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100章 太虚山一日游

第100章 太虚山一日游

  小识坐在地上一手撑着下巴,疑惑地看着在自己面前不知道捣鼓什么的苏羽。

  “喂,我说。”

  “怎么了?”

  “怎么了?!”

  小识像是听到什么奇怪的话语,一下子就蹦了起来,随后气鼓鼓地说道。

  “明明我们是要去太虚山,你把我拦着,在这里捣鼓了半天,不知道干什么,还把我晾在。”

  “是吗?这个送你。”

  苏羽不紧不慢地双手抱了一个奇怪的物体,递给了小识。

  白色的巨大身体,头上还有一撮黑红毛,搭配上黑色的华服和红眼,一眼看上去就不好惹。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黑赤鸢,阿鸡。

  小识接过这个奇妙的物体,嘴角抽了抽,她感觉这玩意儿咋和自己很像,虽然衣服不太一样,但是这傻鸟的衣服好像挺好看的。(小识现在这一身是黑羽之鸢那一套)

  “这啥啊?”

  小识嫌弃地撇了撇嘴,嘴巴微张地看向苏羽。

  而她怀中的阿鸡也是,眼神和小识一模一样,看向苏羽。

  “咕咕?(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咳咳……”

  苏羽止住了一下笑意,随后说着。

  “她叫阿鸡,以后就跟你当小弟了!”

  没想到苏羽话一说完,小识马上摇了摇头,随后说道。

  “这傻鸟太胖了。”

  阿鸡也是脑袋摇的飞快,虽然看不出来她有脖子这东西。

  “咕咕咕!(这人是傻子!)”

  “诶!你骂我是吧?!”

  小识突然就能感知到阿鸡的想法了,做出撸袖子的动作,面露不善地看着阿鸡。

  “咕咕!”

  阿鸡丝毫不怂小识,两只短短的翅膀插着腰,就这么瞪着小识,头上的羽毛在风中摇摆着。

  一律者一鸟对峙着,眼中充满了战意。

  随后……wap.

  “咕!”

  “诶哟!你干嘛!”

  苏羽给了一律者一鸟铁拳制裁,阿鸡和小识抱头蹲防,委屈极了。

  “这是专门给你的,你刚从沉睡中苏醒,对身体的控制还不太熟练,虽然你自己没注意到,但你这几天一直在散发着崩坏能,如果不是我有意压制,四周都有崩坏兽了!”

  “打碎它们不就行了吗!”

  “咕咕咕!”

  小识反驳着苏羽,阿鸡也点点头附和着。

  “你是可以打翻崩坏兽,但你周围有普通人咋办?

  我们可是要去太虚山,那里是人们世代信奉赤鸢仙人,如果伤害了他们怎么办?即使那不是你故意的。”

  听到这话,小识坐在地上,思索着,阿鸡也学着她的样子,坐在一旁。

  鸢尾确实说的对,如果有人因为自己而丧命,她会自责的,当然,奥托除外。

  “阿鸡可以帮忙控制你的崩坏能,所以以后把她带着。”

  “可是她太胖了!”

  小识委屈地说道,她明白鸢尾是在为自己好,可这傻鸟实在是太胖了。

  “咕咕咕!”

  阿鸡朝着小识指指点点,似乎是在反驳什么,随后突然飞到半空中变成一个玩偶大小,飞到了小识肩膀上。

  “嗯,这就很不错了!”

  小识双手环抱,得意地笑着,仿佛鼻子都快翘上了天,而她肩膀上的阿鸡也是嚣张得不行。

  “走吧,去太虚山。”

  “好耶!”

  “咕!”

