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31章 九幽

第31章 九幽

  从人类拥有文明开始,崩坏就一直伴随而生。依靠那些身负圣痕的战士,人类才得以拥有希望。

  传说,在远古时代,神州之民尊为黄帝的英雄,姬轩辕手持黄金之剑,独自抵抗崩坏的侵蚀,最后牺牲自己,将魔神蚩尤封印在九幽之中。从此,圣痕和轩辕剑都失落于传说之中。直到五千年以后,为了得到姬轩辕的圣痕和轩辕剑。新笔趣阁

  有六个人,来到这片深海之中,寻找传说中的九幽。

  “哇,好漂亮啊!”琪亚娜轻轻戳着海中的水母,发出了感叹。不时还戳了戳旁边的鱼。

  “跟紧点,琪亚娜。”苏羽在最前方带领着队伍,当然也不是他想,主要是根本没有生物敢靠近他,就连海星都跑得飞快。

  几人身着装甲,戴着透明面罩在海中寻找着九幽的入口。

  值得一提的是,本来符华的打算作为顾问参加这次任务的,但是苏羽执意要让她参加。

  “我们到了,前面那个洞穴里,我感受到了大量的崩坏能,应该就是九幽了。”

  “好,看我一马当先!”琪亚娜飞快的游过去。

  “琪亚娜,小心点。”芽衣焦急地跟上了琪亚娜,害怕她受伤。

  “我们快走吧,这个草履虫!”几人跟了上去。

  ……

  “哟吼,本小姐登场!区区九幽,别想挡住我!”琪亚娜跳出了水面,在空中旋转着倾射出子弹,将死士崩坏兽一一贯穿。

  “嘛,本小姐出马,胜利是必然的嘛~”琪亚娜转了转手中的索尔之锤,十分嚣张的插着腰。

  “琪亚娜,要小心一点。”芽衣跳出了水面,像一个老妈子一样对着琪亚娜唠叨。

  “知道了,芽衣别这么担心嘛,我这不是没问题吗?”琪亚娜向芽衣吐了吐舌头。

  “琪亚娜小心!”芽衣突然大惊失色。

  一道红光激射而出,直抵琪亚娜的额头。

  “咻—”一道红色的闪电掠过,苏羽手中捏着那支箭矢,而箭头离琪亚娜就差一厘米。

  将箭矢一把丢过去,那只被琪亚娜重伤的死士彻底失去了生命。见状,苏羽狠狠给了琪亚娜一个脑瓜崩。

  “小心点小心点,不知道吗?!拿着手炮不打头,耍帅打身子,你以为死士会疼死吗?!能不能长点心长点心!”

  苏羽狠狠数落着琪亚娜,琪亚娜只能抱头哭泣,毕竟刚才那支箭矢的确把她吓到了。

  “苏羽,琪亚娜她已经知道错了。”芽衣苦口婆心地劝着苏羽,蹲下身子将琪亚娜扶起来。

  “芽衣,你别惯着她。她这么冒失,不知道要吃多少亏才可以明白!”

  见着几人纷纷跳出水面,苏羽也给琪亚娜留了个面子。

  “要是再这样冒失,我就把你偷偷在德丽莎的苦瓜汁里加三包糖的事情告诉她!”

  “嗯嗯,绝对不会了!”琪亚娜顿时化为了点头机器。

  苏羽看着她这幅样子,不禁捂了捂头。“卡斯兰娜家都是笨蛋吗?比安卡也不是这样啊!哦,不对,她也是个莽子!”

  苏羽在心中吐槽着凯文的后代。

  “学院长,我们已经抵达九幽。”苏羽打开了通讯。

  “嗯,这次任务尽可能把轩辕剑和姬轩辕的圣痕带回来吧,不过一切以安全为重。如果遇到危险就立即从九幽撤退。”

  “放心吧,大姨妈。有本小姐出马,什么轩辕剑和圣痕还不是轻而易举!诶哟!”这次不是苏羽了,而是姬子给了她一拳。

  “琪亚娜,上课时我怎么教的你,不要轻敌!”

