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40章 贫弱的标题娘想要逃跑,被作者拖回去了

第40章 贫弱的标题娘想要逃跑,被作者拖回去了

  “哈——!”

  琪亚娜突然惊醒,一把抓过床单盖在自己身上。

  一旁的玛基博士就这么看着她,一脸慈祥。

  “醒了吗?小女孩。”

  琪亚娜缓缓起身,想要走到玛基博士那里,却突然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放心吧小姑娘,这种无力的感觉只是暂时的。”

  玛基博士起身,向琪亚娜展示了手中空掉的试管。

  “我给你注射了一种药剂,可以中和你体内的崩坏能,修补被崩坏能损失的身体组织。

  只要持续注射这种药剂,就能清除你体内的崩坏能,把你变成普通的少女。”

  不得不承认,玛基博士这种药剂确实很神奇,毕竟前文明梅比乌斯和苏羽都没开发出这种药剂。

  琪亚娜一听玛基博士这话,一下子就慌了。

  “中和崩坏能…变回普通的少女!?可是,这样不就不能和崩坏战斗了吗!?”

  “和崩坏战斗?!”

  玛基博士一下子就变得十分愤怒。

  “为什么要你们这些无辜少女去和崩坏战斗?!

  我听从奥托的命令40多年,将无数无辜少女改造成女武神。如果不是苏羽开发的新一代人工圣痕,她们的结局不是死在战场上就是被崩坏侵蚀!

  她们一个一个地牺牲,就连我的孙女都死在了我的面前!”

  (注早期奥托不相信苏羽,双开计划,试图将静谧宝石融入女武神体内,后面被苏羽发现后制止,而玛基博士的孙女十分不幸,恰好是最后一次实验。)

  玛基博士十分激动地捏住了试管。

  “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罪恶!

  所以我开发了这种药剂,并偷走了宝石。

  我要用我的一切阻止奥托继续迫害你们这些少女!

  这……就是我的赎罪。”

  ……

  房门外的走廊上,瓦二特正和可可利亚汇报着工作。

  “可恶的女武神,竟然敢打我的脸!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要让他们十倍奉还!”瓦二特一边前往玛基博士的房间,一边气愤地说着。

  “不要抱怨了,记住你现在在执行重要的任务。

  宝石已经到位,那个老家伙已经没用了。”可可利亚有些无奈,自己造的复制人怎么这么弱。

  还有那个自称灰蛇的家伙,他带来的崩坏兽因子真的有用吗?可可利亚不免有些苦恼。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瓦二特关闭了通讯,踏入了房门。

  “诶呀呀!博士,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将这个女武神小妞带了回来。

  让我也来好好玩玩吧,正好,我有些债要向这些女武神讨回来!”

  瓦二特一脸屑样地笑了起来,身边出现了黑色球体。

  “不要乱来!”

  玛基博士挡在了琪亚娜面前。

  “这位小姐是我的客人,如果伤害她的话,我和可可利亚的合作就到此为止。”

  “哈哈哈。”瓦二特散去了球体哈哈大笑起来。

  “对对,我们还需要你的技术呢,我可不应该得罪你这个vip。”

  瓦二特似乎真的打算放过两人。

  “才怪!”一道紫色的光线直接洞穿了玛基博士的右腿。

  “老头,你已经没用了!”

  ……

  “华,你解决这些机甲。齐格飞准备随时接应我,我会将玛基博士安置在某个地方。”

  苏羽感受到了属于瓦一特同样的气息,想来应该是瓦二特了,向符华和齐格飞招呼一声后直接离开了此处,消失不见。

  “这家伙,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啊。”齐格飞看着苏羽消失的方向不免有些惊奇。

  随后看向逆熵的机甲,双手拿着天火圣裁,笑着看向符华。

  “美丽的小姐,让我们一起上吧!”

  符华扯了扯拳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齐格飞先生,很期待和你的合作。”

  ……

  “在计划开始前还有一段时间,正好我来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呵呵,没想到那个女武神小妞居然还有力气带着那个老头跑……”

  瓦二特本来追逐着血迹却突然听见窗户外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就像有人在玻璃上跑步的样子,可这玻璃上垂直的啊??

  那是什么东西?!

  一阵巨力传来,苏羽破窗而入直接捏住瓦二特的下巴,将他砸在了墙上。

  “咳!”瓦二特一口鲜血直接喷在了苏羽的右手上,苏羽皱了皱眉,将瓦二特扔到了一旁。

  “真是恶心。”

  苏羽拿出一张湿纸巾擦了擦右手上的血,同时还注意到不让左手的臂甲沾染血迹。

  “你这混蛋!!!”瓦二特挣扎地站起身,大量的黑色球体出现在苏羽身边。

  “我要将你撕碎!”

