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95章 相似的经历

第95章 相似的经历

  窒息,痛苦,疲惫,无力。

  身体像是被掩埋在焦土下的枯萎树根,动弹不得。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他不甘心,挪动自己的双手,但回应他的只有在脸上零落的细碎沙砾。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接受了现实,绝望地闭上眼睛。

  可,耳边却传来了希望的声音。

  沙拉——沙拉——

  声音愈加清晰,他用力睁开眼睛,少女的脸庞映入她的眼帘。

  …………

  “呵呵,就这么结束了吗?有些……不甘心呢?”

  残破的街道,苏羽的腹部被贯穿,四周是崩坏兽的尸体,而他面前的是一只失去半边身子的雷神级崩坏兽。

  即使苏羽将它的长枪击碎,斩下它的身躯,它也依旧顽强地站了起来,将要给予苏羽最后一击。

  和陈天武一样,那时的苏羽也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拯救他的同样是一位如花般的少女。

  …………

  篝火边,苏羽转动着手中的粉色箭矢,身边是昏迷的芽衣和渡鸦。

  “既然醒了,就别装睡了。”

  渡鸦一下子就坐直了身体,不好意思地看向苏羽。

  芽衣缓缓起身,看向苏羽。

  “真是没想到,夜枭这家伙居然背叛了我们。”

  “夜枭……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冰之律者呗,安娜.沙尼亚特。”

  苏羽没有理会她们,继续拨弄着篝火。

  “……你还好吗?”

  难得的,芽衣稍微关心了一下渡鸦。

  渡鸦看了看芽衣,似乎是没反应过来,不过很快捂住自己的脑袋。

  “说实话,不太好……毕竟是神经毒素,能醒过来就算好的……估计接下来只有靠你和鸢尾大人了……”

  苏羽也没有揭穿渡鸦摸鱼的想法,反正接下来的任务也不用她们了,自己来就行。

  就当芽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天命二人组走了过来。

  “诶呀,看来渡鸦小姐受了不小的伤,需要我为您寻找医疗吗?”

  一见到狼狈的渡鸦,丽塔就忍不住地阴阳怪气。

  “多谢丽塔小姐的好意,不过比起我这点小伤,你还是应该考虑一下,就凭那些女武神部队如何拦住律者。”

  渡鸦毫不客气地回怼道,不过她似乎忽略了一个人,而这恰恰被丽塔所拿捏。

  “哦?不知道渡鸦小姐是如何受伤的呢?难道是被世界蛇的干部给背刺了吗?”

  “你!”

  虚弱的渡鸦说不过丽塔,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苏羽,希望这个上级能帮自己扳回一城。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鸢尾?”

  芽衣问道。

  “……

  现在感觉如何?”

  “什么……感觉…………你做了什么?!”

  芽衣仔细感受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权能仿佛被禁锢了一般,连一丝崩坏能也不能被调用。

  “黄泉之杖的作用罢了,为了应对未来的危机,我对它进行了强化,胡狼并不了解它全部的作用。

  只是暂时的……”

  “接下来呢?按照约定,律者由你们世界蛇进行讨伐,但她们显然无法进行战斗了。

  冰之律者和夜枭已经开始突破包围,离开珊瑚岛了。”

  面对幽兰黛尔的提问,苏羽只是挥了挥手。

  “无所谓,我会出手。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

  几人没有说话,芽衣眉头皱了皱,冷哼一声。

  “狂妄…”

  感受到逐渐恢复的力量,芽衣头也不回地化作雷电离去。

  ……

  另一边,宁静的花园里,万物停滞,没有丝毫生机,仿佛连时间都被冻结。

  冰之律者无力地漂浮在喷泉的顶端,无人知晓她漆黑的面纱下是什么表情。

  无意义的呓语传来,夜枭踏着僵硬的步伐走来。

  他踉跄地走向律者,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安娜……我们又见面了。”

  寒冰松动了,冰之律者慢慢抬起头,视线停留在男人满是霜雪的脸上。

  “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再次相遇……真是意外……”

  “……额……呃……”

  冰之律者喃喃低语,发出无意义的语调,但那语调中却充满了悲伤和遗憾。

  夜枭将手伸入衣兜,从怀中取出一条闪亮的垂链。

  “安娜,你还记得这个吊坠吗?”

