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53章 痛,太痛了,我的爱莉…

第53章 痛,太痛了,我的爱莉…

  西伯利亚雪原上,琪亚娜遥望着远处的高塔。

  这一切都是那么陌生,但为何又是这么熟悉。

  “喂!喂!有人吗?可恶,通讯器也没有信号。

  怎么进来了以后是这么个鬼地方。

  明明跟在苏羽身后,结果苏羽也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琪亚娜也不顾冰雪的寒冷,一屁股坐了下来,准备开始摆烂。

  “能看到的就只有那座高塔,算了,就先到那边看看吧。”

  琪亚娜一下子蹦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雪,慢悠悠地向远处走去。

  ……

  不知在雪地上走了多久,一路上留下的脚印也渐渐被一层落下的薄雪覆盖。

  “诶呀~”

  琪亚娜突然仰天,长长地叹了一声。

  “也不知道在雪地里已经走了多久了,有点寂寞呢。”

  说完琪亚娜又突然楞了一下。

  “啊!真是奇怪,我竟然也会感到寂寞。

  明明在臭老爸失踪以后,一个人孤零零地过了那么久,要不是苏羽带来了他的信,我都不知道他还活着没有。

  苏羽~我饿了。

  芽衣,我饿了……”

  琪亚娜无助地在雪原上哀嚎着。

  “好像在见到大家啊!!!”

  声音在雪原上回响,然而却无人回应,想到此处,琪亚娜更加寂寞了。

  与此同时,苏羽也渐渐解开了羽渡尘的限制。

  ……

  在不知过了多久,琪亚娜又迷路的情况下,她突然注意到,通讯器似乎有了信号。

  “诶?通讯器有信号了。”

  “阻止目标失败,我在和目标的战斗中受伤了,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通讯器中传出了熟悉的声音,似乎是德丽莎,不过听声音,她的处境似乎有些不妙。

  “在战斗之后,目标向巴比伦实验室前进了,请其余女武神部队赶往目标地点。”

  “通讯来源的地点就在这附近,我必须赶快过去。”

  就在琪亚娜想要赶往目标地点时,周围的场景突然一阵变化,琪亚娜出现在了德丽莎面前。

  眼前的德丽莎显然情况不太好,跪坐在雪地上,身边是快要冻结的血液,自己也失去了左臂。

  “可恶,大意了。

  没想到第二律者已经拥有了这么强的力量,必须赶快完成肢体再生……必须……在爷爷出动她之前,消灭第二律者。”

  “德丽莎,你怎么受伤了?”

  琪亚娜赶忙扶起了德丽莎,而德丽莎也注意到了眼前这个和塞西莉亚很像的女孩子。

  “你……你是谁?”

  “诶?我是你的侄女琪亚娜啊!怎么不认识我了?”

  显然草履虫就是草履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只是投影。

  “呵呵?第二律者,竟然想假扮成我的侄女吗?琪亚娜明明才一岁!受死吧!”

  德丽莎身后地犹大开始展开,琪亚娜也摆出来卡斯兰娜枪斗术的架势,但她那枪斗术属于是半吊子的水平。

  就算苏羽再教她,琪亚娜也学不会。

  躲在暗处的苏羽可没有时间看琪亚娜继续犯蠢,他直接动用了侵蚀之键修改了这串数据。

  “这样就是极限了吗?不对……第二律者已经……开始了吗?”

  苏羽看着远处突然放下犹大开始思索的德丽莎,还想更进一步时,奥托的通讯传来。

  “我的朋友,‘蛇’已经到位了,月骑士也已经准备好了,这场大戏即将上演。”

  “如果你再故意用那种奇怪的翻译腔跟我说话,我不介意用我的靴子狠狠地踢你的屁股!”

  “咳咳,开玩笑的,我的朋友。

  毕竟这说不定是最后几次……”

  奥托的声音停顿了一下。m.biqupai.

  “和你这么开玩笑了。”

  苏羽也短暂沉默了一下,以他们两人的计划,只是能把那个ai引到面前来,随后干掉她。

  哪怕只是一个ai,那也是以梅比乌斯为原型创造的。

  以苏羽对梅比乌斯“品”……人品的了解,她一定会给自己整发狠的。

  特制的弑神之枪、黑渊,以及那发狠的,苏羽还真有点慌。

  但,他不能退缩。

  不仅是为了自己的计划,更是为了琪亚娜她们。

  可控的律者,可不只是奥托想要的……

  “怎么了?我的朋友,难道你害怕了。

  我们可以尝试其他……”

  “不……”

  或许别人可能认为奥托轻佻的语气是在嘲讽,但苏羽知道。

  奥托,是认真的。

  这个男人愿意为自己,改变部分计划。或许这就是魔怔人的心心相惜吧。

  “计划继续吧,我马上抵达总部。”

  苏羽嘴角勾起,露出有些欠揍的表情。

  “倒是你?准备好了吗?”

