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94章 花车颠啊颠,鸽子睁开眼,他说今天两更

第94章 花车颠啊颠,鸽子睁开眼,他说今天两更

  珊瑚岛中心城区,被冰雪染成白色的街道中燃起一簇篝火,格外的显眼。

  芽衣、渡鸦以及夜枭三人围绕着篝火整理着情报。

  “芽衣,我很好奇一件事。”

  渡鸦看着芽衣,露出一抹微笑。

  “什么事?”

  芽衣略显冷淡的问道,她只关心什么时候将新生的律者捕获。

  “没什么,只是好奇,你穿这么点不会冷吗?”

  “……”

  裹挟着冰雪的冷风吹过,三人中央的篝火闪烁了一下。

  “我是律者……”

  “难道律者不会有这种烦恼吗?那岂不是冬天也可以随意地穿衣?”

  芽衣皱了皱眉,随后说道。

  “我并不知道你是一个这么无聊的人,渡鸦。”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毕竟如果你们也可以带薪摸鱼,估计也会和现在的我一样高兴吧。”

  “什么意思?”

  一直不说话的夜枭也插了一句。新笔趣阁

  “没什么,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渡鸦挥了挥手中的魂钢爪子,看得出,她确实很高兴。

  “既然你说起这件事,那么夜枭,在这种温度下,你还坚持得了吗?”

  “喂喂喂,就不能关心一下我吗?”

  渡鸦调侃地说道,换来的却是芽衣的白眼。

  “在长空市,你曾展露过与崩坏兽交流的能力,而作为世界蛇的干部……鸢尾的身体某些部位也曾异化为崩坏兽的肢体。

  我并不觉得你们会畏惧这点严寒。”

  “……

  看来在世界蛇的这几天,你并不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嘛。

  没错,我确实进行过某种手术,将崩坏兽的一部分融入自己的体内,我并不想失去人类的身份,所以比起鸢尾和尊主大人自然差的多。

  而且这件作战服是特制的,能防寒的……”

  渡鸦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后怕,毕竟梅比乌斯的人为崩落和千劫确实是吓到她了。

  “崩坏兽……类似于德丽莎那样?夜枭也做过那种手术?”

  越来越多的疑惑涌上芽衣的脑海,她总感觉世界蛇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尤其是那个地方,那个被胡狼、灰蛇、渡鸦经常挂在嘴上的地方。

  “我并没有那种机会……”

  等了半天终于有机会说话的夜枭拉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其中的机械构造。

  “我身体的大部分都被替换为了机械。”

  “抱歉……”

  “没什么,只是为了活下去罢了……”

  一时间,气氛又开始沉浸下来,渡鸦见状开始提及这次的任务,虽然是带薪摸鱼,但还是要演一下的。

  “律者在行进的过程中制造了大量崩坏兽,并形成了一个低温区,如果要接近目标,就必须将这些崩坏兽全部消灭。”

  “但即使能接近律者,我们也需要更完备的计划,不然,只会让她再次逃走。”

  涉及到安娜,就连一直当着沉默猛男的夜枭也开始变得有一点慌乱了,不过他很好地掩饰了起来。

  “对,计划的关键就是黄泉之杖。”

  “那究竟是什么?”

  “简而之,是一种针对律者核心的限制装置。它可以很好地限制律者的能力,如果你在这期间对她造成大量的伤害,律者便会陷入假死状态,这样我们便可以将律者献给尊主。

  ……抱歉,看你的表情,这应该对是律者的你来说很残忍吧。”

  “……”

  夜枭将视

  线投向芽衣,但回应他的却是渡鸦。

  “我可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夜枭。”

  渡鸦的眼神闪过一丝思索,她好像知道为什么苏羽那家伙会掺手此次的行动了,感情有个二五仔啊。

  怎么说呢?毕竟是和丽塔阴阳怪气的女人,还是十分聪明的。

  “……我只是觉得,好歹我们身边也有一个律者。”

  “没关系,我会完成我该做的。”

  “既然如此,芽衣负责强攻,我们就用自己擅长的方式战斗,希望到时候你不会掉链子。”

  “嗯……”

  夜枭又往火堆里添了一些燃料,但在场的三人并不会感到寒冷,火光映在夜枭的脸上,看不清他的表情。

  …………

  冻结的花海中,崩坏能卷起狂乱的涡流,搅拌着雷电与冰霜。

  在布置好一切后,三人小队加上一个在暗处看热闹的人,来到了冰之律者面前。

  两股巨大的能量在狭小的空间中碰撞,灼烧,塌缩成的剧烈灾变,将一切席卷其中,但这一切只不过微微吹动苏羽粉白色的头发罢了。

  他在这里的目的,除了回收核心,还要检测黄泉之杖的功效如何,毕竟这种装置最后是为自己准备的。

  “结束了……”

  苏羽叹息一声,芽衣还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夜枭,就是现在!”

  回答她的是长久的沉默

  “夜枭?”

  猩红的光芒在芽衣脚底下绽放,在那一瞬间,律者核心与虚数空间的链接被切断了。

  “这是……黄泉之杖?!”

  回答她的是冰之律者袭来的攻击。

  “咔嚓——”

  渡鸦的魂钢利爪与夜枭手中的利刃相交,她露出一抹笑容。

  “果然,你背叛了世界蛇……”

  夜枭没有回话,只是跳向后方。

  “呵呵……”

  渡鸦想要继续攻击,却发现浑身绵软无力。

  “毒吗?没想到会栽到这里……”

  渡鸦的视线逐渐迷糊,最终昏迷了过去。

  夜枭手拿利刃,一步一步向渡鸦走去,就当他的利刃快要结束渡鸦的生命时,一把红色长刀挡住了攻击,紧接着便是一记鞭腿将其击飞。

  夜枭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脸上充满了不甘,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和鸢尾抗衡的。

  “没想到会在这里结束了吗?”

  夜枭转身看向冰之律者,眼神中是说不尽的苦涩,最终化为一滴眼泪落下。

  夜枭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良久,什么也没发生。

  夜枭再次睁开眼睛,三人已经消失不见,冰之律者也昏迷在他的身旁。

  夜枭咬咬牙,最终还是背起安娜离开了。

  ……

  苏羽一边扛着昏迷的渡鸦,另一边同样是昏迷的芽衣,就这么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

  “没想到面临死亡的威胁还是没有成为律者吗?

  看来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死亡的威胁没有让岩之律者诞生,苏羽无法拿到律者权能,看来只能等待陨冰律者的诞生了。

  那样也就意味着,陈天武和安娜注定只能在另一个世界相见了……

  (ps:之前就提到了,陈天武的妹妹注定是他们二人的疙瘩,加上安娜将整日相伴的队友全杀了,如果不是原版结局,我想不到怎么处理这俩……

  另一个世界相见,字面意思,苏羽复活大家后的世界,所以他们也不算死亡……)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