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25章 八重樱与铃

第25章 八重樱与铃

  昏迷的八重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名叫樱的战士,虽然长得很像,而且樱和自己都有狐狸耳朵,但她比自己强很多。

  在梦中,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像第一人称看电影一样,她看见了那个被自己称为妖怪的存在。侵蚀之律者—铃,也就是樱的妹妹,她的妹妹的过往。

  为逐火之蛾的暗面毒蛹效力的樱,她的妹妹就是黑暗中,她唯一的光。

  这一天,樱回到了家中,悄悄打开妹妹的房门,望着铃熟睡的面容,樱感觉无比治愈。

  可事情发展总是出乎意料的,坐在铃床头的樱,突然注意到铃头上的红外线。几乎是在瞬间,樱抱着铃跳出来窗外。

  “咻—”狙击枪的声音划破了夜空,紧接着是剧烈的爆炸,铃的房间化成了火海,热浪袭向两人。樱抱着妹妹,坠落在街道之上。

  这点伤对于已经成为融合战士的樱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一系列震动还是吵醒了樱怀中的铃。

  “唔,姐姐你回来了?这里是哪里啊?”刚醒来的铃显然有些迷糊。

  “铃乖啊,闭上眼睛,姐姐马上带你去安全的地方。”樱温柔地看向铃,摸了摸她的头。

  “嗯。”铃知道现在不是自己任性的时候,乖巧地点了点头。

  一旁久等的狙击手可不会理会这两人,逐火之蛾内部的高层夺权,既然身为毒蛹顶级杀手的樱选择站在梅博士这边,那她就必须要承受其他高层的怒火。

  “就算你是融合战士那种怪物又如何,这么多人,我不信你不死!”狙击手恶狠狠地说道。

  他很聪明,每一枪都朝着铃,这样即使樱始终在逃跑也有所顾忌,逃跑速度也大幅减慢,毕竟这里不止一个狙击手。

  还有人开着直升机,拿着特制加特林在扫射着樱,这种武器可以有效伤害到樱这种融合战士。

  “你就不能乖乖去死吗?像你们这种怪物就不应该存在于逐火之蛾!”狙击手的话语略显恶毒,仔细听去,夹杂在怨恨之中还有一丝嫉妒。

  “是吗?那还真是对不起呐。”

  狙击手连忙拿起手枪向身后开枪,却反被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咔嚓”一声,男人的脖子被苏羽掐断,如同垃圾一样被丢到一旁。

  “咻咻咻—”天上的直升机调转方向,无数子弹射向苏羽,而苏羽则是看着这个直升机下挂着的加特林,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专门针对融合战士的武器,他们还跳得真欢快啊!”苏羽从圣痕空间掏出双刀,将其合并为一把长枪。(公子三阶段)

  苏羽就这么站在原地,舞动着长枪将所有的子弹弹飞,大量的灰尘遮挡了苏羽的身影。

  苏羽轻轻一掷,长枪直接插在飞机的驾驶员身上,直升机开始摇摇晃晃地坠落。

  “好了,看我的!”苏羽跳上来半空,来了个360°旋转,右腿燃烧着火焰踢爆了直升机,一点全身没有留,随后身边出现了大量冰枪,激射四方,带走了其他人的生命。

  (苏羽,融合战士,武器大师,圣痕持有者,科学家。)

  “唔~”苏羽舒展了一下身体,走向樱,把她拉了起来。

  “好久不见樱,上次见面还是黄昏街的那次行动,先带你的妹妹去我的研究所吧。看你受了伤,你妹妹也吓到了。”

  “啊!姐姐你没事吧!”铃从樱的怀里钻了出来,看见樱被鲜血打湿的后背,心疼的看着她。

  “铃,没事的,只是小伤,很快就恢复了。”樱安慰道。

  “嘶~”樱倒吸一口冷气,因为苏羽戳了戳她的伤口。

  “还没事呢?这玩意就是那群nt弄出来对付融合战士的,没想到你才刚打算帮梅博士,他们就找上来了。先去我的研究所吧,那群人不敢对我出手的。”苏羽一边说,一边试图逗铃开心。

