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30章 伙伴

第30章 伙伴

  “至于吗?我记得我们结束通话才不过几个小时,你就跑来极东支部了。”苏羽用死鱼眼凝视着奥托。

  “呵呵,我这不是来极东支部进行视察嘛。”奥托用扇子挡住嘴巴,优雅的笑了笑。

  “视察?不带手下,女装潜入圣芙蕾雅,你怕是要视察某个ai哦。”苏羽看着眼前的奥托,右手摸着下巴,一脸揶揄地说着。

  眼前的奥托换了一副魂钢身体,1米6点身高搭上可爱的表情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同情心。垂下的金色长发搭配有些华丽的裙子,

  如同绿宝石般的眸子,白嫩的脸蛋,红润的嘴唇,加上奥托手拿扇子遮住嘴巴的轻笑,确实十分漂亮,但是没有苏羽女装漂亮。

  “没办法,我的朋友。卡莲太了解我了,只有这样才能糊弄过去。”少女无奈地摊摊手。

  “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一下子就认出我来的。毕竟这是这具身体第一次出现。”奥托眼中充满了好奇。

  “虚空万藏的气息,我隔着十万八千里都察觉得到。”苏羽毫不在意地说着,总不可能告诉奥托自己被某个粉色女人逼迫得女装,很有经验吧。

  “总感觉你有所隐瞒呐,我的朋友。”

  “喏,她们俩在那棵樱花树下。”苏羽生硬地转移了话题,指了指树下的八重樱和靠在她身上的卡莲影像。

  奥托在看到那个女人的一瞬间,便浑身颤抖起来,嘴里也喊着模糊不清的呼唤。

  “卡莲……”泪水几乎是在瞬间充满了奥托的眼眶。

  一旁的苏羽叹了一口气,他很理解这种感觉。如果是苏羽自己的话,要是现在爱莉直接出现在他面前的话,他会哭着让她不要再离开。至于千劫他们,估计是揍一顿,因为为什么要丢下他一个人……

  看着同样的光景,两个可以为了珍视之人付出一切的疯子心中却不尽相同。

  良久,奥托压制了自己的情感。

  “我们走吧,我的朋友。”

  “不去看她一下,说句话吗?”

  “我已经失去那样做的资格了,看着她的笑颜,只会坚定我实施那个计划的信念。这是她的信徒所能做到的,最自私的事情。我们走吧。”

  “她可以死去,但不应该是那个时候。我们都这样想。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们已经失去了和他们一起欢笑的资格了……”

  苏羽和奥托看了八重樱和卡莲一眼,离去了,心中的信念也坚定了起来。

  ……

  送走奥托时,苏羽将黑渊白花交还给了他,还确认了一下那只为苏羽特制的弑神之枪进展如何。

  “苏羽那东西缺少实验数据,我也说不准。毕竟你的自愈力已经超过了黑渊的侵蚀速度。”奥托有些无奈,因为苏羽的身体确实是有些变态。(注苏羽暴走捏碎劫灭,当时右手直接烧焦了,但是直接扯下,然后眨眼之间恢复。)

  “实验数据会有的,我运用侵蚀之键发现了那个ai和逆熵有些联系,估计只要我展露律者的身份,她就要开始蠢蠢欲动了。不必着急。”苏羽示意了一下自己左手上的侵蚀之键。

  “可怕的能力,不过你真的没问题吗?”

  奥托确实有些担心苏羽,毕竟一个人工智能随时随地都想干碎他,唯一能利用的就是她根本不明白人类可以为了所爱之人做出什么地步。

  “不用担心奥托,当我拿到侵蚀之键的时候,她的死已经注定了。如今的我们只需要按计划让琪亚娜觉醒就行了,而且作为崩坏的使徒,虽然祂给了我极大的自由,甚至我可以尝试去杀死祂,但是祂不会允许我的死亡的。”苏羽有些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而突然显现的十字纹路似乎是在回应他的说法。

  “真是稀奇,你觉得祂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还有,我注意到你似乎认可了k423的身份。”奥托的表情有些危险,如果眼前这个男人影响自己的计划,自己依然会对他出手。

