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84章 芽衣哭唧唧,小岛爆爆鸦

第84章 芽衣哭唧唧,小岛爆爆鸦

  “哼哼哼哼?”

  在特斯拉吃人的目光下,苏羽一边哼着歌,一边和两人并肩走着。

  只是这哼歌的水平嘛……只能说继承了苏雨。

  “我说,世界蛇的干部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行动!”

  特斯拉脸色阴沉地盯着苏羽,而苏羽则是隔着面具望着特斯拉不说话。

  特斯拉总感觉这面具上的金色鸢尾花在嘲讽自己,偏偏自己还没什么办法。

  “那个……鸢尾你有什么事吗?”

  芽衣判断,鸢尾目前应该是精神状态比较稳定,应该可以进行交谈。

  面对芽衣的发问,苏羽一下子提起了兴致。

  “诶?我没告诉你们吗?我也是有任务的哦~”

  “你这家伙!”

  特斯拉咬牙切齿地看着苏羽,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苏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说了,芽衣不会加入世界蛇,我们也不会让你带走琪亚娜!”

  芽衣点了点头,虽然她现在并没有在鸢尾身上感受到恶意,但无论如何,她不会再让琪亚娜离开。

  “切。”

  苏羽不屑地看了特斯拉一眼,随后语气又变得温和,对芽衣说道。

  “为什么不能相信我呢?我相信你最终会加入世界蛇,但我并不会强迫你。

  至于琪亚娜……”

  苏羽一下子出现在特斯拉身后,一把刀直接架在她的脖子上,杀意瞬间笼罩了特斯拉,冷汗打湿了她的后背。

  苏羽阴沉地说道。

  “我要是想对你们做什么,你们以为自己可以抵挡吗?

  更不用说,琪亚娜的情报可是我提供给你们的。”

  特斯拉咽了一口口水,被杀意笼罩的她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仿佛被沉重的大山压住一般,不过这股压力很快便消失了。

  “好了,别说这些话了,开个玩笑,这个给你~”

  苏羽又突然收起了武器,递给特斯拉一块糖。

  “我这次任务的目标,是那个小姑娘哦~”

  苏羽笑着指了指远处,顺着苏羽手指的方向,两人看到了一个昏迷的小姑娘。

  ……

  “唔…这里是……”

  小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视线中出现了熟悉的面具。

  “醒了吗?跟我说,一二三,三二一~”

  “面具先生!”

  小空一下子抱住了苏羽,完全忽略了苏羽身后的两人。

  “面具…先生?”

  芽衣和特斯拉心中充满了疑问,先不说这个十分瘦弱的小女孩对鸢尾的称呼,而且这个年纪的孩子为什么会在长空市?

  两人百思不得其解,苏羽却是自顾自得和小空对话。

  “小空,为什么不好好待在营地?你的老师可是会生气的哦~”

  苏羽帮小空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小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不小心把马克兔弄丢了,它是我的好朋友,我必须找到她才行。”

  提到马克兔,小空眼中充满了坚定,芽衣看着那种眼神,就像琪亚娜一般……

  “是这个吗?”

  苏羽突然拿出了一个蓝色的引导机器人,圆圆的,蓝蓝的。

  小空一下子就将机器人抱在了怀中,笑着说道。

  “谢谢面具先生,不过为什么马克兔好像更漂亮了?”

  “那是它换了一件新衣服哦~等带着大家撤离后,小空每天也可以穿新衣服~”

  苏羽笑着摸了摸小空的头,对他来说,孩子是这个世界的礼物,是值得珍视的宝物,当然熊孩子例外。

  芽衣看着这温馨的一幕,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鸢尾这个人确实充满了矛盾。

  “没想到,他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苏羽背起了行囊……不对,是背起了小空,看向两人。

  小空抱着马克兔,好奇地看向两人,然后问道。

  “这两个姐姐是面具先生的朋友吗?”

  “算是吧。”

  苏羽笑着说道,随后又对两人说道。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先带着小空去营地吧。”

  …………

  营地内,小空为三人倒上一杯热茶后,就快步离开了,懂事的样子令人心疼。

  令两人出乎意料的是,明明是叫营地,却是几栋豪华别墅,当然这一切都是苏羽用理律权能构造的。

  而且苏羽可是很受小朋友的欢迎,被孩子们缠着讲了几个故事才得以脱身。

  苏羽将热茶推到两人面前,说道。

  “有什么要问的,我现在心情不错,可以告诉你们一些事情。”

  至于苏羽面前的热茶,他总不能当着两人的面揭下面具吧。

  “那个……你是男的?”

  气氛突然尴尬了一下,随后苏羽看向特斯拉,拍了拍手。

  “不愧是龙虾博士,一下子就问出了完全没有用的问题。

  我当然是男的,你们又没问过我的性别,自顾自得说我是个疯女人什么的,我也很苦恼啊。”

  苏羽摊开双手无所谓的样子完全不像苦恼的样子。

  “这些孩子……还有他们口中的老师,是你?”

