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93章 镜中虚梦

第93章 镜中虚梦

  人生在世,不过空梦一场,虚无的妄想是否会换回真我,谁也不知道。

  就像一部作品,会因为有心之人而下架一样,苏羽不知道前路如何,他只知道自己应该前进。

  只是纪念一下同为作者的牢骚罢了,说不定我有一天也会被举报呢?

  …………

  “我的朋友,你是在怀念往事吗?”

  奥托的声音再一次在耳边响起,苏羽轻轻地将手中的书合上。

  “只是看到那个时代的小说,有些感叹而已。

  毕竟我们也只是一群普通人,在那个时代,看看小说是一件令人心情愉悦,又可以放松自己的事情。

  只是……可惜的是,有些人总是喜欢做多余的事情来彰显自己的不同,他们以为这样看起来更cool~

  这本小说终究也逃不过,他们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与众不同,但只是nt罢了。

  我手中的这本,也是遗留下来的孤本……”

  “我很抱歉,我的朋友。”

  “不必如此,这并不是你的错。

  就连小朋友都知道,肆意伤害他人是不好的事情……

  好了,看来她们那边比我们相信得更加激烈呢,你也需要准备好识之律者的降临。”

  “哈哈哈,我倒是很期待和她的见面,毕竟我的老朋友总是一副古板的样子。”

  奥托的笑声在苏羽的耳边响起,苏羽也是无奈地一笑,将手中的小说合上,放入圣痕空间。

  烫金的书名变得暗淡,《我向崩坏说话》最终还是沉入了黑暗,嗯,被有心之人推入黑暗……

  …………

  另一边,夜枭成功和渡鸦、芽衣汇合,在第三神之键的攻击下,包裹冰之律者的坚冰被轻易击碎。

  律者发出痛苦的声音,模糊不清的音节吐出。

  “呵……哈……哈……”

  坚冰构成的锁链将三人包围,装填黄泉之杖的夜枭,眼神流露出一丝痛苦。

  律者的身体挣扎翻腾着,仿佛在与某种看不见的生物缠斗。

  与其说她是律者,不如说她是一个丧失了意志的死士。

  在这空隙,一道雷光闪过,包围三人的坚冰被轻易地击碎,雷电芽衣闪到律者身后,手中的刀刃作势就要挥下。

  夜枭看着这一幕,不由自主地捏紧了黄泉之杖,恍惚间,他仿佛感受到了血液的溅射在脸庞上的温热感觉。

  “咻——”

  一道破空声传来,芽衣手中的太刀被击飞,她惊愕地转身看向律者,律者也趁机爆发。

  …………

  冰霜冻结了周围的一切,风雪在宣泄着怒火,一切归于寂静,巨大的冰墙耸立在众人面前。

  芽衣捡起太刀,看向阻止她的那道攻击。

  粉色的水晶箭矢插在地面上,就是它阻止了芽衣的攻击。

  “看来这次的行动有第三方的加入……”

  芽衣若有所思地看向这支箭矢,她似乎在哪里看到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倒是渡鸦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苏羽发动的攻击,但她也不敢说啊。

  又让她们讨伐律者,又来放走律者,这些大人物的想法真难懂,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这次又可以摆烂躺赢了,毕竟苏羽既然来了,就不会让她们就这么死掉。

  “啊,又是白拿工资的一天,真不错……”

  而两人并未看到,夜枭的脸上充满了庆幸。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谢谢他,至少安娜暂时没事了……”

  就这样,一次

  行动,三个人,一人摆烂,一人二五仔,唯一认真出力的,估计就是啥都不知道的芽衣了。

  “滴答…滴答……”

  脚步声渐渐响起,丽塔和幽兰黛尔两人走了过来,刚好看到三人狼狈的样子。

  “哎呀,渡鸦小姐看起来刚经过一场苦战,您可一定要小心啊,不然……

  丽塔可只能隔着照片和您叙旧了。”

  “呵呵。”

  渡鸦冷笑一声,嘴角勾起危险的笑容。

  “托你的福,暂时还死不掉,倒是你,丽塔小姐找到了失踪的队员吗?

  嗯,似乎……她们已经不在了呢……”

  “你!”

  涉及到牺牲的女武神,丽塔一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镰刀,但却被幽兰黛尔用眼神制止了。

  “世界蛇目前和天命还是合作状态,我并不希望打破这份和平,希望渡鸦小姐还是态度友善一点。”

  “你们高兴便好……”

  渡鸦继续自己地摆烂,不干正事还有工资拿,谁不喜欢呢?

  “我们走吧,丽塔。”

  幽兰黛尔转身离去,丽塔也紧跟她的步伐,在临走之前,丽塔看向芽衣。

  “雷电芽衣小姐,若是你们遇到危险……”

  丽塔刚想说些什么,却注意到地上粉色的水晶箭矢,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没什么,芽衣小姐,相信您这次会一帆风顺的。”

  芽衣一脸疑惑地看向丽塔,不知道她又在干什么,不过丽塔却是和幽兰黛尔一起离开了。

  ……

  另一边,冰之律者蜷缩着身体,倒在一旁,苏羽则是叼着一根烟……呸,提着一根项链。新笔趣阁

  “可怜的家伙……”

  看到苏羽手中的项链,冰之律者似乎有所反应,伸出手想要抓住它,但痛苦又涌上了她的脑海。

  “额……哈…………啊……陈…………啊……”

  她又一次发出无意识的呢喃,紧接着便是痛苦地捂住自己的头。

  “算了,最后一次帮你……看样子,也只能给你们一个善终了……”

  黑色的羽毛出现在苏羽周围,律者的声音逐渐平息,苏羽蹲下身,将项链放在她的手心中,随后大量的崩坏能涌动。

  坚冰又一次包裹了律者,只是这一次四周似乎又寒冷了几分。

  “为什么,你不选择恢复她的意识呢?”

  奥托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恢复了又能怎么样呢?让她接受自己亲手杀掉全部队员的事实?还是告诉陈天武她没有救他的妹妹,而是选择救他?

  从他们相爱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注定是一个悲剧,崩坏只不过是让这悲剧加快到来而已。”

  就连苏羽也没意识到,他的语气变得有些悲伤。

  “看来,你又想起了以前的事……”

  奥托发出了感慨的声音,如果没有崩坏,他和卡莲会不会度过平凡的一生呢?

  “美好的感情,这是所有人都向往的东西,但……”

  苏羽没有说话,奥托也没有说话,他们都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他们这种人能够获得的。

  他们是罪人,再背负一些又能如何呢?既然他们的结局注定是悲剧,那就让苏羽为他们添上稍微美好的一点色彩吧。

  …………

  (且看且珍惜吧,心情不太好,说不定哪天我也被举办了,就这样吧……

  和室友玩游戏去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