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24章 苏羽无伤速通樱色轮回副本

第24章 苏羽无伤速通樱色轮回副本

  “学院长,我申请请假。”苏羽将请假报告扔在了德丽莎的办公室。

  “咳咳。”德丽莎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试图维系学院长的威严。

  嗯,挺有威严的。要不是苏羽刚才看见德丽莎飞快地将一本似乎是吼姆漫画的东西藏在了裙底,苏羽会觉得她会更有威严。

  “苏羽啊,极东支部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明面上就我们两个s级女武神,能者多劳嘛~”德丽莎开始忽悠苏羽。

  “呵呵。”苏羽不屑的一笑。

  “能者多劳?意思是我两天内跑了五个城市,干掉数百只崩坏兽?而你在这里看漫画?!”

  “额,咳咳。我怎么可能会看漫画呢?这种在上班时间摸鱼的事情,身为学院长,我怎么可能做呢?你要相信学院长。”德丽莎有些慌乱。

  “今天这假我请定了!奥托来了都留不住我,我说的!”苏羽翘着二郎腿,在椅子上愤愤不平。

  “啧,行吧,但你得先把犹大还给我。”

  “等几天还你,我还有事情。”

  “什么事情?还需要犹大?”德丽莎有些好奇的问道。

  苏羽这时摸着下巴,想了想。

  “奥托是你爷爷对吧?”

  “嗯,怎么了?”

  “这么说,卡莲.卡斯兰娜算是你奶奶吧?”

  “理论上讲,确实是这样。爷爷当年确实是和天命的圣女卡莲订了婚。”提起卡莲,德丽莎有些可惜,似乎是为卡莲的死惋惜。

  “这样就行了。”苏羽起身离开。

  “我去把你奶奶的好姬友带回来,一个拟似律者,八重樱。”苏羽打开门就跑了出去。

  “八重樱?好熟悉的名字……等等,拟似律者?你要把拟似律者带圣芙蕾雅来?!”

  德丽莎终于意识到不对劲,这家伙刚带了一个雷之律者进圣芙蕾雅,现在又要去拐拟似律者,真当律者是批发的吗?把极东支部当什么了?!

  德丽莎气愤地看着离去的苏羽,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从裙底将漫画拿出,缓解一下愤怒的心情。

  “对了,姬子来了!”苏羽的脑袋突然探进门来。

  “啊!”德丽莎几乎是下意识的吓出来“卍解”,一本漫画突然被她撕成碎片,碎的不能再碎了。

  “哦,抱歉,看错了。”苏羽丢下一句话就溜没影了。

  “苏羽!”办公室里传出了德丽莎的喊声,随后便是阵阵哀嚎。

  “限—量—吼—姆—漫—画!”(音—铳—剑—锡—音!)

  ……

  苏羽来到了长空市的一座废弃的高楼之上。凛冽的寒风吹动着发丝,眼中看不出情绪。风衣的裙摆被吹得咧咧作响(裙摆越长,战斗力越高。)。

  良久,他终于开口。

  “灰蛇,你来了。”苏羽缓缓转过身,向阴影中看去。

  “苏羽大人。”从阴影中走出一个身着黑色风衣,带着独眼面具的男子,猩红的机械义眼如同毒蛇一般。

  “不知有何吩咐?”灰色微微鞠躬示意道。

  “凯文还没有消息吗?”

  “尊主大人依旧被困在量子之海,不过我们已经和逆熵的可可利亚合作,计划在海渊城打开量子之海,恭迎尊主大人的归来。”灰蛇的眼睛发出红光,闪过一丝狂热,语气也不免有些激动。

  “对了,苏羽大人。可可利亚那家伙似乎是在打探融合战士的奥秘。”

  “那个疯女人,即使是我和梅比乌斯都不能彻底解决融合战士的缺陷,她居然也想染指禁忌的领域吗?狂妄至极,这个给你。”

  苏羽拿出了两管试剂,扔给了可可利亚。

  “你告诉那个蠢货,这是阿湿波的超变因子。至于手术…”苏羽盯着灰蛇的眼睛,猩红的眼睛同样发出红芒。

  “如果那两姐妹死了,我会将你,将所有的‘灰蛇’全部拆掉,到时候你可以去看看‘蛇’到底会不会死亡。”

  “是的,苏羽大人!”灰蛇有些惊悚地回答道。若不是自己身上大部分都是机械,他相信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透了。

  苏羽没有再理会灰蛇,背着犹大从楼上直接跳了下去,向着千羽学院的方向走去。

  望着苏羽离去的背影,灰蛇打算离开,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居然不自觉地开始颤抖,要知道,他可是梅比乌斯的机械造物啊……

  ……

  “这么多天了,你还没放弃吗?你明明知道的,那个女人不可能活五百年!”

