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75章 天穹流星

第75章 天穹流星

  眼前是无穷深邃的黑暗,还有一望无际的白色沙漠。

  在这片死寂的大地上,她和八位怀有相同的目标的战友,将迎来这场漫长战争的尾声。

  “华,要开始准备了。”

  凯文紧握手中的劫灭,做着最后的准备。

  “根据梅的测算,距离‘祂’的降临,只剩下最后一小时了。”

  少女转过身,看向熟悉的战友。

  曾经眼中带着光的苏羽,此刻如同一具尸体一般,就这么抱着武器,站立在那里,眼中再也没有任何神色。

  少女知道,名为羽的英桀已经死去,如今站在这里的不过是向崩坏复仇的傀儡。

  少女又向其余战友看去。

  抖个不停,依然紧握武器的帕朵;科斯魔不发一,摩挲着被沾染颜料的画布包裹着的口琴;千劫身边的温度逐渐上升,但他也没有说话……

  “是……

  ……”

  少女的语气中充满了迷茫,他们早已经输给了崩坏,如今他们站在这里只是为了给后世一个机会罢了。

  一个不会重蹈覆辙的机会。

  少女再一次看向那颗蔚蓝的星球,它深蓝色的弧线发出温暖的光晕,仿佛正努力抗拒着黑暗的拥抱。

  “凯文……这一战过后,人类还能走下去吗?

  未来……真的会有未来吗?”

  凯文看向那颗熟悉的星球,沉默不语就像站在这里的人一样,他们已经输给了崩坏,此刻所做的事情不过是为后世开辟一条道路。

  “华,这是属于我们的承诺,这是属于我们的责任。

  如果我们中有人能活着走出这个战场,就必须担负起人类复兴的责任。

  无论如何,我依然相信,人类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未来。”

  凯文再一次转身,面向他的战友。

  “华,我相信永久终结崩坏的希望就在其中,就在人类的未来。

  为了抵达那一天,人类将会牺牲很多。

  ……但人类,永远不会失去希望。”

  …………

  琪亚娜从睡梦中惊醒,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她回忆起那副画面。

  陌生的男人担负起人类的未来,苏羽……

  那种样子的苏羽,真的是他吗?

  “我睡着了?我……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像月球的地方,准备迎接……”

  “……琪亚娜,那是我的经历。”

  符华的声音又一次在琪亚娜的脑海中响起,语气中充满了沧桑。

  “可能因为某些缘故,我们俩的意识交错了起来……看来随着你的梦,我也能回忆起过去的很多事情了。

  之前并没有告诉你们,我的人生历程太过漫长,长的可以追溯到你们所说的前文明纪元。

  我和苏羽都是那个时代的幸存者。”

  听到真相,琪亚娜不免有些惊讶,同时又生出一丝恍惚,她想起了苏羽之前跟她说过的话。

  “原来是真的啊……五万岁了…………”

  琪亚娜环顾着四周,发现束缚自己的铁链早已消失不见,甚至关押自己的房间都布置得十分豪华。

  “班长,那……那个和你对话的男人又是谁?

  苏羽为什么会是那样?”

  符华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

  “凯文.卡斯兰娜。你们卡斯兰娜家族血脉的源头,前文明终焉之战的幸存者,人类最强大的保护者……

  至于苏羽……”

  符华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不知是遗忘了那段记忆,还是那段记忆太过于痛苦。

  “我如今的意识依附于羽渡尘,并不能回忆起那段记忆,抱歉琪亚娜。”

  “没事的,班长。”

  琪亚娜连忙摆手,她听出了符华语气中的痛苦,哪怕平时跟个老古董一样的班长,也会这样动容。

  那……所谓的真相,对苏羽来说,又有多残酷呢?

  “那场战争太过惨烈,它改变了我们所有幸存下来的人。

  如今的凯文,大概是在执行着前文明遗留下的人类复兴计划。

  但那个计划的代价,人类可能永远都承受不起。”

  就在琪亚娜还想继续询问下去时,一道寒光闪过,房间的大门被切开。

  “好久不见,琪亚娜小姐。”

  丽塔手拿镰刀,笑着看向琪亚娜,耳边若隐若现的黑色羽毛表明了她听到了琪亚娜和符华的悄悄话,不过显然琪亚娜并未注意到这一细节。

  “丽塔?!你想干什么!”

