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99章 华与识

第99章 华与识

  “……”

  羽渡尘苏醒了,迎接她的是小识不屑的冷笑。

  “呵。”新笔趣阁

  她对曾经的自己十分不屑,忍受过痛苦,经历过背叛,还将好友害死……

  不过,小识看了看在一旁不知干些什么的鸢尾。

  自己已经有了新的朋友,自己会超越以往的她,超越以往的华。

  华的身形淡淡,小识手握住幻影的右腕,华激震了一下——似乎受到了惊吓。随即平静下来,似乎已经没有抵抗的力气。

  “别动,我先给你点能量。你连显形都费劲。再这样下去,你就得化成飞灰,烟消云散。

  ……怪不得凯文要把你封存起来。”

  小识将崩坏能输入羽渡尘之中,看着面前的人影慢慢变得清晰,慢慢睁开眼睛。

  “好啦。”

  小识十分满意自己行为,放开了幻影,拍拍手,张开双臂。

  “回来吧。”

  回应她的,却是华的疑问。

  “……你是谁?”

  “我是你的主人啊。

  唉,看来记忆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分身。看见你变成这个样子,还真有点难受。

  早知道就多拆一具奥托的身体了。”

  小识捂着脑袋,苦恼地说道。

  “我……是你的分身?”

  “嗯,你是羽渡尘的一片羽毛。是我将自己的人格与思想复制后的个体。”

  小识背着双手,闭着眼睛,骄傲地向华解释着一切。

  “不知为什么你落到了凯文手上——别问我,我那时死了——我从他那里把你夺了回来。明白了吗?”

  小识眼中充满了关心,凑近华,为她解释道。

  她还没有意识到,如果她真的打算吸收眼前的羽渡尘,不会这么耐心地向她解释。

  ……

  出乎意料,华无动于衷。她的目光落在小识的脸上,眼神似有深意。

  “原来如此……”

  华叹了一口气,随后又说道。

  “被奥托杀死的那一瞬间——”

  “??”

  小识疑惑地歪了歪头。

  “——那一瞬间,我发动了羽渡尘的第零额定功率,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在一根羽毛上,压制空之律者的存在。”

  “嗯?…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我记得好像是……”

  小识开始察觉到一丝不对,一个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但很快就飞速的消散。

  “那具身体是被抛下的,它的里面没有灵魂。”

  “你想说些什么?”

  “……既然我在这里——”

  “——你是谁?”

  …………

  少女似乎总是在随波逐流,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未来如何。

  父亲让自己学武也是,听从安排去城里上学也是。

  她总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有了朋友,父亲的情况有所好转……似乎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转变。

  可惜,崩坏袭击了沧海市……少女又一次迷茫了。

  ……

  那个在沧海市拯救她的女人,成为了她的队长,成为了指引华前行的明灯。

  …………

  小识漫步于云海,在她身边是华,和她以往的记忆。

  “这是我的记忆?没想到以前的我是这么的逊,到最后我也没对卑弥呼说上一句话对吧?

  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变成律者后,不杀我?”

  小识坐在云梯之上,似是在回忆往事。

  华在她一旁沉默地看着,这些记忆……她已经遗忘了太久了。

  “在这里回忆往事,阳光、空气,仙境也不过如此。

  对了,你能看见吗?你没有实体,眼睛是怎么接受光信号呢?

  …………”

  小识自顾自地说着,对她而,那些不过是以往的记忆罢了。

  “是羽渡尘的力量。”

  “喔。”

  小识想了想,噗嗤一笑。

  “好方便啊,有什么解释不通的,推给羽渡尘就好了。

  比如记忆——它应该存在我的大脑里对吧?当年我被七个小混蛋戳穿了头,就忘记了一大堆事情。

  现在回忆一下也不错,我想想,自己是怎么成为融合战士呢?”

  “…………”

  “我想想,逐火之蛾的高层把人命当消耗品,给了我们神之键,让我们去讨伐崩坏兽。

  本来挺简单的任务,却不知道为何出现了审判级崩坏兽,所有人都死了,如果不是羽那家伙给我们的圣痕,估计我也可能死在那场实验里了。

  羽这家伙,真的很好,可惜……为什么我会信奥托那家伙呢?害死了自己的朋友。”

  小识苦恼地捶捶自己的脑袋,但华并没有感觉到情绪的波动。

  “你看,我的记忆这么清晰,你的记忆应该储存在羽渡尘里吧?”

  小识笑着说道。

  “应该是吧…羽毛衰弱时,我也不记得很多事情。”

  “这就对了!”

  小识一拍手掌,叫道。

  “你啊,落到凯文手里的时候毛都快秃了,记忆肯定也受了不少损伤。

  或者就是

  什么关键的东西坏了。

  于是你胡思乱想,觉得自己不仅仅是根羽毛……觉得自己才是本尊——这也可以理解嘛!”