  安娜的视线停留在夜枭的手中,随后右手缓缓伸出,掌心里是那条项链的另一半。

  夜枭温柔地握住了她的右手,丝毫没有在意安娜冰冷的体温。

  “你的那半……还在嘛……不用担心,我会履行自己的责任。

  别担心,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会在你身边…………

  这是你给我的命,我会将它燃烧到最后一秒。”.biqupai.

  夜枭的话语轻柔却有力,他伸出手,慢慢触向律者的脸庞。

  冰之律者没有躲闪,颤抖的机械义肢拂过她的脸颊,机械手臂感受不到温度,安娜的面庞也体会不到触感。

  “安娜,我知道你还没有放弃,请回想起你自己,不要被崩坏吞噬了内心……”

  夜枭温柔的话语还未说完,一股危险之感便涌上他的心头。

  即使早已感受不到温度,此刻的他也如坠冰窟。

  “夜枭,也许我应该叫你陈天武,你知道背叛世界蛇的下场吗?”

  苏羽缓缓走到了两人面前,手中的红色长刀闪烁着锋芒。

  “不要…妨碍我……”

  夜枭将安娜护在身后,面色凝重地看向苏羽。

  “哦?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看到如此勇的夜枭,苏羽突然有了些其他想法,当然他注意到了潜藏的某个人。

  “我会救回安娜,把她从崩坏的束缚中解放,变回人类的样子,世界蛇不会给我机会,我也没有其他选择。

  既然雷电芽衣可以控制律者的力量,那我也一定能让安娜做到!”

  夜枭又一次拉住了安娜的手,暴风雪袭向苏羽,却未让他挪动一步。

  “是吗?你拿什么来阻止我?!”

  血色的身影闪过,苏羽的刀光在几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袭向安娜,但最终只是斩碎了她的面甲。

  “安娜!”

  “琪亚娜?……不,不是她…………”

  看到与琪亚娜相像的面庞,芽衣的心中出现了犹豫。

  苏羽再一次出现在夜枭和安娜面前,手中的长刀直指他们的脖颈。

  “就像我说的那样,你拿什么阻止我?”

  夜枭再一次挡在安娜的身前,此刻的他,与曾经的芽衣是那么相似。

  “鸢尾,如果要杀她,就先跨过我的尸体……

  我的命是她给的,就算是死…我也要保护她!”

  夜枭的身体火花四溅,机械的结构已在低温下严重毁损,但他却没有丝毫退让的想法。

  “那就,如你所愿吧!”

  “咔——”

  刺耳的声音响起,是芽衣挡住了这一击。

  “诶……”

  “啊啊啊啊啊——!!!”

  苏羽的叹息和安娜的哀鸣响起,积蓄在律者核心内的能量在这一瞬间爆发。

  寒流如山崩海啸将他们吞没,震颤着珊瑚岛,寒浪将天地遮蔽,而冰之律者与夜枭的身影,从其中悄然消失……

  ……

  苏羽沉默地看向芽衣,面具遮挡住了他的表情。

  他没有说话,在芽衣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寒芒已至。

  鲜血从芽衣的面庞滴落,一道细微的伤口出现在她的脸上,而长刀正横在芽衣的脖颈上。

  “你的觉悟就和你的实力一样,孱弱不堪……”

  苏羽收起了长刀,将其归鞘,芽衣这才发现,他一直用的是刀背。

  “你太令我失望了……雷电芽衣…………

  但,你是特殊的,也是必要的……”

  良久,待到芽衣反应过来之际,苏羽已经消失不见,脸上的血滴也早已被冰冻。

  …………

  “苏羽大人……您也在犹豫吗?”

  丽塔不知何时又一次出现在了苏羽身旁。

  “我只是在等陈天武也成为律者罢了……”

  “您撒谎了……是因为他们和曾经的你很像吗?”

  “……”

  “丽塔,你为什么每次都刚好出现在我身旁呢?”

  生硬的话题转移术,不过丽塔识趣地没有再提及这个话题,不过又提出了另一个让苏羽不想回答的话题。

  “苏羽大人,您为自己活过吗?”

  “这并不重要,也不需要………”

  …………

  (小草神找材料是真的方便,开始攒原石等散兵了。

  最近有点忙,想爱莉生日番外剧情的时候,有了不错的灵感,针不戳……)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