  “或许是祂无聊,想玩了吧。人都是会变的奥托,在不影响你计划的基础上,我会尽量改变这个世界的不美好,在你死后我才会实施我的计划,不会伤害德丽莎和卡莲的。”苏羽眼中红芒闪过,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呵呵,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我的朋友。”奥托再一次握上了苏羽的右手。废话,不合作什么下场奥托不知道吗?那家伙眼神都带着杀意了,就算自己窃取了神的权柄也不够他打的。

  ……

  苏羽回到了宿舍,轻轻推开了大门。

  “啪!”拉花从天上飘在了苏羽头上,苏羽有些疑惑地看着大家。

  “我记得今天不是什么节日啊?”苏羽确实十分疑惑,按理来说就算是生日他也全部记得。

  “库呼呼!这是庆祝你又回到了圣芙蕾雅,你这家伙,失踪了一个月,好不容易回到圣芙蕾雅有泡研究所去了。你知不知道某些人很想你啊。”德丽莎用十分欠揍地表情看着苏羽,向苏羽示意了一下厨房里和符华一起忙碌的芽衣,还有在一旁听见德丽莎的话脸红的布洛妮娅。

  至于琪亚娜,这家伙在考虑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别调戏我了,学院长。没想到华也来了,稀客。对了,九幽有消息了吗?”

  苏羽打了一个太极,转移了话题。

  “哟,回来了啊。你送给姐姐的杯子(伊甸同款)我很喜欢咯,要不要跟姐姐我喝一杯,喝醉了的话……”姬子端着一杯红酒,露出十分妩媚的表情。

  “姬子!这里还有你的学生呐!你就不能做个榜样吗?!”德丽莎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向姬子。

  “别生气嘛~我这不是在教学生们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意吗?不然某个人再消失一个月去找其他小姑娘,我可是会为我的学生伤心的。”姬子饶有兴趣的看着苏羽和布洛妮娅。

  布洛妮娅已经脸红的冒出了蒸汽,大脑cpu都要烧坏了。(可可利亚依然在布洛妮娅脑袋里动了手脚,但是苏羽用侵蚀之键直接弄坏了,然后用空之律者的权能直接送出来就行。别杠,崩坏能什么都可以解释。目前苏羽的权能—理,风,空。雷之律者还没接触,没复制。)

  苏羽尴尬地咳了一声,看向德丽莎。

  “学院长,之前你们不是在探寻九幽的消息吗?怎么样了?”

  姬子为苏羽刻意地转移话题感到不耻,偏偏德丽莎还真的就顺着苏羽的话接下去。

  “诶,你怎么知道的?之前姬子的身体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听说神州的九幽埋葬着第一位圣痕持有者—姬麟,所以我想那里应该有原生圣痕的消息。但现在姬子已经被你治好了,所以就放下了对那里的计划。”

  说到此处,姬子和德丽莎都对苏羽投向了感谢的目光,如果不是苏羽,姬子情况应该很糟糕吧。

  “emmm,据我所知姬麟用生命的代价封印了审判级崩坏兽蚩尤,加上那里崩坏能浓度奇高,搞不好曾经对抗崩坏的英雄已经成为了拟似律者,情况坏一点的,她成为了拟似律者还要在黑暗中忍受千年的孤独。”

  苏羽残忍地诉说着事实,事情本来就如此,就算圣芙蕾雅的众人不打算前去,苏羽也会去那里走一趟。

  毕竟凯文的零食和支配之键不能落在逆熵手里。

  “这么说的话,确实有必要去一趟。我明天就和神州的官方联系。”德丽莎难得露出了郑重的神色,一只审判级崩坏兽,一个拟似律者,太危险了,哪怕只是猜测。

  “嗯,我会前去查看的。”苏羽点了点头。

  一直在思考什么时候开饭的琪亚娜却突然开口。

  “我也要去!”

  “布洛妮娅也要去。”

  “你们凑什么热闹,尤其是你琪亚娜,你连b级女武神的考核都没过,九幽可是很危险的,你要有什么事情,我怎么和齐格飞交代!”德丽莎有些生气了,平时胡闹也就算了,拟似律者加上审判级崩坏兽可是真的很危险的。

  “不,我就要!我才不会躲在苏羽的身后一辈子呐!我要和他一起战斗,而不是被你们保护。”琪亚娜的眼神充满了坚定。

  “布洛妮娅也要和苏羽哥哥一起战斗。”虽然语气平静,布洛妮娅却是异常的坚定。

  苏羽看向两人,自己总是把她们当成需要自己保护的人,原来她们也在希望和自己并肩作战吗?

