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57章 各自的选择

第57章 各自的选择

  “看着这里,又不禁想起那几个老朋友的名字。

  爱迪生……普朗克……”

  此时的幽兰黛尔正身着蓝白色的弑神装甲,半跪在几座墓碑之前。

  手捧一束无暇的白花,轻轻献上。

  “不过现在不是怀旧的时候了,我们都还有着重要的使命。”

  幽兰黛尔缓缓起身,看向一旁的丽塔。

  “走吧,丽塔。

  我们一起去阻击叛变的极东支部。”

  “是,幽兰黛尔大人。”

  丽塔微微一笑,双手交叠在腹部。

  ……

  另一边,姬子正在运输舰的甲板上清理着不断袭来的崩坏兽。

  可是,随着天空中一阵怒吼,贝纳勒斯裹挟着闪电,来到甲板之上。

  “额唔!”

  突然的袭击加上猛烈的气浪,姬子直接被掀翻出去,将大刀插在甲板上划出了一道深壑。

  正当贝纳勒斯想要进行补刀时,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金色的身影。

  “那是……”

  姬子支撑起身子,有些疑惑地看向天空。

  “让我来引开她吧!”

  符华身上的装甲闪过金色的光芒,面甲覆盖面部。

  贝纳勒斯回过头怒吼一声,她认出了这个多年前伤害女王的人。

  于是她扇动翅膀,向天空中的符华追去。

  “姬子,小心!四周还有崩坏兽涌现。”

  德莉莎的声音略显急促。

  “真是的,一刻也不能停歇啊!”

  姬子扛起刀,笑着看向袭来的崩坏兽群。

  那些崩坏兽却突然被切割开来,变成崩坏能消散,而远处的崩坏兽群也被各种炮弹覆盖。

  “姬子老师!我们来了!”

  温蒂身后展开青色的羽翼,手中拿着苏羽送给她的那把精致的长弓。

  而她的身后,改造完成的休伯利安正向她们驶来。

  数台逆熵的机甲也降落在甲板之上。

  “感谢你提供的坐标,德丽莎女士,看来正好赶上呢。”

  听见这熟悉的冷淡声音,一直愁眉不展的德丽莎也不免松了一口气。

  “终于来了!你也太磨蹭了,爱因斯坦!”

  “天命总部的防御非常严密。好在我们幸运地在蛋壳上找到一个大洞。

  而且,我们在月光王座的改造上遇到一点困难……”

  “困难?不应该啊?之前的改造是由苏羽担任的。”

  德丽莎有些疑惑地说道,以苏羽的能力,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

  “谁知道呢?那个讨厌鬼说不定是奥托的人,你看现在不也没看见他的影子吗?!”

  一个有些暴躁的声音传来,正是我们的龙虾……咳咳,特斯拉博士。

  温蒂几人听见这个声音,眉头微蹙,随后开口道。

  “苏羽不是这样的人!”

  “布洛妮娅也相信苏羽哥哥,他一定不会和奥托是一伙的!”

  布洛妮娅异常坚定地说道。

  而后,芽衣也站了出来。

  “我相信苏羽!”

  姬子见气氛有些微妙,赶忙调节气氛。

  “好了好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去营救琪亚娜,虽然我也相信苏羽,但他的事等之后再说。”

  “呵,恐怕我们避免不了。”

  特斯拉的语气有些嘲讽。

  “鸡窝头,你来给她们说,免得我来帮她们,反而被诬陷。”

  “特斯拉博士……

  特斯拉博士确实没有说错,月光王座被动过手脚。它被加上了某种限制,至少在短时间内,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发射主炮,剥离律者的能量。

  而且……”

  “而且这个主炮的能量还被限制,威力大大减少,还只有一次的机会,我们连调试的机会都没有!”

  爱因斯坦还没说完,便被急性子的特斯拉打断了,看样子,她还在为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这一次,反而是极东支部的各位沉默了。

  因为她们知道,以苏羽的能量,完全可以做到这种事,而且也只有他有机会,完成这些事。

  见几人沉默不语,绯玉丸突然从八重樱怀里飞出。

  “大姐,你们难道在怀疑羽哥哥吗?”

  她的语气有些伤心,八重樱无法回答她的问题。

  见自己的大姐没有回答问题,绯玉丸更加激动了。

  “羽哥哥……羽哥哥……他最讨厌同伴之间互相怀疑了!明明……明明我们只要找到他问清楚不就好了吗?为什么同伴之间要互相猜忌呢!”

  绯玉丸的声音传进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一时间,四周一片寂静。

  “同伴……我还真是,被一个小吉祥物教育了啊。”

  姬子无奈地摇摇头,随后眼神无比坚定。

  “没错,我们是同伴!只要找到苏羽问清一切就好了!如果真是他做的……

  那我们就揍他一顿!”