  “坏人,别欺负我的姐姐。”铃看着苏羽的眼睛有些害怕,但还是咬咬牙对苏羽吼道。

  “铃,不可以这么没礼貌!快和羽博士道歉!是他救了我们。”

  “对不起,唔。”铃不情不愿地嘟着嘴向羽小声道歉。

  最后,羽把樱和铃带回了研究所。治好了樱后,由于苏羽在逐火之蛾的风评不是一般的好,将铃托付给苏羽后,樱拿着寒狱冰天就去找人麻烦了。

  苏羽也是在那个时候和樱跟铃建立了友情。

  ……

  “梅!把铃放了!”苏羽红眸微颤,散发出杀意直指梅。

  “羽,冷静点。不管怎么说,铃她确实是第十二律者。”凯文和羽相对而视,身上散发出阵阵寒意。

  “律者?我只知道她现在就是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却被你们关在暗无天日的牢笼中!”苏羽手上开始攀附甲胄,死死的盯着那个女人。

  “羽,北边有一处异常地点需要你前去调查,这是高层共同的决定。如果你违背的话,他们会让凯文和爱莉将你收押的。你还是快去那个地方吧,铃的事我会妥善处理的。”

  梅的话刷新了苏羽对逐火之蛾的认知,一群败类,死有余辜!

  “凯文,梅,你们会对你们的决定后悔的。”苏羽最后还是妥协了。

  门外的樱焦急地等待着苏羽,看见苏羽走出实验室,立马上前。

  “抱歉,樱…”

  这是羽哥哥留给姐姐的最后一句话。

  那天,我一个人待在漆黑的囚牢里,一群士兵突然走了进来,他们癫狂地笑着,说我是什么律者,要杀了我。

  子弹倾泄在我的身上,血液模糊了我的视线。

  “姐姐,羽哥哥,铃是坏人吗?为什么他们要伤害我呢?我真的做错了什么吗?姐姐,羽哥哥,我好痛,我是要死了吗?我流了好多的血啊,我好困啊。姐姐,我好像再和你去一次游乐园…羽哥哥…铃饿了…我想吃

  你做的油豆腐……”

  铃倒在了血泊中,士兵们露出了癫狂的笑容,嘴里欢呼着“人类又一次战胜了崩坏!我们杀死了律者!”

  可笑的是,他们其中不乏樱救的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唤醒了什么存在。

  侵蚀律者降临,她控制核弹袭击了人类最后的城市,人类已经输了。

  当樱赶到的时候,铃已经倒在血泊中多时,她最后以生命的代价封印了铃。

  “咳…咳…铃,不要害…怕,姐姐…来陪你了。”弥留之际,樱看见了人为崩落状态的苏羽,他正不顾一切地向这里赶来。

  但怎么可能有那么顺心的事情,苏羽最后连樱的遗都没听到。

  因为他的软弱,铃被杀害。因为他的无能,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正是由于苏羽的不作为,铃和樱再也不会回来了。

  “啊啊啊啊吼吼吼吼吼吼!”一道巨大的冲天火光拔地而起,一只狰狞的巨龙袭向人类最后的城市,那里有着逐火之蛾的高层…

  苏羽其实并没有不作为,他通知了千劫,让他去帮樱,告诉了阿波尼亚她的戒律会酿成祸端,他也自己使用人为崩落将那片区域轰烂,只为快点赶回来。(如果苏羽不去,高层会让其余英桀攻击苏羽,毕竟英桀还是凡人,他们有着自己牵挂的东西,部分英桀可能不会攻击苏羽,但像猫猫那种,不服从命令的话,会死的。解释一下防杠。)

  但,千劫会被牵制,阿波尼亚的戒律只是放大了人们心中的想法,他只是普通人,不是神,他也会有极限……

  英桀,从来都不是英雄。

  ……

  “唔”八重樱捂着头,从昏迷中醒来。

  “醒了?你应该看见那些了吧?以后铃…不,绯玉丸就拜托你了。”苏羽在火边烤着油豆腐,旁边躺着一个像人偶的小玩意儿,这人偶还有几条尾巴。

  “阁下,为什么不自己去照顾那孩子呢?”八重樱发出了疑问,毕竟刚才那些画面中这个男人跟铃关系很好,就像自己和凛(八重凛,八重樱的妹妹)一样……

  “我不配……”苏羽只是说了一句话后便继续沉默地烤起了油豆腐。

  八重樱没有说话,就这么默默地看着苏羽,她感受到了苏羽身上的悲伤。至于之前动手,需不需要报复回来,一个五秒放倒你的人,你还上去送死?

