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番外篇 希儿的奇妙冒险(终)

番外篇 希儿的奇妙冒险(终)

  都说我被背刺了,那我就给你们整个好活,本来想后面整的,但现在你们这么急,那就让我先急。

  …………

  “梅!”

  苏羽趔趔趄趄地闯进了实验室,哪怕他如今虚弱到比帕朵还弱的级别。

  脸上毫无血色,但他依然狠狠地瞪着梅。

  梅比乌斯在后面疯狂地追,生怕追不上这个混蛋。

  “放了铃!别让我说第二次!”

  凯文挡在了梅的面前,梅比乌斯气喘吁吁地走进了实验室。

  “铃她是律者。”

  梅无奈地说道,约束的惨案之后,他们再也经不起损失了。

  但那群仅剩的蛀虫依然认为苏羽是一个不稳定因素,就因为他将赛琳娜的核心摧毁。

  而同样摧毁了数百把支配之键的千劫,也在上次的惨案中身受重伤,被关入了至深之处由阿波尼亚进行束缚。

  “那又如何!我只知道她是一个无辜的小女孩!是樱的妹妹!而不是什么第十二律者!”

  苏羽的胸膛不断起伏,情绪十分激动。

  梅比乌斯见状连忙给他打上一支镇静剂。

  “你才醒来,心情这么激动,是想直接气死吗?!要死别在这里死,碍我的眼!”

  梅比乌斯嫌弃地看了苏羽一眼,不过还是给他又打了一支营养剂。

  苏羽渐渐平缓心情,随后说道。

  “我要带她走。”

  “恐怕不行。”

  梅博士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控制台上显露一张地图。

  “你的任务,清理对应地点的崩坏兽群,三只审判级崩坏兽带领的崩坏兽群。”

  “别想命令我!”

  苏羽四周的崩坏能开始涌动,梅比乌斯见状不耐烦地说了一声。

  “现在使用人为崩落,你不要命了!还是说你真的想躺在我的实验室内?”m.biqupai.

  凯文手中的天火也开始发出光芒。

  “羽,你还是去吧。帕朵接了他们的委托。”

  梅博士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她也想直接把那群蛀虫清理掉,但这样逐火之蛾的大部分人则会彻底叛逃,人类经不起这种打击了。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苏羽癫狂地笑了起来,对自己的痛恨,对那群蛀虫的愤怒,对命运的无情反抗,此刻化为刺耳的笑声,嘲讽着世间的一切,嘲讽着自己的无力。

  “你们……会后悔的……”

  苏羽的话语充满了无力,他狼狈地走出实验室,落寞的背影深深刺痛着在一旁看完这一切的希儿。

  “樱,对不起……”

  走出门后,苏羽遇见了脸色焦急的樱,无力地道出了话语。

  苏羽就这么走了,一个人来到了至深之处。

  “你来了,羽。”

  阿波尼亚的话语如同春风一般,抚慰着苏羽的心灵,但无济于事。

  “收回你的戒律,这是我的请求。”

  阿波尼亚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愿意相信苏羽。

  “如你所愿,羽。”

  苏羽麻木地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

  “放了千劫。”

  “抱歉。”

  “嘭——”

  地板碎裂。

  阿波尼亚闭上眼睛,充满歉意地说道。

  “抱歉,羽。千劫过于愤怒了,他的怒火会点燃一切,我们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了。”

  …………

  梅比乌斯的实验室,苏羽将数十只审判级崩坏兽的核心吸收殆尽,过量的崩坏能直接让他进入过重超变。

  尖锐的甲胄包裹了全身,衣服如同烂布一般披在身上,独眼面具遮挡了一切。

  一束火光冲天而上,苏羽踏上了征途。

  …………

  破碎的大地上,无数的崩坏兽尸体倒在地上,苏羽左手提着一只崩坏兽的脑袋,右臂空无一物。

  希儿站在炸毛的帕朵身旁,三人吓坏了,黑希儿也被这样的苏羽吓了一跳。

  因为在这之前,苏羽和崩坏兽群战斗时,如同一只野兽一般,哪怕手臂被硬生生地扯断,他也要以最快的速度杀掉这些崩坏兽。

  苏羽丢下崩坏兽的脑袋,看了帕朵一眼,帕朵被这么一看直接炸毛了。

  “羽……羽哥,我是菲利斯啊!……别……别杀我!”

  帕朵害怕地蹲在地上,苏羽用仅剩的左手提起帕朵,飞向逐火之蛾。

  …………

  “我陪着铃……走到了最后一刻……直到最后……她依然是我的妹妹……

  我守住了……身为姐姐的骄傲……”

  少女的眼神逐渐暗淡,她说出了最后的请求。

  “凯文……将我带回故乡吧……”

  苏羽无力地跪倒在地,他看着樱的尸体和站立的凯文。

  戒律只是强化了人们的想法罢了,身在末世,如果还有希望,那还叫末世吗?

  没有戒律,他们依然会因为铃的身份痛下杀手,哪怕铃主动要求被监禁。

  她到最后都相信樱和苏羽可以救她,她到最后都相信人类。

  但……冰冷的子弹穿过了她的身躯。

  苏羽依旧什么都没改变,如果他再快一点,如果他再强一点,樱和铃就不会死……

  对,这一切都是他的错,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羽,樱最后的愿望是回到故乡……”

  这个冷漠的男人此刻语气也变得哽咽。

  “我知道……”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苏羽化作一道血色的光芒飞上来天空。

  “吼吼吼吼——”

  巨龙的怒吼响彻了整个天空,在燃尽的大地上,他向着人类最后的

  城市前去。

  …………

  画面就此结束,整个世界又陷入一片黑暗。

  突然,轻灵的声音传到希儿的耳边。

  “感觉如何?”

