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卷末整活(涉嫌剧透)

卷末整活(涉嫌剧透)

  “咳咳,大家都看过来啊!

  我,伟大的识之律者女士,今天就为你们采访一下苏羽这个人。”

  不知在干什么的识之律者一脸惬意地哼着歌。

  苏羽在一旁无语地看着她,即使隔着面具也能感受到他的无语。

  “你……在和谁说话?”

  面具下的苏羽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不知道小识是不是被亲妈诈骗刺激到了,突然开始整起了活。

  “嗯咳咳,好的,前台记者识之律者为你采访关于我们的主角苏羽的故事。”

  识之律者一本正经地举着不存在的话筒,直接怼在了苏羽的面前。

  苏羽只能无奈地发出叹息。

  “那么,第一个问题,苏羽先生,关于你的第二人格是怎么回事呢?”

  小识好奇的看向苏羽,虽然只能看到一张奇怪的面具。

  面具整体呈现白色,一朵水晶花缠绕着紫色镀金的鸢尾花图案覆盖在面具中央。

  听见问题的苏羽叹了一口气,既然孩子想玩,当大人的不得陪孩子玩啊?

  “小时候过得不好,自我保护形成了第二人格,他承载我的负面记忆,如果不是他,我估计早就成为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了。”

  苏羽的手拂过面具的左眼处。

  “原来是这样啊。”

  识之律者点了点头,又开口道。

  “那么,苏羽先生,你左手处的圣痕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嘛?”苏羽轻抚左手。

  “这个同样是他送给我的礼物,来到这个世界的我,起初并没有自保能力,他为了保护我才带给我圣痕。

  至于圣痕的形状,他……也想看看这个世界吧!”

  “有点感伤呢,苏羽先生。”识之律者有些伤感,不过依旧充当着“记者”。

  “那么,平行世界的你又是怎么回事呢?她居然是个女孩耶~”

  识之律者有些揶揄地看向苏羽。

  “她呀,女孩不太适合形容她。毕竟她一个人孤独地在量子之海不知道待了多少年,就为了见证‘苏羽’能否成功。

  可……结果……,就只剩下我们两个苏羽了,现在也只剩下我自己了。”

  苏羽低下了头,右手放在胸膛,这里是她的赠礼,另一个世界的终焉。

  “嗯,苏羽先生,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有些时候你是否太过于善良呢?毕竟比如对你出手的渡鸦,你没对她出手。

  背叛世界蛇的夜枭和冰之律者,你在杀死他们前,也为他们构建了幻梦。

  还有由乃,尤其是我,识之律者。如果不是你替我承受了崩坏的侵蚀,我总有一天会发狂消失,我得谢谢你。”

  小识拿出了一块大白兔奶糖,这还是苏羽之前给她的,不过苏羽依然接过了糖,撕开包装,放在了嘴里。

  “善良吗?我可不算善良,我设计了琪亚娜她们的成长,利用她们达到目的,我和奥托一样,都是罪大恶极的恶人,我们都没有资格去面对她们。”

  “这样啊,看来苏羽先生你对自己的认知有些问题哦。”小识轻轻敲了敲苏羽的面具,也许只有她才敢这么做吧。

  “怎么说?”

  “你看,你救了温蒂和姬子这两个注定会逝去的角色,承受律者觉醒的骂名,为她们扛下一切,也许你并不是什么恶人哦!”

  “我只不过是做了我觉得应该做的,这些也只是为了我的计划而已。”

  苏羽仍旧在嘴硬。

  “库呼呼,嘴真硬呢,比老古董的胸前还硬。”

  苏羽直接给了小识一个脑瓜崩。

  “没礼貌,你似乎忘了你和她一样。”

  小识突然反应过来,残念地看向自己胸前,随后委屈巴巴地看向苏羽。

  “你看,明明可以直接

  拿走她们的律者核心,你却非要选择复制权能这种降低成功率的事情。

  本来你就不确定终焉加上律者核心可不可以救他们回来,现在复制权能,说不定还要搭上你自己。”

  “换一个话题吧……”

  苏羽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讨论,有些事情,他自己知道就行了。

  “哼╯^╰”

  小识显然生气了,直接双手环抱,坐在地上,一副哄不好的样子。

  苏羽嘴角抽了抽,最终还是向小识妥协了。

  “起来吧,之后带你去吼姆乐园玩。”

  “好耶!”小识听见苏羽的妥协一下子兴奋地跳了起来,不愧是小孩子啊。

  “那我们继续。”

  “嗯。”

  “苏羽先生,为什么你非要复活爱莉,复活英桀们呢?”小识突然问出了有些沉重的话题。

  苏羽面具下的双眼就这么看着她,最终看向天空,一切化为了一声叹息。

  “他们是我的同伴,战友,是我珍视之人,为了他们我可以付出一切,哪怕自己的生命!”

  苏羽的话语无比坚定,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那一天,是她救了我,也是在那一天,我在异世界第一次感受到被关怀的感觉。

  那道倩影也是在那一天进入我的内心,既然她爱着所有人,我便点亮自己,照亮他们回家的路。”

  就在苏羽的话落下之后,支配剧场的另一边,天空被烈焰燃烧,琪亚娜身着白色战甲,生活如同火焰的披风上镌刻着鸢尾花的图案。

  她拿着大剑劈开了千人律者的攻击,将剑举过头顶,众人的力量汇集在此处。

  “这就是我们回家的路!”

  “哇,好帅啊!”小识看着这一幕,眼中放出了光芒。

  “那把剑上可是有你的力量,而且还是被华骗过去的,你不生气?”

  苏羽站起身,看着这一幕,面具下的嘴角勾起。

  “一码归一码,这个千人律者嘴太臭了,居然嘲讽老古董,她不知道老古董只能我欺负吗?!好歹琪亚娜学了太虚剑气也算我半个徒弟,她帮我教训那个嘴臭律者我还是挺高兴。

  不过我才不会原谅老古董,她居然敢骗我!”

  小识气鼓鼓地说着,老古董居然敢骗她,太过分了。

  “别生气啦,吃个雪糕,在这里等我,我去给那个嘴臭律者讲讲掏心窝子的话。”

  苏羽给了小识一根雪糕,眼神冷冽地看向千人律者。

  小识默默地接过了雪糕,不发一。开玩笑,谁敢在这时候惹他啊!

  那个千人律者当着琪亚娜的面说苏羽死了不说,居然还说爱莉的坏话,然后还被苏羽听见了。

  拜托,作死也不是这么作的啊!要知道,苏羽在逐火之蛾的时候就很记仇了,就是因为之前被崩坏兽捅穿了,所以当他成为融合战士后,每次执行任务都要烤几只那种崩坏兽吃。

  苏羽没当场拆掉支配剧场都是为了后面的计划很好地克制住了,拦着他去找千人律者的麻烦不是找死吗?!

  小识咬了一口雪糕,看向千人律者,默默地叹口气。

  “可怜的小家伙啊,学什么不好,非得学喷子。”

  小识坐在剧场边缘晃荡着双腿,突然看向某个地方。

  “看什么看,没见过伟大的识之律者女士吗?!

  什么?关于苏羽的采访?没了,你要是觉得打的赢他能自己去,我可不想找不痛快。.biqupai.

  哼╯^╰,没啦!”

  小识一口咬掉大半块雪糕,恶狠狠地盯着某个方向,苏羽把侵蚀之键送给乐土的记忆体羽了,不能打游戏本来就很无聊,这群读者还要自己去采访心情不好的苏羽。

  “啊啊,好气哦!老古董,苏羽!”

  小识使劲咬着雪糕,就连木棍都咬断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