  奥托听见苏羽的回复,看了一眼屏幕上正和德丽莎讨论自己是不是齐格飞私生女的琪亚娜,肆意地笑着。

  “当然我的朋友,我已经等了500年了。”

  ……

  (征集一下意见,如果不想看这段剧情,就直接写向天举起叛逆之剑。

  如果想看,我就写一点。)

  ——不正经的番外——

  黄昏街外,苏羽身着一身风衣,正站在路灯旁等待着某个人。

  由于第六律者自己造成了数十万人死去,逐火之蛾软禁了他,当然这其中也有不想给梅比乌斯添麻烦的缘故,毕竟自己的手术是她做的。

  更何况,那群蠢货宁愿让澳洲被卑弥呼所化身的第七律者烧得干干净净,也不愿让自己出击。

  最后没办法,还是让凯文临时做的手术,成为了融合战士。

  至于为什么会到黄昏街,因为他终于找到了那个杂碎的踪迹(忘了的,番外篇—深罪之羽),而逐火之蛾恰好让毒蛹的成员前来肃清崩坏病感染源,就当戴罪立功了。

  “来了。”

  苏羽抬起头,看向那道粉色的倩影。

  “我记得,你是毒蛹的樱。”

  樱摘下了面具,看向这个被她刺杀了数次,受伤最严重是自己崴到脚的男人,心情十分复杂。

  “怎么?不愿意和我搭档?我又不是那种记仇的人,都是那群愚蠢的上级下的命令,我不会迁怒于你。”

  苏羽扔给她一个樱花吊坠。

  “这是?”

  “送你妹妹的玩具,嘶,别拔刀嘛,先不说你打不打得过我,就算你打得过我,你觉得你的妹妹还可以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姐姐吗?”

  苏羽两根手指夹住了直指自己额头的刀刃。

  樱深吸一口气,随后将刀收回。

  “是在下唐突了,抱歉。

  还请羽先生不要将恩怨到牵扯我的妹妹身上。”

  樱十分诚恳地鞠了一个躬,

  正是因为刺杀了这个男人上百次,她才知道苏羽的恐怖。

  “说什么呢?我像是那种对小孩子出手的人吗?我只是羡慕你有一个妹妹而已,那个吊坠是我自己做的,要是实在信不过我,扔了吧。”

  作为一个杀手,观察是她十分擅长的事情,在说到羡慕自己有妹妹时,樱清楚地看见了他眼底的落寞。

  “抱歉,我无意怀疑你,只是……”

  樱收下了吊坠,整理了一下语。

  “毕竟羽先生,你之前工作的地方,风评不太好。”

  樱说话还是含蓄了,梅比乌斯的实验室已经不能算是风评不好了,那地方就差被取缔了。

  虽然博士本人很好,除了爱做一些奇怪的实验,可是她从来没有强迫过别人。

  为什么逐火之蛾的人都不喜欢梅比乌斯呢?当然,目前除了爱莉和苏羽。

  “算了,我也不指望你相信我。喏,这个人归我,其他的随你。”

  苏羽递给了樱一张照片。

  樱看了一眼后,有些犹豫。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我不是那种一板一眼的人。”

  苏羽有些无奈。

  “是在下唐突了,虽然不合规矩,但我想知道,这个男人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

  “那倒没有,一个人渣卖了自己女儿,我看不惯而已。”

  苏羽又看向樱腰间的佩刀,有些疑惑。

  “你执行任务就带一把刀?”

  樱这时也反应了过来,自己似乎被顺了东西?

  樱的脸上露出些许的不自然,但出于杀手的职业素养,很快平复了。

  正当樱想开口解释时,苏羽一把长刀直接扔了出去,将一个人影钉在了墙上。

  “哇哇哇!别杀我!别杀我!我把钱都给你,还有我的宝藏!别杀我啊!!!”

  似乎是一个少女,樱紧跟着苏羽的步伐走上去。

  只见一个身着夜行衣,头上带着一个猫猫兜帽的少女,因为衣服被顶在了墙上,在闭着眼睛疯狂求饶。

  苏羽看了看她的样子,又看了看她身上挂着的装备,问道。

  “你的?”

