳爱百分百是听不进我们的话的。混沌之力无法从她体内剥离,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阳爱不愿意,这种情况下强行进行分离,只会给阳爱带来伤害,而她也会更加抗拒我们。”

  向辉以在这时出声道。

  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但能从语气中听出,阳爱的情况确实有些棘手。

  “那该怎么办?”

  面对翔的疑惑,向辉以只是耸了一下肩后道:

  “不知道。”

  众人:...........

  看着众人皱着眉严肃的样子,向辉以暗道不好,连忙扬起一个笑脸道:

  “别那么紧张,只是有些麻烦而已,方法还是有的。大不了就强行分离,再把她.....唔!”

  向辉以话还没说完,诸星真就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没有理会挣扎的向辉以,诸星真看着礼堂光和翔道:“这是你们的事情,可别告诉我,只是这点问题就能绊住你们。”

  闻,礼堂光和翔对视了一眼。

  诸星真没再理会他们,简单道个别后,就拖着向辉以离开了。

  地上。

  诸星真刚松开向辉以,就被他捏住了命运的后脖颈。

  “!!!”

  诸星真浑身一僵。

  “喂!快放开我!”

  诸星真说着,拽住向辉以的手腕,稍微一用力,就挣开了向辉以的魔爪。

  “刚刚为什么要打断我?”

  “还不是因为你的想法太危险了....辉以,洗脑那种事情不能随随便便的说,你应该能明白的吧?”

  诸星真很是无奈的道。

  诺亚在上,当时他知道向辉以的想法的时候吓的差点没叫出来。

  向辉以竟然想着,强制让混沌之力从阳爱体内分离,然后直接通过洗脑洗去阳爱对维克特利安的仇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