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33章 琪亚娜想要变强

第33章 琪亚娜想要变强

  休伯利安上一片狼藉,逆熵大量机甲残骸遍布,魔龙贝纳勒斯肆虐,四周全是崩坏兽。

  琪亚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自己为何穿着崩坏能凝聚的长裙,透过玻璃,她看到了自己眼中金黄的十字纹路。

  她本能地想要呼喊,却什么也发不出声。

  她看见苏羽全身血污,腹部被贯穿,黑色的裂纹从伤口处爬满全身,原本鲜红的装甲已经变得灰暗,左眼被崩坏能凝聚而成的长枪贯穿。

  满身的血污,骇人的伤口,以及黑色裂纹的侵蚀让他如同快要破碎的陶瓷。

  而这样的他仍然杵着剑柄,仅剩的左眼看着她,嘴唇微动,似乎想要告诉她什么。

  不过琪亚娜没有给他机会,几道长矛激射而出,将要将苏羽彻底贯穿……

  “不要!”琪亚娜从梦中惊醒,缓缓喘着气,汗水几乎打湿了她的全身。

  如同没有意识的人偶一般,琪亚娜来到了浴室,任由水流打湿了她的发丝,粘黏在身上。

  她就这么低着头,任由热水淋在她的身上。

  良久,她关闭了淋浴开关,透过模糊的镜子她看到了自己。

  白发,蓝瞳。她害怕自己变成梦中那样,双眼变成金黄的眼眸。她害怕自己伤害苏羽,伤害大家。

  这时她又想到了那天,他们在九幽执行任务时。看着苏羽被困在蚩尤体内,无能为力的感觉……

  “如果自己能再强一点的话……”琪亚娜一拳击碎浴室的镜子。

  破碎的画面上,她似乎看见了金色瞳孔的她正嘲弄地看着自己……

  ——回忆分界线——

  “真是的,那浴室的镜子哪里惹你了?非要一拳打碎,看吧,手这下伤了吧?”苏羽一边从芽衣手中接过医疗箱,一边数落着琪亚娜。

  不过为她包扎的速度却没有丝毫改变,这大概是口嫌体正直吧。

  “羽!你这家伙,冲那么前干嘛!又受伤了吧?还得我这个兼具美丽与善良的美少女为你包扎伤口,你可得请我吃饭才行!”爱莉希雅一边数落着苏羽,一边为他包扎。

  苏羽一脸窘迫说道“其实,吃几个崩坏能结晶就可以恢复了。”

  “那可不行,难道我这个美少女为你包扎还比不上崩坏能结晶吗?!”爱莉希雅嘟着嘴,有些不高兴地加大了力度。

  “嘶—”苏羽倒吸一口凉气,明明被受伤的时候都不会哼一声。

  看着全身缠绕的绷带,和头上系着的蝴蝶结。苏羽一脸幽怨的看着爱莉希雅。

  “你其实是想吃我做的菜了吧?”

  “怎么可能,我是那样的人吗?诶,羽我好伤心呀,明明连重要的任务报告都没有写,专门跑来为你包扎伤口,你居然觉得我另有所图。啊,美丽的少女心受伤了!”爱莉故作浮夸地捂住了胸口,装作一副心碎的样子,随即眼泪还从眼角流下。

  苏羽赶忙答应了她的要求,当然这招以后就不管用了。

  因为他知道了某个粉毛戏精每次任务报告都填的四个字——非常简单

  ——回忆结束线——

  苏羽看着低着头,默不作声的琪亚娜,心想道。

  “这孩子这几天不舒服?也不是这两天啊?而且草履虫怎么变得多愁善感了?”

  苏羽想不通,只能将手放在琪亚娜头上摸了摸。

  “好了,不数落你了。要吃东西吗?我去给你做吐司披萨。”只要不触及苏羽一些奇怪的雷点,苏羽还是很温柔的。

  琪亚娜仍然低着头,不发一。

  这让苏羽和芽衣有些担心地看向她,就连在挑战《卡莲幻想》第一名的布洛妮娅也看了过来。之前她本来达到了第一名,但是被莫名其妙地封号了。

  “苏羽,可不可以教我如何变强?”琪亚娜抬起头,抓住苏羽的右手,无比郑重地看向他。

  苏羽看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走吧,去训练场等我。芽衣和布洛妮娅也一起吧!”

  苏羽挥了挥手,向符华的宿舍走去,当然这么晚去……自然是借羽渡尘的。

  另一边,逆熵,方舟之中。

  逆熵的干部都站在一个科技感满满(一打就跪)的方块上,看着最上方的那个座椅。

  可可利亚站在那里,而她旁边一个戴着兜帽看不清面容的人坐在上面。

  “诸位,据我的情报所知,第三律者现在正被关在圣芙蕾雅。现在正是夺回第三律者的最好时机!”可可利亚叉着腰,神色有些激动。

  而其他干部则是一脸无所谓地看着她。而特斯拉和爱因斯坦则是想看看她究竟想干什么。

  至于杏,她在苦恼。

  “好不容易和那个家伙和布洛妮娅见个面,他居然这么对本大爷!就算本大爷说话激进了一些,他就不能给我留一点面子吗……”

  可可利亚看着下面几人的表情,右手一挥。

  “那么,现在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关于夺回第三律者的计划内容。”

  “等一下!”特斯拉受不了这个自以为是的疯女人了。

  “之前盟主大人说过,一切关于律者的计划都需要他同意才行,请问盟主同意了吗?”

  特斯拉咄咄逼人地看着可可利亚,而可可利亚则是笑了笑。

  “如果说盟主大人的话,不正坐在我的身边吗?”

