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26章 可否将你比作诗篇

第26章 可否将你比作诗篇

  “苏羽!你别让我再看见你!”

  苏羽几乎是从德丽莎的办公室里逃出来的,因为她正在看漫画,而苏羽带着八重樱和绯玉门都不敲就进了房间。偏偏苏羽还专门说了个“姬子来了!”

  直接吓得德丽莎又对漫画发动了“卍解”。

  至于苏羽拿着犹大就跑了,拟似律者的事情当然要让德丽莎自己安排了。这不是帮她树立学院长的威严吗?

  “我这个人真是太心善了。”

  ……

  苏羽来到了教职工宿舍,这里面就是他的目标—理之律者,瓦尔特.杨。

  苏羽没有敲门,直接跳上了二楼阳台,悄悄潜伏进了宿舍。

  “杨,最近可可利亚越来越猖狂了。她还制造了数具乔伊斯的分身。”画面中一个带着眼镜的红发双马尾比较娇小的女孩(?)在向瓦尔特做汇报。

  “最近逆熵内部越来越不安分了,我们需要尽快进行计划……谁在哪?!”瓦尔特突然感知到了苏羽的气息,将通讯器藏在身后,默默向特斯拉直播着。

  “呀?被发现了!不愧是逆熵的盟主,新一代理之律者。”苏羽拍着双手,戏谑地看着瓦尔特。

  “天命的s级女武神—苏羽,你想干什么?”瓦尔特紧紧盯着眼前这个男人,他在苏羽身上感到了明显的恶意。

  瓦尔特手中出现了一个黑球,上面不时散发着黑色的闪电。

  “呵呵,拟态伊甸之星,你不配使用她的武器!”苏羽这里有些上头,看着故友的武器绽放不出她应有的华丽,还被损毁到这种程度。

  一股怒意袭上他的心头。几乎是在瞬间,犹大的誓约在瓦尔特身后展开,神恩结界就这么包裹了两人。

  苏羽看着能量逐渐流逝的瓦尔特,不屑地笑了笑。随后突然出现在瓦尔特的身后。

  “什么?!”崩坏能快速消散的瓦尔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只戴着漆黑手甲的左手就穿透了他的胸口,理之律者的核心被他直接掏了出来。

  瓦尔特还来不及发出悲鸣,便彻底昏死过去。

  “身体被律者核心侵蚀成这样,亏得你还撑了这么久。”苏羽拿着理律核心,感到理律权能已被自己掌握后,右手燃起来火焰。

  通讯那头的特斯拉,左手带着机械拳套的她,差点就要把控制台给砸烂了。但她必须冷静,这是杨用生命换来的情报,如果连理之律者都撑不过几秒,她再愤怒又能怎么样呢?

  苏羽右手燃着烈焰,紧紧盯着瓦尔特的身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随后他叹了口气,将理之律者的核心给放了回去,又拿出黑渊白花。

  “你捡了一条命,约阿西姆(瓦尔特没继承乔伊斯名字之前的名字,专门说给特斯拉听的)。我今天不想杀人。”白色的光芒绽放,随后瓦尔特的身躯渐渐痊愈,甚至律者核心造成的侵蚀也一并消失。

  神之键确实nb,但在不同的人手中会发挥出不同的威力。犹大的誓约在德丽莎的手中,发动神恩结界可能也将自己带走,但在苏羽手中,六核驱动的某个河豚不会撑过五分钟,黑渊白花也是同样。

  “诶嘁!”琪亚娜突然打了个喷嚏。

  白光散去,苏羽的身影也一并离开。只有躺着的瓦尔特和一地的鲜血诉说着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杨,快醒醒!”特斯拉的声音在瓦尔特耳边响起……

  苏羽感受着理律的权能,理解,解析,构造……当苏羽开发到极致时,就算他没有理解,也能构造过来。

  “这难道就是‘俺寻思之力’,瓦尔特和布洛妮娅是怎么把这bug能力玩成这样的?哦,雷之律者还被炸弹限制。”苏羽越想越气,如果前文明的律者这么菜,他们怎么还会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她又怎么可能要因为团结英桀这种理由去赴死!

  苏羽身上渐渐弥漫出血色的雾气,额头出的十字纹路开始显现。

  突然,苏羽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蓝色的天空,洁白的湖泊。苏羽和他,另一个自己相对而视。

  一个是苏羽,红色的竖瞳,心中怀着复杂的感情。另一个也是苏羽,灰色的眸子,始终温柔地看着红瞳苏羽,仿佛可以包容一切。

  “没想到我们再见会是在这种时候。”苏羽苦笑一声。

  “你的心变了,你忘记了曾经许下的诺。”“苏羽”(灰眸)微笑着看着他。

  “变了?我只知道这么做可以让他们复活!让他们回来!”苏羽有些激动,也许是因为他看见了熟人,终于可以袒露内心了吧。

  “是你在影响我吧。如果是之前,我就算不杀他,也不可能这么好心地帮他一把。那个拟似律者,也是这样,我可以直接杀了她,而我却给她一个美好的幻想。”苏羽用肯定的语气平淡地说道。