  “对不起,我错了>人<!”琪亚娜立马从心地道歉了。

  ……

  “华,姬麟是你的朋友,有些事情需要你们做了断。”

  “朋友吗?抱歉,羽渡尘对我的影响有些太大了,很多事情我都记不起来了。”苏羽和符华两人在队伍后面默默交谈着。

  “她和你一样,在漫长的时间里经历了太久的黑暗与孤独,但她已经成为了拟似律者,心中只剩下仇恨。待到她弥留之际,给她一个拥抱吧。”苏羽拍了拍符华的肩膀。

  留下若有所思的符华,走到队伍前面去了。

  不久,他们来到了一座石门面前,上面刻有龙形图案,和明显是机关的石碑。

  “这里是?一座石头?”姬子有些疑问地看向这座石门,随即又看向符华。

  “据我所知,这里应该是一座机关,而那座石碑应该是留给后继者的提示。让我看看它刻下了什么内容吧。”

  “不用那么麻烦了,石碑上是姬轩辕的丈夫连山留下的,根据此处的崩坏能流动,不远处有座机关,直接去那里就可以了。”苏羽打断了符华的施法,他并不想要再过一遍剧情。

  “哇,苏羽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来过这里。”琪亚娜眼中闪着光,几人也向苏羽投向疑问的眼神。

  “略懂一二而已,石碑上讲述的是姬麟封印蚩尤后,她的丈夫连山根据赤鸢鸟的指引来到此处,想要寻回妻子尸首,但却一无所得,只能将她的事迹记录下了,让后人不要忘记。”谈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机关处,几只赤鸢鸟雕像坐落在此。

  “据布洛妮娅分析,这应该就是苏羽哥哥所说的赤鸢鸟了,可是为什么有这么多?”布洛妮娅歪了歪头。

  “那是因为,赤鸢鸟是姬麟的某一位友人所赠,而那位友人便是守护神州的赤鸢仙人。”苏羽看向表情逐渐复杂的符华,破碎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中闪过,让她有些痛苦。

  “班长,你怎么了?”琪亚娜和芽衣扶住了符华。

  “抱歉,是老毛病了,休息一下便好了。”

  “姬子,你在这里保护她们一下吧,我去去就来。”苏羽拿出了神陨剑递给了姬子。

  随后触动机关,将手放在了石壁上面。

  几只赤鸢鸟雕像发出光线汇集在苏羽身上,苏羽消失不见。

  “诶,苏羽不见了!”

  几人有些担心,毕竟这里的崩坏能浓度这么高。

  “不要担心,苏羽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在这里等着便是,如果连他也解决不了麻烦,那我们同样做不了什么。”姬子将神陨剑扛在肩头,示意大家稍安勿躁,但是同样有些担忧地看向苏羽消失的地方。

  ……

  苏羽看着眼前泛着光芒的金色大剑,对着虚空喊道。

  “出来吧,姬麟。”

  “后继者,以你的力量应该可以阻止蚩尤肆虐,还请阻止它,不要让它扰乱神州的安宁。”轩辕剑中缓缓飘出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女。

  “我会的,至于你还是先和老朋友叙叙旧吧。”苏羽指了指外面的符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

  “赤鸢?她变了很多。”姬麟语气中既有故友相逢的感叹,又有一丝怨恨。

  注意到姬麟情绪的苏羽,对她说。

  “她失去了记忆,朋友离她而去,七个徒弟试图弑师,唯一对她好的弟子还离她而去,这五千年,不止你,孤独一人。”

  姬麟不知道说些什么,最终一切化为一声叹息,重新回到轩辕剑中。

  ……

  “苏羽怎么还不出来啊,他不会被拟似律者拐跑了吧,听说姬麟在远古时候可是一等一的美女,拐跑也不行啊,他们之间岁数差那么大,而且姬麟不是有丈夫吗?这个苏羽……”

  苏羽悄无声息地回到原处,就这么看着琪亚娜在背后议论他。

  “要我说呀,苏羽是个男的这件事,是真的可惜,明明长得那么好看,非说自己是男的。有男的画眼影,整天带个美瞳吗?偏偏他还在耳边扎一个小辫……”琪亚娜坐在地上,越说越起劲,丝毫没注意芽衣和布洛妮娅在向她疯狂示意。

  “琪亚娜……”芽衣有些不忍地抓住琪亚娜的衣服扯了扯。

  但是这草履虫居然还没反应过来。

  “芽衣,我告诉你苏羽那家伙指定有什么大病,天天左手都戴着那么一个臂甲,配色还那么老土……”

  芽衣捂住了头,有些作死的人是劝不回来的。

  “不过,苏羽那家伙对我们还是挺好的,明明我总是闯祸还总是帮我,还教我们如何战斗……”

  苏羽握紧的拳头渐渐,松了下来,本来准备给她一击强手碎颅,化成一个脑瓜崩弹在琪亚娜头上。

  “走吧,蚩尤快醒了,我还发现有大量逆熵机甲的信号。”

  “啊啊啊!苏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琪亚娜被吓得跳了起来,连忙躲在姬子的身后。

  姬子捂嘴轻笑,看着这有趣的一幕。

  “走吧,我觉得我应该和德丽莎探讨一下,她那天喝吐了的苦瓜汁。”苏羽递给琪亚娜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不要啊啊啊啊!”

  某只草履虫的哀嚎响彻了整个洞穴。

  与此同时,一只巨兽慢慢睁开了眼睛……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