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86章 罪人

第86章 罪人

  “额……”

  芽衣被眼前的男人一脚踢飞,雨水不断落下,泥泞沾染了她的衣裳,但她依然挣扎着起身,目光坚定地看向他。

  “告诉我……拯救她的办法……”

  “诶呀呀,要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呢?”

  苏羽一下子来到她的面前,语气满是嘲讽。

  “我的耐心已经被你们耗完了,可控的律者……我没必要在你们身上花时间了。”

  苏羽掐着芽衣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窒息感让芽衣的视线渐渐模糊,在恍惚之间,眼前的鸢尾却是变成了苏羽的模样。

  “……苏……羽……”

  芽衣向前伸出了手,想要抓住那道身影。

  “哼!到死还在想那个废物吗?令人失望!”

  苏羽将芽衣丢开,他未曾注意到,她身上拿到紫色的微光。

  ……

  “站起来!雷电芽衣,你在干什么?就这么向那个人认输了吗?!”

  黑暗之中,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芽衣挣扎着起身,疼痛袭向了她。

  “另一个我?你不是……”

  芽衣看着眼前熟悉的人,话语涌上心头却无从开口。

  雷之律者还想说些什么,苏羽却发现了这一情况。

  “还差最后一步吗?呵呵,那就让我来当这个罪人吧……”

  苏羽飞上了天空,之前被他击碎的虚数神骸——虚无主义的残骸逐渐汇聚到他的手中。

  一把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枪身燃起了火焰,雷电缠绕在枪上。

  “那么……就请你去死吧……雷电芽衣!”

  苏羽缓缓落下,巨大的冲击将周围残破的建筑全部击毁,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本来如果芽衣接不住这一击,苏羽会帮她挡下,但眼前这一幕让俩人都出乎意料。

  贝纳勒斯抵挡了这毁灭性的一击,巨大的身躯上出现了一个骇人的大洞,血液混合着雨水,流到了苏羽的脚边,倒映出他的面容。

  被打湿的长发耷拉在面具上,精致的鸢尾花图案此刻如同狰狞的面容一般,苏羽看到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一只沾染血液的恶鬼。.biqupai.

  ……

  但,他不会在乎,从戴上这幅面具开始,他便不是为了自己而活。

  苏雨、大家以及无数平行世界的自己……

  即使身处地狱,他也要为他们照亮回家的路。

  在苏羽愣神之际,一道雷霆袭来。

  苏羽没有抵挡,芽衣就这么冷漠地看着他,手中的长刀插入了他的腹部。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时间在此刻停止,我们回到之前。

  苏羽靠在墙上,一旁是在为芽衣准备装备的特斯拉。

  “芽衣,你小心点,别被这个变态骗了……”

  苏羽听到这话,不屑地撇了撇嘴,继续绕着自己的头发。

  “对于融合战士来说,击败律者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如今的你可不是什么律者哦~”

  特斯拉刚想反驳什么,只见苏羽将手放在芽衣的肩上,掉入传送门就消失不见了。

  “这是?”

  特斯拉毕竟还是一个科学家,这熟悉的能力一下子就让她想到了之前苏羽那个混蛋来逆熵抢伊甸之星。

  “这种能力难道是融合战士都有的吗?可这明明是空之律者才有的能力……

  这群融合战士,精神也不太正常……”

  没人能解答特斯拉的疑问。

  传送门关闭,两人来到了长空璧一处破损之处。

  “苏羽也有这种能力,鸢尾……你到底是谁?”

  “这并不重要,芽衣女士,苏羽那个家伙已经死了,还请别把我和那个废物相提并论。”

  苏羽摘下了眼部的面具,露出了异色的双眸,那是属于律者的标志。

  芽衣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苏羽却是缓缓开口。

  “怎么?要看接下来的地方吗?我可是毁过容的(指被劫灭砍)。”

  “可小空她们说……”

  “他们说我很好看?眼睛像星辰?羽渡尘的效果罢了,毕竟不可能吓到孩子们。

  你可能会说,对于融合战士来说,脸上的伤应该不算什么,但我要告诉你的是,融合战士并不是万能的……”

  “你是律者?”

  就当苏羽还在叭叭叭的时候,芽衣目光如炬地看向他。

  阳光这时拨开云层,洒在大地上。

  苏羽没有回答芽衣的问题,指向一个地方。

  “琪亚娜在那里,提醒你,她的时间不多了,世界蛇需要可控的律者,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可你也是律者,为什么非得是我和琪亚娜?!”

  苏羽转身迈开步子,开口说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经历的故事,我的故事早已画上句号,雷电芽衣,你会明白的,你会知道的……”

  芽衣没有再询问苏羽,她现在只想见到那个女孩,那个一直护在她面前的女孩。

  “琪亚娜……”

  琪亚娜就这么躺在废墟之中,身上充满了崩坏侵蚀的纹路,此刻的她是那么柔弱。

  “芽衣,你就躲在我身后吧!

  芽衣,我饿了……

  芽衣,你多看看我嘛~我比苏羽那个木头好看多了。

  芽衣……芽衣……芽衣……”

  女孩的话语仿佛又在耳边响起,芽衣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情绪,抱起昏迷的琪亚娜流下了眼泪。

  ……

  “羽,你的计划如何?”

  “稳步进行,不过我觉得芽衣需要一点刺激。”

  苏羽站在高塔之上,望着下方背起琪亚娜快步奔跑的芽衣,她的脸上是未干的泪痕。

  “按你计划便好。”

  “是吗?她可是和梅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你不在意?”

  通讯器的那一头沉默了一下,随后说道。

  “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是啊,她在往世乐土已经等了五万年了……”

  苏羽看向了天空之上的贝纳勒斯,她已经找到了她的女王。

  “羽,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圣痕计划依然可以……”

  “够了凯文!”

  凯文知道,苏羽生气了。

  “圣痕计划保护的是文明,不是人类!爱莉她爱着世人,别再说这种话了!

  将参与圣痕计划的人们的意识与我相连,他们只会做一个梦而已,这样也可以干扰终焉的意志……”

  “可你会死。”

  苏羽飞上天空,朝着巨龙冲了过去,一声巨响传来,芽衣抱着琪亚娜躲在了一旁。

  “嘭——”

  贝纳勒斯坠落在地,激起大量的烟尘。

  “我说了,凯文。那只是微不足道的代价,在对抗崩坏的道路上,我们已经舍弃了太多。

  如今需要舍弃的,不过是我们自身而已。”

  待到烟雾散去,苏羽踩在了贝纳勒斯身上,手中电光闪过,只需要一击,她便可以追寻她的女王而去。

  在生命的最后,贝纳勒斯流下了眼泪,混合着血液的眼泪。

  她挣扎着看向芽衣怀中的琪亚娜,嘴里发出了悲鸣。

  芽衣也看向了贝纳勒斯,她感受到了这只崩坏兽眼中的悲伤。

  苏羽的手迟迟未能落下,阳光落在苏羽的身上,仿佛抚慰着他的心灵。

  苏羽迈开步子离开了,他还是下不了手,明明说好舍弃一切,他却依然做不到。

  “笼中鸟,何时何时,飞…出…去……”

  (严重怀疑我上得还是高中,不仅晚上上课到九点,下周还有早八,我尽量更新吧。

  最后一句歌词出自喰种里面的旧多二福,挺符合苏羽的心情的,状态不好,就写这些了。

  主要是室友在玩守望,我搁这里码字,加上辅导员突然查寝,码字灵感一下就飞走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