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97章 小识和「鸢尾」

第97章 小识和「鸢尾」

  此刻的天命总部一片狼藉,天命主教,奥托的魂钢身体被揉捏得面目全非,数支女武神小队队友昏睡在地上。

  而造成这一壮举的,正是伟大的识之律者女士,虽然此刻的她还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是符华。

  我们伟大的识之律者女士正在干什么呢?

  翘着二郎腿的她,一脸无聊地坐在报废的机甲上面。

  苏羽戴着面具坐在她身旁,递给她一杯柠檬水。

  识之律者只是撇了他一眼,随后将柠檬水一把抢过,使劲喝了一大口。

  “怎么样,以一己之力拆掉天命有什么感想?”

  苏羽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和识之律者对话,不过从在场的惨状来看,他确实不适合带小孩。

  “不好玩……”

  识之律者将空杯子一下子丢到远处的垃圾桶,随后看向苏羽,生无可恋地说道。

  “一点都不好玩!完全打不过你!而且明明都用上羽渡尘了,可你好像完全免疫了一样。

  唯一比你强的,估计就拳法了……但我不想和以前的自己一样……

  明明跟羽学了那么多武器……哦,对了你应该不知道羽是谁吧?

  我跟你说,苏羽那家伙……就是一个笨蛋!”

  识之律者的手攀在苏羽的胳膊上,滔滔不绝地给他说着苏羽的那些黑历史。

  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嘛~时间回到更早的时候。

  …………

  无边无垠的黑暗中,已死的仙人产生了意识……

  新生的意识翻动着记忆库,这些记忆涌入她的意识。

  她看见许多影像:独自伫立在寒风中的少女、身披盔甲,手执金剑的战士、冷漠无情的杀手,遗世独立的仙人……

  仙人的记忆太过庞大,哪怕经历了五万年的沉眠,自文明诞生而来,一直守望神州的千年岁月也不是新生的意识所能承受的。

  悄无声息之际,新生的意识被记忆的洪流所改变了……

  简单来说,她被记忆冲傻了……

  而在她的脑海中,她坚定地认为,她就是符华,完全的符华,真正的符华……是会超越以往的自己的符华。

  而现在,她需要做的,便是复仇……

  感受双手,攥紧拳头。她感受到自己仿佛拥有无穷的力量,这具身体的状况是如此的良好。

  脑海中的声音一直在与她对话,她们自称为本我、自我、超我,虽然很想相信她们,但似乎又响起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无比熟悉,无比温暖……

  她们的声音消失了,只有他的声音留下。

  “你便是你,独一无二的存在……”

  “咔嚓……”

  随着维生舱的碎裂,隐没在阴影中的苏羽打开了摄像机,嘴角缓缓勾起,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

  额头上,独属于终焉的神纹也开始渐渐隐没……他很喜欢识之律者,不希望她被崩坏蛊惑犯下过错,哪怕是无心之举。.biqupai.

  “我的老朋友!——你总算醒了。”

  不知为何,她们和他的声音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声音响起。

  像是第一次听到这声音,又像是无比熟悉这声音,不知为何,一股厌恶感涌上心头。

  她看到一个金发男人正微笑地看着她,而看到这张脸,愤怒与厌恶一下子充斥了脑海,在没有任何的指引下,她走进了奥托。

  “等一下,老朋友……我……”

  在奥托还未开始他的重逢感时,她的手掌捏住了男人的脸颊,她冲着那张俊俏的脸蛋,狠狠地揍了下去。

  ……揍了下去。

  …………

  不知过了多久,天命总部几乎被拆成了废墟,女武神们昏迷在地上,反观那些机甲,全都成了碎片。

  她站在自己的杰作——一堆机甲的废墟之上,比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啪啪啪啪……”

  掌声响起,一个戴着面具,有着奇怪长发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干得漂亮,我想这么干挺久了!”

  “嘿嘿,多谢夸奖!不过你是谁?奥托那家伙派来的女武神?不应该啊,你是个男的,不过男孩子留这么花里花哨的长发干嘛?”

  识之律者突然出现在苏羽面前,想要一把揭下他的面具,不过那只手突然抓到了一把糖。

  “喂,挺有两下子的嘛!”

  识之律者笑着说道,自从苏醒过来,她还没有遇到可以一战的敌人,唯一感兴趣的幽兰黛尔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请你吃糖,交给朋友呗~”

  苏羽指了指识之律者手中的糖,笑着说道。

  “你这家伙,很可疑嘛……算了,看在你的糖的份上,以为我罩着你!”