  就这样,俩律者和一只鸟前往了太虚山。

  …………

  小识信步于山中,她不时唤醒一片羽毛,吸收其力量和记忆,然后露出难以形容的神情,肩膀上的阿鸡也是不时不屑地摇了摇头。

  “……真不喜欢我以前的作风。”

  小识意味深长地瞥着羽渡尘的幻影,阿鸡也看向这个和自己便宜主人一模一样的家伙。

  “……”

  华没有说话,小识无奈地摇摇头。

  “我知道你也瞧不上我。”

  听到小识的自嘲,华却开口道。

  “是担心你。”

  “哈哈!……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现在的感觉可好了,从没这样好过!自醒来后,我第一次觉得自由:无忧无虑,无牵无挂。

  我也终于明白了我是谁:我就是符华,虽然我已经舍弃了那个名字,但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这座太虚山就是我的故乡,走在这里,一切都那么熟悉,又那么新奇……”

  “不,你不明白。”

  华摇了摇头。

  “你翻阅过记忆,你应该明白,即使是虚弱的融合战士,对崩坏能的控制力也是一流的。

  而你却需要借助那个奇怪的人提供的帮助。”

  华的眼神落到了小识肩膀上的赤鸢。

  注意到华的眼神,小识用手护住了阿鸡,眉头微皱。

  “那又如何,已经过去了万年,超变因子的作用……更何况,五百年前,那七个混蛋可是差点杀死我们!

  哦……我明白了!”

  小识突然抓住盲点,随后可怜地看向华。

  “你嫉妒了!

  你守护神州千年,只是为了和苍玄丹朱的誓,独自过了这么多年,你的友人全都离你而去!

  就连苍玄之书那个小家伙也离你而去,而现在,你看见我有了好朋友,有了阿鸡,你嫉妒了!你在挑拨我和鸢尾的关系!”

  小识嘲笑着华,但她没有意识到,她的内心似乎是出现了波动,不是对苏羽和阿鸡,而是对她自己。

  “你不明白。”

  华再一次摇了摇头。

  “阿鸡并不是帮你控制崩坏能,而是吸收你不自觉散逸的崩坏能,虽说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在帮你控制身体,但据我所知,不断散发崩坏能的,而且强度这么大的,只有一种可能……”

  小识没有说话,脸色十分阴沉。

  “羽渡尘在几千年的使用下已经残破不堪,维持住我的灵魂都是一种勉强,而你却使用了如羽渡尘一样的力量。

  你比所有人都明白……”

  …………

  就在华和小识对峙之际,苏羽揭下面具,漫步在太虚山中。

  他来到了一座村庄,黄发垂髫,怡然自乐,恬静而又舒适,这让他紧绷的内心能够得到短暂的放松。

  “很美的景色……”

  苏羽拂过自己的左眼,灰色的眼眸,看到了。

  他漫步在田间地头,这样宁静的时光,他已经多久没感受到了呢?

  刚加入逐火之蛾的时候,可可利亚孤儿院的日子,在圣芙蕾雅的时光……

  “记忆渐渐模糊了…只有他们了,自己………不记得了…………”

  模糊的记忆让苏羽有些恍惚,但那不重要,只要没有忘记其他人就行了。

  突然,他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诶,大哥哥对不起>人<”

  一个小女孩撞到了他,苏羽微微一笑,将她扶起。

  帮她将灰尘扫去后,苏羽打算去找某个东西了,不过小女孩却抓住了他的衣服。

  “大哥哥,你是仙人吗?”

  小女孩好奇地问道,苏羽却是蹲下身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大哥哥你很好看啊,比那座仙人雕像还好看!”

  小女孩指了指远处云端中的雕像,那是赤鸢仙人的石像,虽说已经被风霜侵蚀了。

  “呵呵,我可不是什么仙人,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一个无能为力的人……”

  苏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挥了挥手,远处那座赤鸢仙人像已经恢复了它原有的瑰丽,而当小女孩回过神来时,苏羽已经消失不见了。

  ………

  不知在太虚山何处,苏羽已经又一次戴上了面具,手中出现了一件前文明的武器,或者说是武装人偶更合适。

  “苍玄之书……看来华确实将你埋葬在这里,运气不错,散心的时候遇到了你(傲娇罢了,专门来找的)……”

  苍玄之书被苏羽摆放在工作台上,苏羽又掏出了一把电锯。

  “忍着点,这可是很痛的……”

  不知为何,明明已经失去了能量的小玄竟是颤动了一下,愿天堂没有苏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