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70章 标题娘又离家出走了

第70章 标题娘又离家出走了

  “这些就是希儿在量子之海看到的全部了。”

  布洛妮娅和温蒂躺在病床上,希儿在一旁述说着自己在量子之海的见闻。

  “前文明……人为崩落……苏羽哥哥……”

  布洛妮娅晃了晃头,随后说道。

  “无法想象苏羽哥哥经历过这种事情。”

  话语一出,四周都陷入一阵沉默。

  “无论是人为崩落还是前文明的律者,苏羽先生都承受了太多。”

  爱因斯坦正翻看着资料,思考着之后的对策。

  可可利亚叛变了逆熵,和世界蛇合作企图用名为黄泉之杖的武器杀掉温蒂,却被灰蛇背刺。

  温蒂到现在也没醒了,不知道是受伤太严重了,还是那个戴面具的女人说的。

  “苏羽已经死了。”

  导致自己根本不愿醒来。

  没错,苏羽在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句自己无了,不过苏羽的造型似乎被误会了。

  爱因斯坦合上了书,思索着未来的事情。

  希儿所说的融合战士强大的战力,以现在的逆熵和天命根本无法阻挡凯文和那个戴面具的女人。

  “博士,你手中的书……”

  布洛妮娅好奇的问道。

  “这似乎是某个融合战士留下的,我想,里面应该有前文明的信息。

  书名翻译过来应该是《我向崩坏说话》。”

  这件事纯属爱因斯坦想多了,这是前文明苏羽闲的没事打发时间看的小说,不知道怎么遗留到了现文明。

  也许是它质量过硬,扛过了五万年?谁知道呢?

  “对了,希儿,你提到过你在世界泡里遇见了另一个苏雨……姐姐?”

  “嗯,姐姐帮我们离开了那个世界泡,不过……”

  希儿的语气渐渐放低。

  “她的眼中,充满了孤独……”

  …………

  “我的朋友,欢迎你的回归。”

  奥托做了一个优雅的欢迎礼,眼中的藏不住的欣喜。

  他是真心为苏羽的归来感到高兴。

  苏羽也是揭开了面具,露出他那奇异的双瞳,笑道。

  “这么久不见,你说话依旧是那副该死的腔调。”

  “哈哈哈哈哈。”

  两人笑了起来。

  “走吧,我的朋友,让我庆祝一下你的归来。”

  奥托想要邀请苏羽,但苏羽摆了摆手。

  “算了吧,现在还不是时候。苏羽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鸢尾。

  比安卡怎么样?”

  奥托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你的离去给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周不吃不喝,之后疯狂的训练,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原样。

  但,她仍然会在训练中走神。不过,值得高兴的是,她终于会自己申请每周休息一天了。”

  苏羽点了点头,说道。.biqupai.

  “看来我的离去确实给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奥托将一柄黑色太刀和一个盒子递给了他。

  苏羽接过两样东西,撕开一道裂缝,直接将侵蚀之键变成手甲丢了进去,坠入了量子之海,抵达疾疫宝石身旁。

  “奥托,有兴趣知道我的计划吗?”

  “噢,我想那个计划一定十分的华丽而盛大。”

  奥托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那是我的落幕,一定会是华丽而盛大。一个复活大家,让世界免受崩坏的计划……”

  …………

  大崩坏爆发以来,这三个月里,琪亚娜一直饱受崩坏的侵蚀。

  不仅是身体上的疼痛,第二律者一直在试图侵蚀她的精神,彻底掌握她的身体。

  少女知道,这是她的罪孽,她现在的情况不应该再靠近崩坏了,但天穹市的人需要她的拯救,这,也是她的赎罪。

  “我……做了一个梦。”

  琪亚娜躺在路中间,手上苏羽送的手环缓慢地治愈着她的伤口。

  “那不是梦,琪亚娜,你刚才差点就要失去控制了。”

  符华的声

  音又一次在琪亚娜的脑海中响起,回应她的却是琪亚娜的沉默。

  “……”

  “这三个月以来,你一直在抗拒着我……保持沉默,到处流浪,拒绝和我对话,把我当作一个不存在的幻觉。”

  琪亚娜痛苦地捂住自己的头。

  “但是,琪亚娜,你越是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你的状况就越危险。

  你绝对不可以再接触崩坏能了,也不能在战斗中使用女武神的力量……不,是连战斗也不要。

  我的力量正在逐渐衰弱,一时的疏忽就可能导致第二律者苏醒。

  这次还在掌控之中,下一次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照顾’?是监视才对吧?

  这不就是你一直在做的事吗?

  一直以来,你潜伏在我身边,观察着我,最后把我交给了奥托。你忘记自己是怎么出卖我的了吗?!

  你、苏羽还有奥托,操弄了我的人生,玩弄着我的命运,现在还有嘲笑我的无力吗?!”

  琪亚娜愤怒地吼着,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琪亚娜……苏羽他从未想要伤害你……”

  “闭嘴!事到如今,你还想说些什么。从我的脑海中滚出去!”

  琪亚娜蹲在地上,抱着自己脑袋,愤怒地说着。

  符华见状也只能微微叹息。

  ……

  少女很清楚,对符华的愤怒只是宣泄自己对命运的无力罢了。

  她无法怪罪,也从未怪罪那个一直以来像父亲,像哥哥一样照顾自己的男人。

  他不喜欢笑,却总是很容易察觉到周围人的情绪,会去安抚大家。

  他不记得自己的生日,却从未忘记为大家送上生日祝福。

  他每次都说不会再管自己了,却总是在自己惹麻烦后,默默解决这一切。

  他总是装作一副冷漠的样子,却经常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忙活很久。

  少女察觉得到,这并不是虚假的情感,他就像他说的那样。

  他不喜欢说谎。

  ……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苏羽笑着看向这个饿了很久,结果吃东西把自己噎住的少女。

  “好了,没人跟你抢,给。”

  苏羽将橙汁递给了她,琪亚娜也一口将橙汁喝完。

  一切都是那么和谐。

  ……

  “生日快乐,琪亚娜。”

  苏羽穿着略显奇怪的粉色围裙,桌上摆了蛋糕和吐司披萨。

  “诶,苏羽,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啊?!”

  “你学生证上写着,替你整理行李的时候看到的。”

  “谢谢……”

  但他总是忘记自己的生日。

  ……

  “如果有一天,你们的战友因为崩坏能失控……

  你们必须毫不犹豫,结束她的生命。”

  这是姬子老师告诉她的话语,但是面对自己的疑问,苏羽却是这么回答的。

  “如果有一天,我也失去了控制,你会怎么样呢?”

  琪亚娜有些不安地询问姬子。

  但姬子还未回答,苏羽便说。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我也不会对战友出手,琪亚娜,躲在我的身后就行了。”

  ……

  他兑现了他的承诺,那一天,身受重伤的他将生的希望给了自己。

  “琪亚娜……就代替我……活下去吧……”

  他就这么坠入了量子之海,而自己就只能这么看着,什么都做不了,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哥哥……

  ……

  琪亚娜睁开眼睛,苏羽重伤的身影又出现面前。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你已经和奥托合作了,却还要来送死?

  明明你可以活下去的,为什么要救我?”

  琪亚娜流下了眼泪,将枪口指向自己的下巴。

  她才是最该死去的那一个,为什么偏偏离开的会是苏羽。

  …………

  “嘭——”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