  听见姬子的话,德丽莎也笑了。

  “没错,我们是同伴!找到苏羽,问清一切!”

  温蒂几人眼神又重新变得坚定,虽然心里仍有疑问,但姬子和德丽莎说的没错。

  我们……是同伴啊!

  不过,在远处观望着这一切的苏羽,脸色复杂。

  随后转身离开。

  “对不起……但,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

  就在这边短暂陷入信任危机时,符华在幽兰黛尔带领的女武神部队的支援下,击败了贝纳勒斯。

  正当符华想要施展最后一击时,第二律者出现了。

  显然,不在巅峰期而且身上还有各种伤势的符华,根本打不过融合了静谧宝石,完全觉醒的空之律者。

  空之律者就这么掐着符华的脖子,试图给予她最后一击。

  不过,这时奥托突然出现,脸上依旧是戏谑的笑容,鼓动着双手。

  “真是一场精彩的战斗,不愧是崩坏的女王,你的身姿,无论何时都是如此耀眼。”

  “……你,我认得你。”

  空之律者看向奥托,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你就是将我唤醒的人,觊觎神之力的,可悲的人类。”

  “呵呵呵……”

  奥托发出了笑声,不知是在嘲笑着空之律者,还是在自嘲。

  “能被你记住,是我的荣幸。

  那么,作为赐予你第二次生命的回礼,能否请你对她手下留情呢?”

  奥托摊开手掌,指向律者手中的人质。同时一股猩红的液体从他身上逸散而出,血一般的流体以螺旋的轨迹沿着奥托的手臂向上蔓延,最终汇集成了尖锐的锥刺。

  “她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那些血锥让律者本能上感到不适,那是一种似曾相识,却又是似似而非的物质。

  “哼……她不值得我动手。既然你想要的话,就留给你吧。”

  女王,这一次没有选择开战。(怂了就直说)

  “不愧是造成了人类史上最大灾害(现文明),第二次崩坏的空之律者。

  不仅拥有与神相媲美的力量,这份纵观全局的远见,也着实了得。”

  “哼,无聊的恭维。”

  空之律者不屑地看向奥托,打开传送门离开了。

  奥托走向符华,低头看向她。

  “啊……真是狼狈。上次见你受如此重的伤,还是五百年前在天穹峰的时候吧?”.biqupai.

  符华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奥托。

  “总而之,我还是先帮你治疗吧,也算是祝贺实验第一阶段的圆满结束。”

  “为什么……”

  “嗯,还能说话吗?”

  “为什么……要放她离开……”

  符华艰难地开口道。

  “你难道不知道,她的目标是……”

  “是德丽莎,我知道。恐怕过不了多久,她们就会被追上吧。

  毕竟我可是让不灭之刃小队前去阻拦极东支部。

  这次不会再有别人搅局了。”

  奥托如此平静,随后他又说道。

  “你一定在期待苏羽会去救她们吧,抱歉。

  和你一样根本不在巅峰状态的苏羽,他妨碍了我的计划,我会彻底将他杀死。

  不过你不一样,你是我的朋友。”

  奥托转过身子。

  “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对你来说肯定是一个好消息——k423还没有死,而且,我需要她活下去。”

  “现在,在那具身体里,寄宿着两个意识。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局,到现在为止,我们称为第一阶段。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实验。

  k423的意识因为律者的觉醒陷入了沉睡,但她并没有消失。

  但反过来,如果k423的意识战胜的空之律者的意识,会发生什么呢?”

  奥托回头,低下身看向符华,随后缓缓地说道。

  “答案是,一个拥有律者力量的‘人类’。

  就跟苏羽造成的第三律者和第四律者一样。

  当然,要让k423的意识战胜律者意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难道说!?”

  符华不可置信地看向奥托,她根本没想到这个男人会是这么地疯狂。

  “没错,那就是‘感情’。感情将会创造奇迹。

  迄今为止,陪伴k423最久的人便是苏羽,他就像一个父亲,一个哥哥,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k423。

  他们之间已经建立了无法斩断的‘纽带’。”

  “你!”

  符华愤怒地看向奥托,但这依旧阻止不了他疯狂的计划。

  “试想一下,身受重伤的苏羽,他是会独自苟活,还是将生的机会留给k423。

  我想你知道答案,毕竟,他是那么在乎同伴。

  那些幸福温暖的回忆,将化作k423的力量,去撕裂不知爱为何物的律者之心。”

  “你不可能完成你的计划!苏羽是不会……”

  “不会被我打败?你太不了解苏羽了,也根本不明白同伴在他心里代表什么。”

  奥托冷漠地看向符华。

  “前文明似乎还没有弑神之枪吧,我的朋友。

  原本就残破不堪的身体,被黑渊这把神之键击中会发生什么呢?