  琪亚娜立马做出戒备姿势,警惕地看着丽塔。

  “呵呵^_^,不必这么紧张,琪亚娜小姐,我是来向你提供情报的,关于人类复兴计划……

  圣痕计划。”

  ……

  某处的监控室内,胡狼愤怒地看着这一幕,一下子拍在桌子上,当了一把桌面清洁大师。

  “可恶!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一个绝好的实验素材。

  鸢尾大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不过,还不待她发完疯,一股阴冷的气息便袭来。

  “我觉得你还是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比较好,胡狼。

  大人这么做自然有属于他的考量,我们只要服从就行了。”

  灰蛇不愧是英桀们的狂热粉丝,就这么凝视着胡狼,让她不敢发疯。

  见状,渡鸦也缓缓走了出来,手中还把玩着一支试剂。

  “我劝你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鸢尾大人可是和尊主不相上下的存在,你还是安心捣鼓你那些小实验比较好。”

  “你们?!!”

  可怜的胡狼,科研上被苏羽吊打,现在还要被同事排挤,真可怜啊。

  …………

  “哈…呼……到了,凯文,世界蛇还有鸢尾那个女人都疯了!”

  琪亚娜喘着粗气,愤怒地看着眼前阻拦她的机甲们。

  ……

  “圣痕计划?那到底是什么?!”

  “我对此并没有过多的了解,不过嘛~

  至少在这座天穹市中,一个被称作鸢尾的女人打算直接引爆崩坏能炸弹,让崩坏袭向整个城市。

  活下来的人自然有几率觉醒圣痕,至于其余的人……

  琪亚娜小姐,相信你不会坐视不管的吧?”

  丽塔一脸坏笑地看着琪亚娜,虽然她很高兴苏羽并没有出什么事,但苏羽毕竟骗了她,还让幽兰黛尔大人伤心,自己捉弄一下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况且,苏羽那头白色长发,樱粉色发梢真的很好看啊,自己都羡慕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琪亚娜一脸凝重,她从未想过世界蛇会这么疯狂。

  “琪亚娜小姐你之前救了我的队员,这些就足够了。”

  丽塔话一说完,警报声也随之响起。

  “琪亚娜小姐,我会为你争取时间,你一定要成功哦~”

  丽塔可知道,苏羽可不会拿整座城市的人做实验,虽然不知道他真实目的,但并不会有人受伤这就足够了。

  琪亚娜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去。

  ……

  “给我——滚开!!”

  在释放律者的力量解决最后一架机甲后,琪亚娜强忍着不适来到了楼顶。

  炸弹散发的崩坏能进一步刺激了她,汗水滴落在地,她就这么向那颗炸弹走去。

  哪怕这逸散的崩坏能随时随地侵蚀着她的身躯。

  “好强的崩坏能……”

  崩坏能再一次爆发,琪亚娜直接被气流掀翻,但一只白皙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抬头看去,一张精致面具映入眼帘,几乎是在瞬间,亚空之矛袭向苏羽。

  苏羽连忙跳离原地,顺便让琪亚娜乖乖♂站好。

  “诶呀呀,这么对我,我可是会伤心的哦~

  你就是第二律者吧?我记得是叫……琪亚娜?对对,琪亚娜小姐。

  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叫我鸢尾。”

  苏羽夸张地弯腰介绍着自己,长长的红灰色围巾在不断飘扬,洁白面具上那一朵水晶花仿佛恶魔的狞笑,嘲笑着琪亚娜的无力。

  “可恶…”

  琪亚娜不甘地看向这个人,而苏羽已经是那样闲庭信步地走到炸弹面前,摇了摇头。

  “嘶~好像还剩下五分钟哦,五分钟过后,整座城市就会‘嘭’的一声……”

  苏羽夸张地做了一个爆炸的动作,同时一刀将从背后袭来的亚空之矛劈成两半。

  “混蛋!”