  此时的八重樱正靠在一棵树旁,闭目养神,而她旁边一只冒着黑气的绯樱色大狐狸正满脸恶毒地盯着她。

  “这是卡莲的气息!”八重樱感应到什么,瞬间惊起,拿起刀就向一个方向走去。

  “不可能!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不要骗你自己了!”狐狸炸毛了,然而八重樱并不理会她。

  八重樱前往的方向正是千羽学院。

  此时的苏羽自然已经到达了千羽学院,将犹大背在身上也只是为了吸引八重樱而已。

  不会真有s级女武神打不过拟似律者吧?哦,是犹大发射器啊,那没事了。

  在废墟中移动的荆棘,苏羽当然感知到了,只是没有理会罢了,因为他已经来到了那个绿色的茧面前。

  藤蔓构成的巨茧缓缓消散,露出了里面有些消瘦的少女。

  由乃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苏羽正看着自己,什么也不管就跑到苏羽面前。

  “啊~终于又见到你了~我的苏羽同学~”由乃双手托着自己的脸颊,露出了病态的笑容,搭配上脸上的潮红,竟是有些好看。

  (咳咳,扯远了。)

  苏羽看着眼前这个病态的少女,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但很快消失。

  “原来,就是你吗?由乃。”那个自己无意间救下的女孩,如今竟然成为了拟似律者,真是造化弄人。

  如果自己救了她,她应该不会落得这个下场吧?但一切都晚了。(注苏羽现在受第二人格的影响,性格有些缓和,不是绝对的魔怔人。)

  “啊,苏羽同学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吗?我好高兴呀!”由乃直接用藤蔓将苏羽绑到了面前,甚至专门将藤蔓上的刺给去掉。

  由乃抓住苏羽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脸上的笑容更甚。从始至终苏羽都没有进行反抗,因为不需要。

  “呐,苏羽同学。我现在可是很厉害哦,那些欺负我的人都被我杀掉了,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了。你帮了我,我以后也会保护你的,不要害怕哦。”由乃自顾自地说着话,左手放在苏羽的脸上。

  “安睡吧,从名为痛苦的牢笼中解脱出来。”苏羽的声音仿佛一阵光,照亮了由乃的内心。

  “什么……”由乃发现自己突然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四周的黑暗突然变成了熟悉的教室。

  同学会笑着向她讲述今天的趣事,老师会用关切的语气和她谈话。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由乃的脸颊上,暖洋洋的,十分温暖。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只是为什么我这么想哭呢?泪水渐渐从由乃的脸颊上滑下。

  老师,同学都关切地问她怎么了,一叠纸巾递到了由乃面前。

  由乃哭着抬起头,苏羽正微笑着看着她。

  “不要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我没有哭,我只是……”

  “只是觉得太温暖了。”

  现实中由乃已经倒在了苏羽怀中,脸上是恬静的微笑。

  她,已经死了。

  苏羽身上燃起来火焰,几乎在一瞬间,由乃化为闪闪的光点飘向远方。

  “离开吧,顺着风,在这个不美好的世界里寻找一片净土。”

  风飘向远方,带走了她的灵魂。

  苏羽就这样久久的站立,他不明白,这样的事他已经经历了太多了,本该麻木的自己如今为何又再次伤感起来。

  “是你吗?‘我’……”苏羽将左手的魂钢手套摘下,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手上的圣痕。

  突然他的手中出现一杆冰枪。

  “咻—”的一声,长枪插在在一旁窥视已久的八重樱身旁。

  苏羽就这样看着她,眼神中露出怀恋之色。

  被吓一跳的八重樱,微微躬身,表达自己的歉意。

  “抱歉,阁下。我并不是有意窥视你,只是我在你身上察觉到了故友的气息,前来探查一番。”

  “呵,终究只是相似吗?”苏羽苦笑了一下,将背后的犹大插在地上。

  “好久不见了,绯狱丸。或者,你更喜欢我叫你铃。”

  苏羽的声音仿佛寒风一般,八重樱颤了一下,就仿佛被什么野兽给盯上了。

  “伪善的人类,是你!你居然还没死!”几乎是在瞬间,绯狱丸的身影显现,呲牙咧嘴地瞪着苏羽。

  “伪善吗?”苏羽自嘲地笑了笑,手放在犹大上。

  八重樱见状,按着樱吹雪的刀柄,忌惮地看向苏羽。而苏羽自始至终都只是看着绯狱丸,眼神中充满了歉意。

  “不会很疼的,忍耐一下吧。犹大的誓约—神恩结界展开!”biqupai.c0m

  犹大一下子展开,其中的金色长矛飞射而出,将八重樱和绯狱丸围了起来。金色的结界仿佛都改变了天空的颜色,巨大的齿轮出现在天空。

  也是在瞬间,八重樱感到自己身体能量飞快地流逝,无力地倒了下去,而绯狱丸则是化成了一个黑匣子,掉落在地。

  在昏迷的最后,她看见这个男人额头上出现了鲜红的发光十字纹路,头上也出现了光环,身后更是展开了光翼。

  他捡起那个盒子,眼神冷漠,如同神明一般。

  从展开结界,到制服一人一狐,不过五秒。苏羽这五秒则是变成了终焉的形态,他需要切断铃与侵蚀之键的联系,她会成为绯玉丸陪在八重樱身边。

  这一次他不会再让铃受到伤害了,哪怕是作为神之键跟在自己身边……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