  特斯拉看向座椅上的那人满脸不相信,她当然自己老杨在圣芙蕾雅做卧底(摸鱼)。

  “那前提他也是盟主才行,这些年盟主踪迹不定,一直神出鬼没,不断更换外形和身份。你要我如何相信他就是盟主……”

  “呵”坐在座椅上的男子突然冷笑了一声。

  “特斯拉卿,你这是在怀疑我吗?”男人身边浮现出大量黑色球体,一时间重力猛增,几人趴倒在地。

  可怜的杏一直在走神却遭受了无妄之灾。

  男子打了个响指。

  “那么可可利亚卿,麻烦你继续说明行动计划吧。”

  “遵命!”可可利亚露出个势在必得的表情。

  如果是苏羽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把那个复制人给手撕了!本来瓦尔特将伊甸之星损坏成那样,还整了个复制品,苏羽就已经够生气了。

  现在这个瓦一特(瓦尔特.乔伊斯的第一个复制人)这么使用劣质的还是复制的伊甸之星,属于是在苏羽雷区蹦跶还带嘲讽那种。

  注定这个瓦一特的命运坎坷啊……

  苏羽看着训练场站立的三人,笑了笑。

  “别这么紧张。你们三人,琪亚娜的卡斯兰娜枪斗术不完整,芽衣的北辰一刀流缺少经验,布洛妮娅你对重装小兔的开发还不够深入。”

  苏羽拿出一根发着光的羽毛。

  “苏羽,这是?”芽衣有些好奇的问道。

  “一种对人专攻的精神武器吧。通过这个可以直接传授你们武技,经验以及技巧。”苏羽手中的羽渡尘分出三根羽毛,没入几人额头。

  几人顿时感觉脑海中多了什么东西,这些画面十分柔和地融入了自身。

  “卡斯兰娜枪斗术,我的武器使用经验(苏羽只是不擅长弓,这个擅长指一箭射死律者的级别)以及重装小兔的1145114种功能。”

  “为什么布洛妮娅感觉这个数字这么奇怪。”布洛妮娅发出了疑问。

  “不必在意,这个只是个虚数,某个魔术师的恶趣味而已。”

  苏羽见几人已经将记忆消化的差不多了,催动羽渡尘。

  四人来到了一片盛开鸢尾花的地方,天空是粉色的,云朵奇奇怪怪,居然有十三种颜色。新笔趣阁

  虽然三人觉得苏羽的品味确实有些奇怪,但都不敢说,毕竟前车之鉴的例子在那里。

  “我现在要教你们的是来自神州赤鸢仙人所创的一种独特的崩坏能运用手段——太虚剑气。

  太虚剑气分为五蕴,心形意魂神,心蕴入门简单但专精难。形、魂两蕴为剑招,我可以自己传输给你们,需要你们自己化为己用,走出自己的路子。

  太虚剑气又分为四境,止水、无尘、明镜、太虚。

  在太虚剑气中,心蕴是入门的一蕴,也是最难的一蕴。

  因为你们是半路出家,所以接下来我会用这根羽毛为你们种下剑心的种子,你们会直接学会心蕴与剑招,并且来到止水境。假以时日,你们确定自己的道路时,剑心自会显现。

  那时候,你们也就能用出太虚剑神了。”

  三人听着苏羽所说,完全懵逼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不过脑海中确实多了些东西。

  “闭上眼睛,用心感受。”

  苏羽叫她们闭上眼睛其实只是为了不让她们看到自己如今的样子。

  猩红的十字纹路出现在额头,眼眸中出现律者特有的纹路,身后已经展开了光翼。

  ……

  当几人再次醒来时,她们已经基本上明白太虚剑气了,而且都来到了止水境界,倒是琪亚娜快要到无尘了,不愧是四个月就学会神蕴的人。

  “苏羽呢?教会我们就不管了?”琪亚娜四处寻找着苏羽的身影,却什么都没找到。

  她想要感谢他,比如给他做一顿饭吃什么的……

  布洛妮娅突然收到一则短信,她将其打开。

  “苏羽哥哥他已经回宿舍休息了,我们也快点回去吧。”

  “苏羽一定也累了,我们快回去吧。”芽衣点了点头,跟着布洛妮娅的步伐。

  “喂,芽衣、布洛妮娅等等我啊!”琪亚娜跟上了两人。

  此时的苏羽正坐在符华宿舍的沙发上。脸色苍白,浑身无力。

  一旁的符华见状,有些担心地看向他。

  “羽,这样做值得吗?”这是她为数不多的战友了,她不想苏羽和苍玄丹朱一样。

  “我觉得挺值的,我骗了她们,所以弥补她们一下很正常。我不可能一直保护她们,她们会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苏羽紧闭着双眼。

  太虚剑神可以直接秒掉六核西琳,他消耗自己的精神为三人种下剑心种子,这个种子还是无副作用的神音,就算他是终焉律者,精神力只比阿波尼亚和苏差,也够他喝一壶的。

  “不用担心我,华。倒是我,私自传授给她们太虚剑气,你可不要生气啊。哈哈,咳咳咳”苏羽本想跟符华开个玩笑,但显然他的精神确实有点差。

  符华摇了摇头。“我的剑法本就是你传授的,太虚剑气也是你和我一起探寻出来的,我只不过进行了完善,并没有私自一说。倒是你,真的没问题吗?”

  符华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苏羽现在的样子确实跟要掉气了一样。

  “没关系的,帮我跟德丽莎请一天假吧。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苏羽渐渐睡去,符华见状叹了一口气,为他盖上了一床被子,虽然融合战士一般不会生病(帕朵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