  “哇,睡的好爽啊!咦,什么味道好香啊!”那个像玩偶一样的生物打了个哈欠,飞了起来,直接飞到了苏羽身旁。

  “哇,羽哥哥!你又在做油豆腐啊!我要吃我要吃!”绯玉丸围着苏羽飞来飞去,还不时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

  “给,小心烫。绯玉丸想吃樱花饼的话,我以后给你做。”苏羽笑着将油豆腐递给了绯玉丸。

  “诶?绯玉丸是我的名字嘛?蛮好听诶!还有羽哥哥怎么知道我想吃樱花饼?”绯玉丸咬着油豆腐,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十分可爱。

  苏羽只是笑着摸摸她的头,眼神中饱含关爱与愧疚。wap.

  “诶?!那是大姐!大姐我回来了!”绯玉丸一下子扑到八重樱身上。

  八重樱也是十分温柔地看向她,她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她轻轻将绯玉丸抱起来。

  “叫姐姐。”

  “好的,大姐!”

  “姐姐!”

  “大姐!”

  “是姐姐!”

  “大姐!”

  ……

  看着这两人,苏羽仿佛又看见了樱和铃,目光不免柔和,但很快落寞下去。他知道,她们已经不在了……

  苏羽叹了口气,将一把冰蓝色的长刀丢给了樱。

  “寒狱冰天,樱的武器,收下吧,于我无用。你之前从我身上察觉卡莲的气息,是犹大上面的,它现在的持有人是卡莲的后代。我明天会将你带到她面前。”

  “卡莲的后人…可以告诉我,她的结局吗?”八重樱紧紧握着刀,可以看出她有些紧张。

  “能有什么结局?你不是知道嘛?她已经不在了,天命给她安了个莫须有的罪名,想要处死她。她的未婚夫为了救她,放出了崩坏兽,她为了救平民,牺牲了。她是一个真正善良的人,这便是她的结局。”苏羽说完便起身离开。

  “卡莲……”八重樱悲伤地呢喃着,虽然她早有所猜想,但现实的残酷依然让她喘不过气。

  “大姐…”绯玉丸见八重樱有些伤心的样子,将自己的油豆腐递给了八重樱。

  “大姐别伤心,我的油豆腐给你吃,吃完就开心了。”

  看着绯玉丸的笑脸,八重樱将她轻轻拥入怀,呢喃着。

  “谢谢你,铃(凛)!”

  “唔~大姐快点放开我,我要憋死了!”

  ……

  苏羽在废墟中游荡着,他又来到那座封印八重樱的神社。看着被自己踢断的樱花树,苏羽摘下来左手上的手套。

  光芒闪过,一棵盛开的樱花树出现在原地。它会永久地开放,不会有枯萎的那一天……

  苏羽拿出黑匣子,微微催动崩坏能。神之键会回应使用者的心灵,黑匣子就这样化为液态魂钢攀附在苏羽的左手上,最终形成了一副手甲。

  虽然是魂钢制成,但完全不会对苏羽造成影响。黑色的主体,搭配上鲜红的装饰,手背处点缀有绯色的樱花图案。至少作为神之键,地藏御魂的颜值比虚空万藏高得多。(别跟我说地藏御魂的太刀,苏羽本身就参与了神之键的研发,而且侵蚀之键现文明才完成,苏羽将它整成手甲合适吗?合适得不得了!)

  “我们终会再次相见,在不久的未来,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樱花树下的苏羽坚定而又孤独……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