  苏羽沉默了,经历了失去伙伴的痛苦后,哪怕在帮助奥托完成计划,自己也在背后守护着她们,不希望她们受到一点伤害。

  “是我太自私了吗?”苏羽问着自己,他不想再经历一次失去的痛苦了。

  苏羽又想到了比安卡,在每次被自己打败后,总是越战越勇。她也总是说着。

  “我想和老师一起战斗!”

  此时琪亚娜无比坚定的样子和记忆中比安卡开始重合。

  “卡斯兰娜家,都是一群笨蛋呐。”苏羽心中想到,嘴角勾起。

  “嗯,我们一起去吧。不经历这些,怎么成长为出色的女武神呢?”

  “好耶!”“好耶~”

  琪亚娜和布洛妮娅欢呼起来,德丽莎也不好反驳苏羽。毕竟他是天命目前最强的存在,如果他也在任务中保护不好她们,那天命就可以考虑崩坏裂变弹洗地了。

  “既然要去的话,那么不妨我也一起吧。”符华推了推眼镜从厨房走了出来。

  苏羽见到符华由衷的笑了笑。

  “好久不见,华!”

  “诶,原来苏羽和班长(符华)认识吗?!”众人皆是有些惊讶。

  符华则是点了点头。

  “确实好久不见了,羽。”虽然语气很平淡,但苏羽依然听出来符华语气中的欣喜。

  “我和华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她教过我拳法,我也教过她一些武器的使用方法。”

  德丽莎她们觉得这两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从他们对互相的称呼就可以看出来,但又不好问什么。

  但这次他们确实想错了,这两真的是纯粹的铁战友情,而且华进逐火之蛾的时候还没成年。

  “开饭了!”完成了最后一道菜,呼唤着众人。

  “好耶!”“耶~”琪亚娜和布洛妮娅十分捧场地一马当先,姬子德丽莎和见状也是笑着跟了上去。

  符华和苏羽则是站在一旁,有些怀恋的看着这一幕。

  ……

  “切蛋糕了!”爱莉穿着女仆装,将苏羽特制的蛋糕拿了出来。

  千劫在和筷子斗智斗勇,樱在帮铃夹菜,科斯魔和格蕾修坐在一起,伊甸则是已经喝的有些醉醺醺地小声哼歌。

  维尔薇在向凯文演示食用的“对凯文武装”,凯文看着被维尔薇加了奇怪东西的拉面默不作声,梅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拉面推给凯文。

  华在帮爱莉端菜,帕朵在悄悄进货,梅比乌斯则是和克莱茵还有苍玄丹朱默默干饭,毕竟她们研究经费又不够了,如果不乘机好好吃点,之后只能恰泡面了。

  苏和阿波尼亚保持微笑在一旁品着酒。biqupai.

  苏羽戴着一顶生日帽,拿出了一个相机,设置定时拍摄后,快速跑到众人面前,没有通知便大喊。

  “看镜头!3,2,1,笑!”

  随着快门声响起,一张照片记录下了逐火之蛾的大家。

  戴着面具的千劫手中是捏碎的筷子,科斯魔和格蕾修笑着比了一个耶,梅比乌斯、克莱茵、苍玄还有丹朱则是鼓着嘴巴,一脸懵逼地抬起头,同样一脸懵逼的正嗦着面的凯文和打算继续使用对凯文武装的维尔薇。

  爱莉搂着华,华手中的盘子都快要飞出。帕朵含着一颗宝石,一脸茫然地看向镜头。苏和阿波尼亚对着镜头,微笑着举起来酒杯。梅博士躲在凯文身后露出半个脑袋

  铃亲在了樱的脸上,樱笑着看向自己的妹妹。伊甸闭着眼睛,张开双手,开始歌唱。

  至于苏羽,则是蹲在众人面前,像一个孩子一样举起了双手,笑得十分开心。

  这是苏羽的生日,也是大家最后全部在一起的聚会。

  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苏羽圣痕空间中一张泛黄的照片……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