  诚然,如果他在受伤的情况下离开,他完全可以找一个地方慢慢恢复,但,k423还在等他。

  我的朋友,你觉得这个计划如何?”

  “呵呵……哈哈哈哈……”

  符华发出了凄凉的笑声,她将自己的战友推向了深渊,如果不是她留在天命,苏羽不可能会成为女武神。

  (符华认为的,当然苏羽也确实会因为这种事加入天命,如果没有办法救英桀们的话)

  “我的朋友,我现在认真问你。你的行为已经超出我的控制,所以我选择告诉你一切,即使如此,你还要反抗我吗?

  你还是要阻止我吗?”

  笑声停止了,随后似乎是用尽了力气,她用最后的声音回答道。

  “朋友?你的话语里没有一丝良知……只有深不见底的自私和谎……

  践踏他人的感情,玩弄他人的命运……

  你甚至都没有一刻……觉得自己是个恶人……

  奥托.阿波卡利斯……你让我打从心底里……感到可悲……和憎恶……”

  雷鸣闪过天际,黑暗遮蔽了天空。

  也同时遮蔽了奥托.阿波卡利斯的面容。

  金色的光芒凝聚于他的右手,拟态天火圣裁出现在他的手中。

  枪口缓缓对准那个倒在地上的人。

  “赤鸢仙人……我没有说谎……”

  (名场面,本来这点可以跳过的,但是为了迫害符华,专门写的)

  “砰——!”

  “正是因为我和他清楚,我们是十恶不赦的恶人。

  正是因为相同的目标,我们才会甘愿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闪电照亮了天命港口,奥托缓缓抬起头。

  他的身后,一道金色的火焰从天而降,巨量的烟尘弥漫开来。

  “属于我们的愚戏,此刻上演了!”

  ……

  ——因为想不出小剧场而凑数的小剧场——

  “爱莉,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

  “嗯哼~可以哦,只要是芽衣想知道的事情,我都会告诉你的~”

  爱莉贴近身子,拉着了芽衣的手,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芽衣无奈地抽出了手,随后退后半步。

  “哇~芽衣,你这么做可真伤我的心。我会哭的哦~”

  芽衣深吸一口气,随后面无表情地盯着爱莉。

  爱莉也这么直勾勾地看向她。

  最终还是芽衣败下阵来,红着脸将头转向一边。

  “咳咳。”

  芽衣轻咳一声,缓解自己的尴尬。

  “我想知道,为什么苏羽……哦,不。

  是羽会排在英桀的最后一位,而且为什么他的刻印会叫虚妄,而且我看不清刻印的形状。”

  “嗯哼~”

  爱莉笑了笑,随后看向芽衣的头顶。

  芽衣顺着她的目光向上,随后想到了些什么,后退了几步,但还是妥协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爱莉得到她想要的东西后,告诉了她答案。

  “羽这家伙啊,一打起架来总是想着自己一个人消灭敌人,大家就不会受伤了~

  要不然就是自己帮别人挡伤害,每次说他,他就拿自己自愈快来解释。

  拍在最后一位,当然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他啊!”

  “保护他?”

  芽衣觉得爱莉在忽悠自己,狐疑地看向她。

  “别这样看着我嘛~你别看羽科研方面和亲爱的梅比乌斯一样优秀,艺术上面和我的好伊甸一样完美。

  但他其实是一个比较敏感,有些呆呆的腼腆男孩~”

  “确实。”

  芽衣点点头,在某方面,苏羽确实比较呆,而且经常只顾他人,不顾自己。

  “所以啊~把他排在最后一位,这样就可以骗他说

  ‘你看,逐火英桀第一位都还没出手,你这么着急,会破坏气氛的’。”

  爱莉看着芽衣眨了眨眼睛,芽衣则是十分无语地看向爱莉。

  “是不是他有些时候依然会不顾自己呢?”

  “额,偶尔还是有效的。”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因为你劝的他?他没办法拒绝呢?”

  这回轮到爱莉沉默了,芽衣罕见地扳回一局。

  “那他的刻印呢?”

  “嘿嘿,刻印的含义他以后会告诉你的哦~

  至于作用嘛~和我的刻印一样,都是最实用的,而且不同的人会看见不同的图案,芽衣以后一定会看到自己的图案的~”

  爱莉鼓励道。

  “那他的图案呢?”

  “他的图案~是逐火之蛾哟~”

  …………

  因为逐火之蛾,是大家共同的“家”……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