  “是。”

  樱无奈地回答道。

  “喂,把眼睛睁开!”苏羽故意装作恶狠狠地样子吼道。

  “哇哇!别这样啊!老板,我不敢啊!”

  “为什么不敢?”

  “老板!道上的规矩我都懂,看见了您的脸,会死的!就放我一条小命吧!我最怕死了!”

  得了,这个怂样,就是帕朵没跑了。

  “她偷走了我的装备,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还是杀了她吧。”

  樱说着就开始拔刀,不过被苏羽阻止了。

  苏羽走到她面前,揭下她的兜帽。

  “不想死就睁开眼睛,看着我!”

  帕朵立马照做,直直地看着苏羽,一点不敢违背。

  “晚上不太平,好好待在这里。这个给你。”

  苏羽扔给了帕朵一枚自己的徽章。

  “混不下去了去逐火之蛾,把这个给他们看。”

  说完便转身离去,樱也跟着离开。

  正当帕朵松了一口气,准备拔出刀自救的时候,苏羽又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哇哇!老板别杀我啊!”

  帕朵又被吓着了,苏羽则是十分无奈,他将自己的风衣盖在了帕朵身上,毕竟晚上挺冷的。

  至于放下来,开玩笑,偷东西自然要有点惩罚,挂着吧……

  ……

  黄昏街的疗养院,忙碌了一天的千师傅准备睡觉,却突然闻到一股血腥味。

  那是那群人的房间,千劫马上冲了进去,只见房间内的所有人都已经失去了生息。

  一刀洞穿心脏,甚至连声音都不曾发出。

  怒火一下子点燃了千劫,他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群人死去自己会这么愤怒,他只知道。

  这个长着粉驴耳朵的女人,该死!

  樱也注意到闯入的千劫,几乎是在瞬间,樱来到千劫面前,一刀洞穿了他的心脏。

  千劫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樱仿佛完成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收起了刀。

  “解决了?”

  樱看向从病房里出来的苏羽。

  “嗯,他快死了,我给他吊了一口气,然后让崩坏能结晶充满了他的身体,他会在24小时后死去,这期间他会忍受非人的痛苦。”

  苏羽一脸平静地说出了十分可怕的事情,但樱觉得并无不妥。

  本身自己就是一个姐姐,对于人贩子肯定深恶痛绝,更何况他卖的是自己女儿,死不足惜。

  “走吧,和羽先生合作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樱话还没说完,便被苏羽推到了一旁,樱定神看去。

  先前被自己杀掉的面具男人正怒吼着挥动着拳头,而苏羽则是一脸思索地轻松应对着。

  “你们两个混蛋!给我死……”

  话还没说完,苏羽一把抓住千劫的头砸在了地上。

  随着一个深坑的出现,千劫昏了过去。

  “疗养院要有个修女,将她带回去。”

  说完便扛着千劫回到了逐火之蛾。

  ……

  “哇,千劫这就是你跟羽他们认识的经过吗?”

  爱莉眼神闪烁,十分兴奋地说道。

  “你是在挑衅我吗?”

  即使是隔着面具也能感受到千劫的愤怒。

  “没有啦,我只是对你一直挑战他的原因很好奇呢~没想到是因为这样,你现在还恨羽和樱吗?”

  “恨?呵呵呵,那群人都感染了崩坏病,就算不杀了他们,他们也只是会在痛苦中死去而已,我只是恨自己的懦弱而已!”

  千劫转过身去,说道。

  “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了,爱莉希雅。在我生气之前,请你滚开!”

  注意到千劫摸了摸自己的右肩,那是苏羽给他的圣痕所在位置。(苏羽的圣痕解决了千劫的认知障碍,所以只有你不贴脸嘲讽,还是可以交流的)

  爱莉装作一副十分失望的样子说道。

  “好吧~_~那羽做的杏仁豆腐,我带走了咯~”

  “喂!”

  “嗯哼~”

  “东西留下!”

  …………

  作者小感今天过完剧情,第一反应是感动,随后便是庆幸。

  的,幸好改了设定,我还可以圆回来。

  话说,英桀们刻印生效的那一段,我给苏羽的台词是。

  以此虚妄为舟,载你抵达真我之岸。

  咋样,有什么想法可以交流一下。

  看我剧情,我更想让苏羽难受了,我觉得了,要让英桀羽走得特别艺术。

  奥特炸弹的想法坚定了!最后打侵蚀的时候,说不定我会让现实的苏羽帮一把。

  让他亲手炸了乐土咋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