  琪亚娜此时完全不顾自己所受的侵蚀,拿起棒球棍砸向苏羽,当然被他轻松挡住了。

  不过苏羽身边出现了大量的亚空之门,配合从中出现的亚空之矛直接封锁了苏羽的走位。

  琪亚娜见状,连忙向炸弹跑去,但却被再一次弹飞。

  “呵呵^_^”

  一声轻笑传来,困住苏羽的亚空之矛直接化成了微粒消散。

  苏羽就这么一步一步向倒在地上的琪亚娜走去。新笔趣阁

  “因为我的介入,琪亚娜变弱了吗?算了,慢慢来吧……”

  苏羽默默想着,不过表面上依旧一副屑样,仿佛high到不行的dio。

  突然,他止住了脚步。

  一缕发丝缓缓飘落在地,苏羽伸手抹去,耳边出现淡淡血迹,微不足道的伤口在一瞬间便复原了。

  “足够了……”

  琪亚娜不知道这个女人在说些什么,但依旧挣扎着向炸弹走去。

  不过苏羽突然抓住了她的手,来到了炸弹面前。

  “期待和你的再次相见,琪亚娜~”

  恍惚间,琪亚娜仿佛又一次看到了苏羽在向她微笑,她努力保持清醒,才发现眼前是那个叫做鸢尾的疯女人。

  “你随意,我先走了~拜拜?”

  苏羽就这么在琪亚娜疑惑的目光下离去,虽然不知道这个疯女人想干什么,但琪亚娜知道,现在的任务是阻止世界蛇疯狂的计划……

  “咻——”

  一道流星划过天穹市的夜晚,少女独自一人带着炸弹飞向天际。

  人们抬头看向寂静的黑夜,他们不知道那里有着致命的武器,不知道有孤身一人拯救了整座城市的少女。

  “嘭——”

  一声爆炸响彻天空,世界蛇的阴谋化作耀眼的火光悄然消散。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那道紫色的倩影,这不跟追逐着流星的轨迹奔跑。

  “琪亚娜……!”

  耗尽力气的琪亚娜缓缓坠落,一道火光冲天而上。

  绚丽的火焰羽翼出现在苏羽身后,他就这么抱着昏迷的琪亚娜,缓缓落下,就这么看着赶来的幽兰黛尔以及……芽衣。

  …………

  ——小剧场——

  “停手吧,羽!我们已经输了!”

  “滚开!”

  苏羽推开想要搀扶他的华,却直愣愣地倒在地上。

  血液不断地流下,此刻的苏羽右腿被斩断,上半身直接被斜着削去了一半,那颗属于崩坏兽的心脏直接暴露出来,双眼被血液沾染,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但他依然在不断地前行,哪怕是在地上爬着,他也要到达那里。

  心脏再一次散发奇异的光芒,坚冰附上了苏羽的身躯,为他凝聚出一条手臂和右腿。

  但这依然无法支撑起他站立。

  苏羽挪动着手臂,带动着残破的躯体不断在地上挪动着。

  他捡起了那副破碎的面具,缓缓站起身,又倒了下去。

  华想要扶起他,却被苏羽一把推开。

  他颤颤巍巍地站起,拖着坚冰构成的右腿,捡起了少年的口琴。

  又这样缓慢地走向另一个地方,将已经丢失一半的硬币收起。

  破碎的怀表最终飘在了他的怀中,他终于可以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下了,但他并未就此死去。

  心脏再一次散发光芒,眼中也出现了灰色的光彩,苏羽的身躯开始缓慢地修复,但眼角却流下了泪水……

  …………

  “羽,成为融合战士后,有什么讨厌的副作用吗?”

  往世乐土中,芽衣询问着苏羽关于融合战士的禁忌,得到那张照片后,苏羽倒是很愿意回答她的问题。

  苏羽沉默了一下,随后开口。

  “比起融合战士的副作用,我更讨厌我自己……”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