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88章 雨后,天会放晴的

第88章 雨后,天会放晴的

  大雨席卷了长空市,废弃的城市中,芽衣咬着牙,独自向那束冲天光柱走去。

  四周不断聚集的崩坏能让芽衣有些不适,她捂住自己的胸膛,想起了几分钟之前,渡鸦告诉自己的话。

  “渡鸦?你怎么在这里。”

  渡鸦抿了抿嘴,最终还是告诉了芽衣真相。

  “看在小空的份上,雷电芽衣,带着空之律者快走吧。”

  “为什么?”

  芽衣有些不解的问道。

  “鸢尾大人要开始他的计划了,虚数之门就要打开了。

  从那扇大门涌出的崩坏能足以再造就一个律者,而现在的长空市并没有可以成为律者的人选。

  空之律者此刻的昏迷,正是她在不断吸收崩坏能的表现。”

  渡鸦的兜帽遮挡了她的表情,但她语气低沉,让芽衣辨不出真假。

  “怎么会……”

  芽衣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实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明明才找到琪亚娜,她却又一次要受到伤害。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芽衣低下头,远处的雷鸣声传来。

  大雨要来了。

  渡鸦转过身,挥挥手说道。

  “算是你们照顾小空的报酬吧,别墅小岛的事情我已经不在意了,话已经说到这里了,去不去……”

  渡鸦话还没说完,远处一道光束冲天而上。

  “计划已经开始了。”

  芽衣望向那道光束,没有多做思考便向那里赶去。

  渡鸦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

  “计划开始了,大人真是的,为什么要我骗这个小姑娘啊!

  我多少也有点负罪感啊……”

  渡鸦揭下帽子,雨水也开始落下,滴在她的脸颊上。新笔趣阁

  “希望你成功吧,雷电芽衣。”

  ……

  传送门之下,苏羽看着天空中不断涌出的崩坏兽,不发一。

  恍惚间,他听到了钟表转动的声音。

  苏羽拿出了往世的飞花,拉满弓弦,一道血色的箭矢射出,直接贯穿虚数神骸——虚无主义。

  残缺的身体自传送门中掉出,苏羽收起长弓,看向那堆破烂。

  “滴答滴答——”

  钟表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破碎的身躯再一次重组,虚数神骸渐渐站起,手中的长剑指向苏羽。

  “嘭——”

  虚数神骸还未风光一会儿,一只利爪便摁着它的身躯砸在了地上。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可你多少和那棵崽种树有关,死吧!”

  苏羽摁着虚数神骸,一遍又一遍地砸在地上,虚数神骸想多做反抗,但苏羽直接将它的四肢扯成了几段。

  若不是这玩意和崩坏兽不一样,苏羽高低得给它啃上一口。

  良久,苏羽停下了,转身看向气喘吁吁赶来的芽衣。

  雨水混合着汗水打湿了芽衣的衣服,芽衣看向苏羽,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不过苏羽先开了口。

  “雷电芽衣,如今的你来这里又想干什么?”

  芽衣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嘴唇微动,却未发出任何声音。

  “让我猜猜,你来问我为什么打开天上这道传送门?为什么救了琪亚娜又要害她?

  先不用管这些,我倒是想给你看些东西。”

  苏羽笑了笑,手中的黑色羽毛变为一道光幕。

  芽衣看去,却发现已经睡下的琪亚娜再一次站立起来。

  手拿武器在不断清理的崩坏兽,但崩坏侵蚀的痕迹已经爬上了她的脖颈。

  “琪亚娜!”

  芽衣忍不住呼喊她的名字,苏羽收起了光幕。

  “你猜猜她这样下去,还可以坚持多久?

  半年?三个月?还是只有一个月呢?

  不断涌出的崩坏能会不断涌入她的体内,这样下去,只会加速她的死亡。”

  雨水落在两人身上,闪电划破天空,照亮了苏羽的面具。

  “我……我加入世界蛇……请告诉我拯救她的办法。”

  芽衣仿佛用尽了力气,祈求着苏羽。

  但苏羽并未回答她,在那一瞬便将她踢飞。

  “额……咳咳……”

  芽衣在地上翻滚,泥泞沾染在她的身上,但她依旧挣扎着起身。

  “请告诉我……拯救她的办法……”

  “诶,为什么你们这群人总是这么天真呢?和苏羽那个混蛋学的?我对你们这群废物的耐心已经用完了。”

  苏羽掐着芽衣的脖子,将她举了起来。

  “你救不了任何人,以前也是,现在也是,未来更是。

  雷电芽衣,你什么都做不到……”

  芽衣的视线逐渐模糊,恍惚间,她仿佛又再一次见到了苏羽,她伸出了右手。

  “苏……羽…………”

  “切。”

  苏羽一把将芽衣丢飞,转身准备离去,在他看来,芽衣觉醒出了一些问题,还需要一些刺激。

  但当他准备离开时,芽衣又一次站了起来,身边围绕着紫色的雷电。

  “请告诉我……拯救……她的……办法……”

  苏羽摇了摇头,飞到了半空中,右手变为利爪,雷霆在其中凝聚。

  “让我来为你打破最后一丝障碍吧!”