  “哦。”苏羽满不在乎地丢掉了纸巾,直接将身边的黑色球体给捏碎了。

  “不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人!不可能,这是假的!假的!我可是第一律……”

  瓦二特见苏羽直接捏碎了拟似黑洞,吓得表情都崩坏起来,更加卖力地催动能力。但苏羽显然不会惯着他。

  直接闪身从他后面抓住他的头砸在地上,地上瞬间出现一个坑洞。

  “你在狗叫什么?”苏羽瓦二特身上覆盖起一层黑色的坚冰,随着苏羽右手一捏,瓦二特彻底化为齑粉,不曾留下血迹。

  ……

  另一边,受伤的玛基博士在被琪亚娜包扎伤口加上嘴遁后,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孙女的影子,决定将她带到了地下实验室。

  “太好了!没想到这么轻松就拿到了宝石。”琪亚娜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老爷爷,我们快点进去吧!”

  “有点不对劲。”感受到高浓度的崩坏能,玛基博士有些不适。

  “既然可可利亚不信任我,可为什么连保险室的秘密都没有修改……”

  “因为她打算直接在这里引发崩坏,实行人造律者。”苏羽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

  “哇!”琪亚娜被吓了一跳。

  苏羽撇了琪亚娜一眼,有些无语。

  “玛基博士,你和琪亚娜待在这里吧,我去解决静谧宝石。”苏羽掏出了一个盒子,自顾自地来到了进入了实验室。

  “你是苏羽?你不是也是天命的人吗?为什么放

  过我。”玛基博士有些不解,面对苏羽这个拯救了无数女武神的人,玛基博士还是很愿意交谈的。

  在两人震惊的目光下,苏羽直接用手将宝石握住,放在了手中的盒子内,四周的高浓度崩坏能也被苏羽吸收完毕。

  将盒子抛给琪亚娜后,苏羽来到了玛基博士面前。

  “我和奥托只是合作关系而已。我要向你道歉,玛基博士。”苏羽语中有些歉意。

  琪亚娜有些疑惑地看向苏羽。

  “苏羽,为什么你要向老爷爷道歉啊?”琪亚娜没有注意到手中的盒子发出一阵微光。

  玛基博士也看苏羽,他想知道为什么。

  “玛基博士,我对你孙女的离去表示十分惋惜和抱歉。如果我早点发现奥托进行的实验,她本可以不用死去。”

  玛基博士有些激动地抓住了苏羽的肩膀。

  “这么说,奥托之后没有再进行移植宝石的实验,是你阻止了他?!”

  “没错,博士。但我仍然对没救到你的孙女表示抱歉。”

  苏羽再一次表示了自己的歉意,第二人格对他的影响逐渐加深,或者说,完整的真正的苏羽开始觉醒了。

  “……诶”玛基博士叹了一口气,仿佛又衰老一分,他没办法怪罪这个年轻人,这不是他的错,这一切都是奥托的错!

  “走吧,玛基博士,我带你去逆熵。”

  ……

  将玛基博士送到酒吧后,苏羽和琪亚娜准备返回天命,苏羽带着琪亚娜来到了天台。

  奥托和苏羽的演出,开始了。

  “诶?苏羽,我们来天台干什么啊?”琪亚娜有些疑惑地问道,她自以为伪装得很好。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第二律者?西琳?还是琪亚娜?”苏羽看着她,眼中红芒微微闪过。

  “呵呵,没想到居然被你发现了,那就……去死吧!”

  琪亚娜突然捂住眼睛笑了起来,另一只手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黑色粒子袭向苏羽。

  苏羽直接将这些黑雾打散。

  “你是自己回去,还是我把你打回去?”苏羽依旧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呵呵,少在那里得意忘形了!”琪亚娜突然袭向苏羽所在的地方。

  虽然没有造成伤害,但激起了大量的灰尘。

  待到灰尘散去,苏羽第一次在第二律者面前变得愤怒起来。

  至少某个被安排的ai是这么认为的。

  “月光装甲,奥托!”苏羽咬牙切齿地吐出了话语。

  “呵呵,没想到人类开发的装甲反而成为我苏醒的助力吗?”