  “为什么?我想知道答案,为什么妨碍我?”苏羽的语气中听不出愤怒,只是疑问好奇。

  “苏羽”转过身,背对着苏羽。

  “我们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不是吗?这些是你自己的选择。”

  “那样对你不公平,你承受了本该属于我的苦难。那些记忆,往日(穿越之前)的记

  忆,即使你不让我去探寻,我也知道那是多么绝望与黑暗。为什么你要独自承受呢?”苏羽看着他,苏羽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第二人格要承受自己的绝望。

  “苏羽”摇摇头,充满温柔的灰眸重新看向苏羽。

  “我说过,我们始终是一体的。这是我的选择,也是你的选择,更是‘苏羽’的选择。你的心变了,你忘了和她的约定。”“苏羽”的话语仿佛是可以抚慰心灵的乐章。

  “约定……”湖泊上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屏幕。

  两个苏羽一起看向那个地方。

  “爱莉希雅,为什么你那么喜欢那些人呢?”

  “嗯哼?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理由吗?还是说苏羽你就是想跟我搭话呢?”爱莉俏皮地向苏羽眨眨眼睛。

  “还是叫我羽比较好,毕竟入乡随俗。”苏羽听见熟悉的名字,有些伤感地看向远方。

  “可你从未融入这个世界。你并不知道自己存活下去的意义。”爱莉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远方。

  苏羽沉默了,她知道爱莉说的是正确的。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界,虽然不用再在病床上等死,但崩坏的威胁远远比疾病可怕。爱莉救了自己,自己跟着她,和她一样假装自己爱着这个世界,爱着人类。

  “呵呵^_^别这么愁眉苦脸嘛~来笑一笑。”爱莉用手指将苏羽的嘴角撑起。

  “你说的对,我的确不知道自己存活在这个世界的意义。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我根本没有所谓的归属感,更不可能拼命去保护他们,我加入逐火之蛾也只是因为你救了我而已。”苏羽郑重地说着。

  “嗯哼~这么说我很感动哦!不过作为美少女的我还真是罪孽深重啊。毕竟这么好看一个男孩子因为我,成为对抗崩坏的战士。”爱莉希雅对着苏羽眨眨眼,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苏羽则是看着她一脸无奈。

  “苏羽,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不要伤心。你要自己去发现这个世界的美好,去发现这个世界的人类美好的精神品质。去寻找到一片盛开鸢尾花的地方,去找到属于自己的存活下去的意义。”

  爱莉希雅看着苏羽,眼中不再是以往的神色,无比郑重地看向苏羽。

  “我……”苏羽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爱莉迅速恢复了往日的活泼。

  “别着急嘛~这是个很长久的问题,先别急着考虑。我饿了,要吃你做的雪糕。”

  “雪糕顶不了饿的!”

  “但是好吃啊,而且你做的不仅比逐火之蛾里卖的那些‘高品质雪糕’好吃,还健康,不用担心长胖~”

  “好。”

  ……

  苏羽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的记忆,那时的他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她的结局,从未思考过她离去之后的自己该何去何从。但约定就是约定。

  “你其实早就找到了,不是吗?这个世界并不美好,但有他们努力去将这个不美好的世界变成期望的样子。

  第二代人工圣痕是你不想看见她们为对抗崩坏而失去生命。

  收留琪亚娜,拯救芽衣是你看见了以往无助的自己。

  由乃是你不想伤害无辜的少女,所以你给她制造了一个美丽的梦。

  瓦尔特他们是英雄,所以你治好了他的身体。

  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不必帮助奥托,因为你知道他会成功。他们也不会受到伤害,会成长。但你依然这么做了……”

  “苏羽”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沉默,长久的沉默。确实,自己完全可以直接拿走律者核心,但自己并没有这么做。

  是爱莉希雅改变了自己吗?也许吧。但更多的是自己的心已经被他们感动吗?其实早就被触动了,不是吗?

  最后一课,天穹流星,罪人挽歌,渡尘,薪炎永燃……自己早已被他们所触动。

  苏羽笑了笑,对着“苏羽”说“别得意了,这是我的选择而已,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随后挥挥手,洒脱地离开了。

  “苏羽”看着苏羽离开依旧是一脸微笑,随后怅然地望向蓝天。

  “我的时间不多了,往后的日子不能陪你走下去了,你又孤身一人了(穿越之前)……不过这次,是她们陪你了。”

  天上的白云化成了一个又一个人影,十三英桀还有圣芙蕾雅的大家。

  ……

  苏羽回到现实,左手上的手甲展开,露出左手上的圣痕。

  他看着手中的圣痕,左眼在一瞬间变成灰眸,但很快恢复。随后眼神再次坚定。

  “这一次,不会什么都做不到了!”苏羽想着。

  “奥托,我要去大西洋支部。嗯,渴望宝石……不对,是温蒂。”苏羽掏出通讯,联系了奥托。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