  “谁?!”

  黑希儿连忙护住了希儿,但希儿抓住了她的手,摇了摇头。

  她并没有感到恶意。

  一阵白光闪过,靓丽的身影出现在希儿面前。

  “苏羽哥哥!”

  希儿连忙上前,想要抱住她,但黑希儿拦住了她。

  “希儿,看清楚,她不是哥哥大人。”

  希儿仔细看去,果然发现了不对劲。

  眼前的苏羽白色长发垂落至腰间,粉色的裙子让她如同妖精一般美丽,眼中的灰眸蕴含奇异的光彩。

  “呀?好可爱啊,给姐姐抱抱?”

  苏雨一下子就抱住了两个希儿,使劲地用脸贴贴。

  “你干嘛!”

  黑希儿脸红着,使劲推着苏雨,想要把她推开。

  而希儿同样脸红红的,不过并不抗拒,因为很温暖。

  “诶呀呀?真是可爱?”

  苏雨松开了希儿,一脸满足地说道。

  希儿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苏雨将手指抵在她的嘴唇上。

  “别急嘛?我们继续看。”

  …………

  在燃尽的大地上,苏羽和凯文站在樱的墓前,那里矗立着一颗盛开的樱花树。

  苏羽折下一朵双生樱,放在樱的墓前。

  “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人类一定会战胜崩坏!”

  …………

  希儿沉默地看着这一切,心中十分的难受。

  苏雨见状笑了笑,她以前可是老舰伥了,而苏羽这小子,之前装成崩坏意志给他核心,居然还捅自己一刀,还骂自己。

  不行,自己要报复回来。

  苏雨手一挥,画面变成了那个雨夜。

  苏羽跪在地上,怀中是一把断裂的长弓,雨水和他的眼泪混合着掉落在地。

  远处一道火光冲天而上,虽然这是凯文和大家答应,帮忙欺骗苏羽。

  但,这也彻底让苏羽的心死去。

  他彻底陷入癫狂,化为野兽向那个地方冲去,独眼颤动着流下血泪。

  ……

  凯文不发一,沉默地在雨中站立,坚冰冻结了一切,他的内心,他的软弱,他的眼泪。

  “吼吼吼——!”

  一声怒吼伴随着攻击袭来,凯文连忙转身用手中的劫灭格挡,但一只利爪在凯文惊愕的目光下捏碎了劫灭,一股巨力将凯文踢飞。

  伊甸几人也暂时收起了悲痛的心情,戒备地看向那个身影。

  雨水滴落在苏羽身上却被迅速蒸发,面具下部裂开,露出尖锐的牙齿。

  他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烧焦的右手,随后一把扯下放入自己嘴中。

  “咔嚓咔嚓——”

  他们从未想过,苏羽失控时会是什么样,因为有爱莉在,他便是那个守护一切的英桀。

  但,她已经离开了……

  苏羽此刻的状态与正常的人为崩落差别很大,就像一只巨大扭曲的野兽,各种崩坏兽的超变因子此刻在他身上充分体现。

  身后粗壮的尾巴横扫着一切,四只利爪撕扯着自己的身躯,血液流落在地。

  他的嘴里似乎在哭喊着什么,野兽般的头颅也垂落在地,眼泪落在地上。

  “爱……莉………………爱莉……希……雅……”

  苏羽渐渐恢复原样,眼神彻底失去了光彩,他闭上了眼睛,一把长刀出现在他的手中,狠狠的刺下……

  ……

  希儿看着画面中被凯文冻住的苏羽,她似乎理解了为什么最开始和苏羽哥哥相遇时,他眼中的悲痛与无力。

  为什么他的笑容总是那么痛苦。

  为什么他袖口总是绣有一朵鸢尾花。

  为什么他特别喜欢粉色,为什么他总是那么照顾孤儿院的大家。

  苏雨看着两个希儿悲伤的样子,笑容不自觉地勾起,不过很快消失。

  “淦!忘了老娘当年也这么惨了!”

  希儿听见苏雨的话,回头望了过来。

  “咳咳,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可以叫我苏雨,不过我更喜欢你们叫我姐姐,毕竟我是另一个世界的苏羽。”

  “苏雨…姐姐。”

  希儿失魂落魄地叫了一声,这一切让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好了好了,别这个样子,反正都是五万年前的事了,我送你们出去。”

  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时,苏雨一把将两人从世界泡丢了出去,正巧落在正啃着崩坏兽的凯文面前。

  凯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起了崩坏兽,冷漠地看着这个身上有着苏羽气息的女孩。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见凯文出糗,苏雨不顾形象地笑了起来,不过一下子又捂住胸口。

  “嘶,好痛好痛,这小子下手这么狠!本来就没几年活了,还这么整我,嘶,好痛啊。”

  苏雨这时也感受到了苏羽的气息,划着小船去捞苏羽了。

  “哼哼哼?把最后的核心给他,就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当了几万年的崩坏意志,脑袋都要炸了,要不是为了这个世界和复活大家,我才不会当这个崩坏意志呢!

  工作推给那个17号,自己摸鱼去?嘶,好像几万年都是这样,说起来也不是很累?

  算了,反正要死的人了,别考虑这么多?之后的事情交个那个臭小子就行?

  毕竟是我嘛~

  哼哼哼?”

  …………

  他未曾知道,她为他付出了多少……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