  琪亚娜此刻双眸变为第二律者的金色十字瞳,身着月光装甲背后的伽马射线让她可以悬浮在空中。

  胸口处的黑色软甲上纹路赫然是死之律者的标志(希儿圣痕的形状)。

  “只有身着这套装甲才可以勉强发挥我的实力,不过也足够了。

  人类,诚服于我,我会让你活到世界末日。”

  琪亚娜现在属实像一个河豚,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苏羽,看着他那种愤怒的表情。

  “奥托,你最后给我解释一下那套装甲!”

  “呵呵,我的朋友,这对于你来说不是微不足道吗?让我看看前文明的融合战士的实力吧。”

  奥托戏谑地看向屏幕,而他旁边是身穿黑色风衣的灰蛇,不过此刻他的机械义眼闪烁着绿色的光芒。

  “你会看到的!”苏羽直接将通讯器捏碎,死死地瞪着第二律者。

  “人类,我的耐心已经用完了,去死吧!”第二律者汇集了身后的伽马射线,同时黑色的粒子袭向苏羽。

  苏羽闭上眼睛,再次睁眼,双眸已经出现了属于律者的十字纹路,额头上也出现了终焉的纹路。

  苏羽直接迎着袭击,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天空。

  第二律者有些慌张地看向四周,苏羽却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第二律者突然感到十分的困倦倒在了苏羽的怀中。

  在昏迷的最后,她看见了苏羽眼中的歉意。

  “下次……我会……杀……”

  苏羽抱着昏迷的琪亚娜离去,律者的特征消散。

  ……

  另一边,天命奥托的秘密实验室内。

  灰蛇,不,应该是梅比乌斯(ai)有些凝重地看向屏幕上苏羽的影像,随后不屑地嘲讽道。

  “对抗崩坏的战士最后成为崩坏的走狗吗?击败一个律者居然还有依靠律者的力量吗?看来你受伤得很严重嘛~呵呵。”

  果然不出苏羽的所料,这个愚蠢的ai看见苏羽的律者姿态,萌生出不该有的想法。

  “但那毕竟还是一个律者,梅比乌斯博士。”

  奥托十分谦逊地朝梅比乌斯笑了笑。

  “哦~你不是和他是合作伙伴吗?为什么要杀掉他呢?”ai终究是ai,再不济苏羽前世可是看过一堆科幻烂片,怎么可能会给ai设置情感。

  “你看到了,他阻止了我的计划,这一点就够了。”奥托倒是不介意向这个有些蠢的ai展现一场演出,只是这些有点过于无聊了。

  “计划?你复活那女人的计划根本不可能实现,何必执着于她呢?一个为了他人送死的蠢货罢了,你们人类似乎叫这个为英雄?”ai嘲讽的笑了笑。

  “就当是我一厢情愿罢了。”在ai没看到的角落,奥托的拳头渐渐攥紧。

  一人一机械将目光看向投向了那一支特制的弑神之枪,以及它旁边的黑渊。

  “愚蠢至极,苏羽是怎么造出这种蠢货的。”奥托不免在心里吐槽起来。

  (苏羽试做品不懂咩?)

  ——小剧场——

  “嗯哼?芽衣姐,怎么了吗?看起来你好像有些不开心。”帕朵看见有些沮丧的芽衣,坐在了她的身旁。

  “是帕朵啊。我只是发发呆而已。”芽衣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是羽哥吗?”

  “你怎么知道?”

  “爱莉姐告诉我的,他居然在乐土门口堵你,他这次确实有些过分了。”帕朵举起双拳,为芽衣打抱不平。

  芽衣也被帕朵这个样子逗笑了。

  “嘿嘿,芽衣姐,你也别怪羽哥了。他最后一次上传记忆的时候,是在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之后,那件事情对他的打击很大呢。没人比他更难受了……”

  芽衣还想继续问些什么,帕朵却突然拿出一个小手办,塞给了芽衣。

  “芽衣姐,你别生羽哥的气。他其实人很好的,你看这个就是我从他房间里顺出来的,一定是他知道自己错了想要道歉。这个就送给你了,不要钱。”帕朵十分豪气地拍了拍胸脯。

  “谢谢你,帕朵。不过真的不会有什么事吗?”芽衣有些担心地问道。

  “诶呀,没关系的。羽哥对我可好了,不会怪我的。你看这个手办就是你的样子,不过这把刀有些不太还原诶。”

  帕朵看着手办芽衣配套的黑色太刀,感到有些奇怪,她居然觉得这把刀很危险,不过是羽送制作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