  雷电落下,灰尘弥漫,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贝纳勒斯挡住了这一击,但她也付出了生命。

  她在想些什么呢?她在想着自己的女王。

  第二次

  崩坏,她未能保护到女王;天命之战,她同样没有保护到自己的女王。

  而现在,身受重伤的她,依然想要保护自己的女王,但她却什么都做不到。

  她不敢靠近那个女孩,她知道这样会让她难受。

  她喜欢看琪亚娜笑着的样子,于是她偷偷在废墟中看着重逢的两人。

  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福了,虽然她并不明白这个概念,她只知道,女王很高兴,贝拉也很高兴。

  而现在,保护这个女孩,就是她为女王做出的最后一件事了。

  第二次崩坏,贝拉死去,而现在,贝纳勒斯也离开了……

  ……

  黑暗,视线所及之处,尽是黑暗。

  看不到任何东西,听不到任何声音,闻不到任何气味。

  三年前的她,也同样感受到世界的死去。

  一片寂静,有的唯有孤独的自己。

  如果苏羽像光一样照亮了芽衣的世界,琪亚娜便是月亮,点缀了芽衣的内心。

  而现在,她的太阳落下了,月亮也要离她而去……

  “爱哭鬼,好久不见。”

  一束光,一个声音荡漾开来。

  “你变了许多啊。”

  声音在遥不可及的远方响起,又于近在咫尺的耳边消逝。

  “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来到我面前,不害怕了吗?”

  害怕?

  她的太阳已经落下,月亮也要离她而去,她已经没有什么要失去的了,已经没有什么害怕的了……

  “已经没什么害怕的了吗?那么,去吧!

  用你的双手将我埋葬,用你的双手去让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感受到痛苦,去复仇,去向世界宣告雷之女王的归来!

  去成为,真正的雷之律者!

  再见了,芽衣,再见了,另一个我……”

  雷鸣闪过,苏羽愣神之际一把利刃插入他的腹中,他错愕地看向眼前的芽衣,那是雷之律者……

  “死吧!”

  芽衣搅动着刀刃,紫色的雷霆从天上轰击下来,苏羽湮灭于雷霆的威光之中……

  突然,芽衣感受到危险,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寒冷的坚冰将四周覆盖,她先前站立之处被冰刺袭击,一个白色头发,神情冷峻的男人走了出来。

  “初次见面,雷电芽衣,我的名字叫凯文.卡斯兰娜,世界蛇的领袖。”

  黑色的羽毛在凯文身边聚集,苏羽又一次出现,凯文皱了皱眉头,因为此刻苏羽的样子确实狼狈。

  腹部不断滴落着血液,右手被雷电烤成了焦炭,面具也被击碎了一角,露出灰色的眼眸。

  他不应该受这样的伤,凯文这么想到。

  苏羽没有说话,只是扯掉自己的右臂,随后消失不见,他确实可以不用这样狼狈。

  要是他想,甚至现在的芽衣连对他造成伤害都做不到。

  但他并没有这样做,至于原因,谁知道呢?也许是愧疚吧。

  “你们想干什么?”

  芽衣冷冷地看着凯文,她现在异常的膨胀,尤其是凯文正思考着苏羽的伤势,并没有散发自己的威压。

  “干什么?让你重新成为律者,然后加入世界蛇。”

  芽衣没有回话,继续冷冷地看着凯文。

  “你是被选中的律者,你的身体里永远留下了和虚数之树相通的门。

  当第三次崩坏残留的能量被那道门吸收,你将再度觉醒,从琪亚娜那里夺走雷之律者的权能。

  新的核心会在你的体内凝结,而征服宝石则会瓦解消失。减少一颗核心,她的症状也就得以缓解。”

  “你在骗我!”

  芽衣挥刀向凯文砍去,然而凯文却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没有出手,芽衣便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你现在就是最好的证明。”

  芽衣跳离了原地,气喘吁吁地看向凯文。

  “只要我成为律者,就能救她?”

  “没错,但你还应该考虑后面的事。

  你现在可以救她,但未来呢?只要崩坏还存在,她依然会使用空之律者的力量去拯救他人,一次又一次,直到将自己推入死亡的深渊。

  我见过无数和她一样的人,即使面对死亡和恐惧,他们依然会坚定地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走自己认为对的路。

  ……他们走了,一个都没回来。”

  话语如冰锥,深深刺入芽衣的心,她想反驳,却拼凑不出一个词。

  “成为蛇的一员,消灭崩坏,捕获律者,封印她们的权能……让空之律者再也无法增长她的力量。

  离开琪亚娜的身边,你才会真正保护她。

  当他的计划完成时,你和她都能团聚。”

  雨水落在两人的身上,芽衣透过刀身的反光,看到了自己。

  她抬起头,看向远处,即使痛苦不堪,琪亚娜依旧在努力战斗。

  雨越来越大了,良久,芽衣缓缓开口。

  “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

  芽衣的手拂过贝拉勒斯的尸体,崩坏能蔓延开来。

  没有贝拉,没有贝拉勒斯,有的只是听从芽衣命令的野兽——俱利伽罗。

  …………

  苏羽靠在墙上,沉默地看着离去的芽衣,凯文走到了他的身旁。

  “你不应该受伤。”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没吃早饭,低血糖了。”

  苏羽摘下面具,右手和身上的伤在这一瞬间恢复,面具也变得完好如初。

  重新戴好面具后,苏羽拍了拍凯文的肩膀。

  “走吧,还是给琪亚娜治一下伤比较好。”

  凯文看向远处的天空,大雨依旧在不断落下,但他知道。

  太阳快要升起了……

  (明天和后天晚上有课,你懂我意思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