  小识不知道,她其实已经慌了,她在找证据证明自己是符华,但她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华没有说话,反而继续盯着小识。

  小识的脸色变得有一些阴沉,这是她苏醒以来第一次这么不爽,明明她才是本体,为什么这根羽毛一副自己才是正主的样子。

  “……我很不理解”

  “什么?”

  “你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

  小识生气地看着符华╰_╯。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咱们是一心双体,你应该更能理解我才对啊。”

  “我——”

  华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小识瞪了一眼。

  “提醒你:不要说什么你才是真符华这种话,我心情不好。

  明明世界蛇的鸢尾都可以和我成为好朋友,我却要跟自己置气,真是造孽。”

  “也许你自己并没发现……你的情况并不正常。”

  “哼。”

  小识轻蔑地哼了一声。

  “说呀?我听着呢。”

  “你真的是符华吗?就我所见到的,你和她并不相似,甚至可以说是……截然不同。

  也许你从她的身体苏醒,也许你拥有她的记忆,但,你是一个全新的存在。”

  “啪啪啪……”

  “啊对对对,我不是符华,我是符识,这是我好朋友给我的名字,不像你,背叛了自己的朋友。”

  小识摆烂地鼓着掌,阴阳怪气道,虽然说曾经的自己不太好,但为了打消这根羽毛的奇怪想法,她还是这么做了。

  “什么?”

  “什么?!你说我不是符华,那我就是符识啊!我已经超越了曾经的自己,我可不会背叛自己的朋友。

  樱的妹妹,你该不会忘记吧?

  羽可是想去悄悄救铃的,我记得你和凯文阻挡了他吧?阻止他去至深之处释放那个暴躁的男人,如果他在的话,樱的妹妹就不会死!”

  “……”

  “呵,我忘记了,你只是一根羽毛,记忆不全。

  我是全新的自己,为什么要被过去束缚呢?过去的我很好吗?”

  两人的眼前出现了凯文和苏羽的幻象。

  “我的老朋友,凯文和羽,在梅和那个女人死后,他们的心便一起死去了。

  不过,我也不能说羽,毕竟他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才被奥托害死的。”

  “凯文是为了人类而战,他的觉悟并没有那么简单。羽同样如此。”

  “呵呵,为人类而战?是你记忆不全,还是脑子坏了,在铃死后,人类最后的城市好像是人为崩落下的羽摧毁的吧?而那是凯文可没去阻止他。

  哦,我忘了,因为曾经伪善的我和凯文,铃才会凄惨地死去。

  你们内疚了?呵呵,真是可笑。”

  “……”

  “本来我还想再带你看看其他人的,不过算了。”

  “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些。”

  “因为我能,我乐意。”

  “过去的我,孱弱不堪,优柔寡断。很多人因我而死,姬轩辕、程立雪,还有羽……

  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我要去太虚山了。”

  小识摆摆手,不打算继续和华谈下去了,这个老古董随时随地在挑战自己的底线。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随便。”

  见华的态度软了一分,她也愿意回答她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去太虚山?那里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在很多很多年前,它就被遗忘了。”

  ……

  小识沉默着,似乎在斟酌要说的句子,良久,她叹了一口气。

  “算了,告诉你吧,反正你就是我

  我刚刚苏醒,明白吗?什么都不知道,脑袋一片空白,但明明刚刚苏醒我就要面对他人的恶意,包括曾经的自己……”

  小识有些沮丧地垂下了头。

  “是鸢尾第一个对我展现善意,也愿意当我的朋友,虽然他给了我新的名字,但我害怕让他失望,我不专注于他的面具,也是害怕他讨厌我。

  我对未来的人生完全没有规划,所以我才必须是符华,因为符华有她要做的事情,有坚定的内心意志……

  我在逃避,我甚至都不敢过多回忆自己的记忆,但……我有必须要守护的东西,也有要守护的朋友,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我必须接受自己,必须成为华……”

  (看给孩子忽悠的,苏羽你坏事做绝!)

  小识有些难为情地挠挠头,随后鸢尾的声音响起。

  “走吧,小识,去太虚山了。”

  苏羽向小识挥了挥手,小识也笑着挥手应着。

  “我想去一个能被称为家的地方,或许在那里,就更容易接受自己一些……”

  说完便向着鸢尾追去了,华沉默地看着离去的小识,随后又看了看鸢尾的背影。

  她想起了卑弥呼,曾几何时,她也像小识一样追寻鸢尾的背影一样,沿着队长的足迹前行着,但……

  阳光洒在小识的脸上,她正在气鼓鼓向苏羽抱怨着,自己是如何被华气着,而苏羽仔细地聆听着她的抱怨。

  ………………

  (ps:卑弥呼变成律者后,在华的面前死去。

  苏羽相比于其他地方来说,最脆弱的便是精神,而小识是掌管意识的律者,主角团想打败苏羽,只能通过小识。

  相当于小识是刺向苏羽的最后一把刀。

  我真的很喜欢小识啊,十分甚至有九分的喜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