  苏羽笑了笑,又用揶揄的眼神看向特斯拉,虽然隔着面具,但特斯拉依然感受到了冒犯。

  “不错的问题。

  如你所见,芽衣,这些都是第三次崩坏的幸存者,世界蛇的杀手渡鸦收养了他们,我这次的任务就是将他们带回世界蛇。

  喂,特斯拉你那是什么眼神?是怀疑我们丧心病狂拿孩子做实验吗?”

  苏羽敲敲桌子,对特斯拉的怀疑表示反抗。

  “谁知道呢?你们世界蛇干得“好事”可不少。”

  “这你可想错了,本来这些孩子就是渡鸦以个人名义收养的,而且当初刚开始的时候还被崩坏侵蚀,孩子们练活下去都是问题。

  后来被我治好了,营地也修缮了一番,只有治疗所用的药剂嘛~

  逆熵是不是少了几支弑神之枪呢?”

  苏羽晃了晃手指,随后消失不见,留下愤怒的特斯拉,以及安抚她的芽衣。

  ……

  安抚完特斯拉后,芽衣为孩子们做了咖喱饭,芽衣端着一小碗咖喱饭,一个人坐在围墙边,望向远处的长空壁。

  “芽衣姐姐是有心事吗?”

  小空坐到了芽衣身旁,小声地问道。

  “没事,小空,我只是在找一个朋友而已。”

  芽衣收敛了一下情绪,笑着对小空说道,但笑容中充满了疲惫。

  小空见状递给了芽衣一块糖,然后说道。

  “芽衣姐姐和老师一样,总是自己一个人伤心,面具先生说过,多吃糖可以变得开心,芽衣姐姐不要这么伤心好吗?”

  “嗯。”

  芽衣点了点头,撕开了包装,将糖果放入口中,很甜……琪亚娜喜欢的那种味道。

  芽衣眼泪突然流了下来,她不想小空看见这个样子,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努力让自己笑起来,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得往下掉。

  “芽衣姐姐,你不要哭啊……”

  小空看见芽衣哭了起来,也是手足无措,最后抱住了芽衣,轻轻拍着芽衣的后背。

  “芽衣姐姐不要哭了,好吗?你一定可以找到朋友的,不要哭了……”

  良久,芽衣止住了哭泣,小空笑着看向她。

  “安慰大人可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呢,老师和芽衣姐姐都是这样。”

  芽衣知道,小空是想让自己高兴一些,但这些天的压抑让芽衣几乎喘不过气,哭一下反而效果更好。

  为了不伤小孩子的心,芽衣还是努力振作起来,看向小空。

  “老师也像我这样吗?”

  “嗯。”

  小空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老师不是那种天生就有钱有地位的人,她从一无所有开始,努力向上爬呀爬呀,经历了许多,花了十几年,终于积累起一笔自己的遗产。

  她用绝大部分积蓄在一个遥远的国家……买下了一座私人岛屿。

  老师说会把我们都接过去,房子马上就要完工了,我们为老师感到高兴可谁也没想到,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一旁,苏羽拿出了一块平板,查看起那天的视频。

  渡鸦面无表情,默不作声,却不停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奔跑,打滚……

  嘴上还不停地念叨着没事没事,眼泪却大滴大滴地往下掉。

  渡鸦终于忍受不了打击,冲了出去,对着大海嚎啕大哭,像个孩子一样伤心难受。

  苏羽收起了平板,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但浑身轻微颤抖的他显然忍不住了,消失在原地。

  “哈哈哈哈哈,小岛爆爆鸦,哈哈哈哈哈……我不在意,我知道不在意别墅小岛……哈哈哈哈……”

  远处响起了苏羽豪放的笑声。

  “那时候老师也和芽衣姐姐一样,哭得像个孩子,我们安慰了她好久都没用,最后还是面具先生答应为我们找到新家,还治好了我们的病,甚至为我们盖好新房子。”

  提起苏羽,小空一下子就来了兴致,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甚至刚才提起渡鸦的伤心都消失了。

  芽衣看她这样,也好奇起来。

  “面具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面具先生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他的眼睛是不同颜色的,就像星星一样好看。.biqupai.

  左眼旁还有一颗泪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师看到他的样子吓了一跳,明明他很好看。”

  芽衣笑了一声,随后说道。

  “可以让我看看他的照片吗?”

  “没问题,我让马克兔偷偷拍下了他的照片……诶?马克兔怎么没有了?”

  小空查看着马克兔里储存的照片,然而这种东西早被苏羽删除了,不如苏羽手中渡鸦打滚的视频是什么来的。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