  识之律者撕开包装,将糖果放在嘴里,很甜,这个男人纯粹的善意也让她很温暖。

  “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叫我鸢尾,世界蛇的干部,你呢?”

  面对苏羽的询问,识之律者笑着拍了拍不存在的胸脯说道。

  “我叫符华,真正的符华,就是神州里的赤鸢仙人!”

  “这样吗?”

  苏羽故作沉思地摸了摸下巴,这一举动让识之律者有些紧张,毕竟这是她苏醒以来第一个算得上朋友的人。

  没错,吃了苏羽的糖,自然就是朋友了。

  “总觉得和故事里的性格不一样呢?”

  “嗨,还以为是什么呢!”

  识之律者攀住了苏羽的肩膀,凑近说道。

  “你想啊,我活了那么久,却总是那么无聊,做点改变也是挺好的嘛~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新生的符华了!

  而你鸢尾,虽然这肯定不是你的真名,但你就是我苏醒后的第一个朋友了。”

  “这样吗?我觉得不妥……”

  苏羽摇了摇头,识之律者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还未待苏羽说下句便急着说道。

  “喂!为什么不可以啊,你看我这么强,还可以保护你……”

  “不是这样的。”

  “诶?”

  “你想,你既然要超越过去的自己,做一个新生的自己,那以往的名字肯定不能用了,取一个新名字如何?”

  “这样吗?”

  识之律者沉思了一下,也学着苏羽摸了摸下巴。

  “不错的提议,不过我叫什么呢?”

  识之律者求助的目光投向苏羽。

  “符识如何?一方面,你用羽渡尘进行战斗,而羽渡尘作用于人们的意识。另一方面,代表你超越了符华。”

  “不错不错!”

  识之律者拍了拍苏羽的肩膀,笑着说道。

  “以后我就叫符识了,我要让这个名字被人们熟知!”

  苏羽看着她犯傻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

  “我们玩个游戏如何?”

  “什么游戏?什么好玩的?”

  符识听到苏羽的话,一下子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

  “你想,我们是朋友对吧?”

  “嗯嗯!”

  “既然是朋友,那叫全名就不合适,我叫你小识如何?”

  “可以啊!这跟游戏有什么关系?”

  “你果然不同意……等等,你同意了?”

  这倒是轮到苏羽有些懵逼了,他还以为小识不会同意的。

  “嗨!你是我朋友,朋友之间叫亲密一点有什么嘛……别这么小气嘛~”

  “这倒是,本来想着我们切磋一番,你输了我就叫你小识,赢了我就答应你一件事。”

  “可现在我让你叫我小识,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我想看你揭下面具的样子,好不好嘛?”

  小识睁着大眼睛眨眼吧眨吧,煞是可爱,如果不是刚拆了天命总部的话。

  “不妥,这样吧,你赢了我就让你看。”

  “哼,一为定!就当我吃亏一些了!”

  小识瞬间摆好了架势,手中的黑色羽毛变为长剑指向苏羽。

  而苏羽也是笑了笑,手中出现一把长剑。

  随后两人就开始了对决,剑、枪、刀……各路武器都试了,就是打不赢苏羽,毕竟符华使用这些武器的技巧,可是苏羽教的。

  唯一平手的便是拳法,于是小识耍赖地宣布是她赢了,当然这种情况是不会让苏羽摘下面具的,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鸢尾,我跟你说啊!羽那家伙和凯文在燃尽的大地上许下承诺,他们净干那些无聊的事。

  不过,我挺理解他的,而且他人挺好的,可惜……被奥托害死了!

  我跟你说啊,如今天命腐朽,逆熵无能,天下英雄,唯凯文和我尔……不对,还要加上你……”

  …………

  两人就这么坐在废墟之上,聊了很久,当然是苏羽听了小识聊了很久,不时给小识递上一杯饮料和一些吃的。

  属于是把小识好感度刷满了,而可怜的小识刚一出生就被苏羽忽悠瘸了。

  其实也不算忽悠,苏羽确实很喜欢小识,也愿意陪她玩,他确实需要意识的权柄,不过嘛~

  和亲妈诈骗不一样,等太虚山的战役结束了,他才会复制权能,现在嘛……

  苏羽看了看小识的笑脸,将一颗糖递给她,随后笑了笑,目光投向远方。

  先陪她玩玩吧?

  …………

  某个被干碎的主教大人,似乎被遗忘了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