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23章 论大龄独居女青年的房间

第23章 论大龄独居女青年的房间

  “大姨妈,我好累啊!什么时候才到宿舍啊!我好饿呀!”琪亚娜提着两箱行李,灵魂仿佛都从嘴中飘出。

  “琪亚娜,再坚持一下吧!”芽衣同样提着行李,为琪亚娜打着气。

  “坚持一下吧!马上就到了。”德丽莎同样也提着行李箱,不过从箱子里不小心露出来的,疑似每个黄色兔子的耳朵的东西,让人怀疑德丽莎是不是真的在为几人置办行李。

  “道理我都懂,可是学院长你为什么会拿两箱吼姆玩偶。刚才说着去帮我们买生活用品,结果和布洛妮娅一下子就跑吼姆专卖店去了。这黄兔子有那么迷人吗?”

  苏羽以十分奇怪的姿势,拿着比琪亚娜和芽衣多数倍的行李。旁边是被苏羽点破事实,脸色微红的布洛妮娅。

  她坐在重装小兔身上,启动了散热模式,举着两个大风扇,尽量让几人凉快一点。

  你不可能让一个小孩子去拿那么重的行李吧?这也是苏羽莫名的心情在作怪。

  ……

  “羽哥哥!”苏羽接过一个粉毛团子的飞扑。

  “铃?你不陪你姐姐吗?”

  “唔,姐姐有紧急任务,基地里有没有什么熟人,所以我就来找你了!”铃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

  “这样吗?那我去给你做樱花饼和油豆腐吃。”

  “好!”

  苏羽牵着铃准备离开,身后却响起来声响。

  “羽博士,实验……”研究人员没有说完,因为他正看见一双闪着红芒的眼睛正凝视着他。

  苏羽叹了一口气,拿出通讯器给梅比乌斯打了一个电话。

  “博士,这边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一点时间去陪樱的妹妹。嗯,行吧,我到时间会送到第三研究所的。嗯,谢谢你,博士。”苏羽挂断了通讯,他以一个自己制作的梅比乌斯手办以及几顿大餐和梅比乌斯进行了交易。

  他倒是和铃高高兴兴地走了,不过那个叫住苏羽的研究员却是惨了。

  “wdnmd,你叫博士干嘛?!现在那个女人来了!”

  “你是脑子里进了**吗?你***”

  最终,研究员被淹没在逐火粗口中。

  ……

  “好了,我们到了!”德丽莎来的宿舍门前,擦擦汗,按下了门铃。

  可是并没有人回应,德丽莎又按了一下门铃,可依然无人回应。

  感受都身后几人的目光,德丽莎觉得学院长的威严将被撼动,虽然本就不牢。

  德丽莎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

  “姬子,开门啊!”

  良久,大门终于被缓缓打开。只见姬子穿着一身宽松的居家服,头发也乱糟糟的,甚至没有穿鞋,满身酒气,迷迷糊糊地打开了门。

  “呜哇。早上好啊,德丽莎。”姬子漫不经心地打了一个哈欠。

  “姬子你又偷喝酒了,明明身体才恢复!”

  姬子看着德丽莎气冲冲的样子,笑了一声,蹲下掐了掐德丽莎的脸。

  “有什么关系嘛~苏羽的那个……很棒哦,人家现在可是舒服得不行哦~”

  姬子话音一落,几人纷纷看向苏羽,而苏羽则是十分无语地看向姬子。

  “我说的是圣痕哦~”姬子向几人wink了一下。

  “没个正行,快来帮我们搬行李!”

  “好的,我亲爱的学院长~”姬子将行李一件一件地搬了进来。

  刚才看向苏羽的几人则是闭口不,尤其是芽衣和布洛妮娅,纷纷成为了蒸汽姬。当然,琪亚娜除外,她听不懂,她正在想等会儿吃什么。

  见两人这幅样子,苏羽有些无语。

  “现在这幅样子,刚才如果姬子再说慢点,估计你们身上都要冒出黑气来了!”

  当然,这种话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将行李全部搬进客厅后,众人这才看见整个一片狼藉的房间。

  到处都是喝完的啤酒瓶,衣服肆意地堆在一边。

  “有点乱,你们自己随便坐。”姬子有些尴尬,毕竟之前这里都是她一个人住。

  “坐?哪里?”德丽莎看着遍地的垃圾,有些头疼地捂住了额头。

  “这个房间是?”琪亚娜好奇地打开了一个房间。

  “不要开!”可惜姬子的声

  音慢了一步。

  琪亚娜一下子就打开了大门。额,怎么说呢?说是狗窝都抬举这个地方了。

  “这就是大龄独居女青年的房间吗?真是可怕,姬子阿姨也太懒了吧!”琪亚娜丝毫没有在雷区蹦跶的自觉。

  姬子一下子就扯住了琪亚娜的脸,反复揉搓。

  “你这小鬼,叫谁阿姨呢?啊,我有这么老吗?”

  “芽衣,救我……”琪亚娜的嘴里发出了不明意味的求救。

  “你们帮姬子收拾一下吧,我不方便接触女性衣物,就去做饭了。”

  “嗯。”芽衣和布洛妮娅前去解救芽衣,德丽莎则是在一旁喝着苦瓜汁,饶有兴趣的看着戏。

  ……

  夜晚,忙活了一下午的几人瘫倒在沙发上。

  琪亚娜颤颤巍巍地举起来手,她几乎是用哭泣的声音发出哀嚎。

  “姬子阿姨,你到底多久没有打扫房间了?!好累啊。”

  芽衣不想说话,累的看向天花板。布洛妮娅也是,趴在巨大吼姆抱枕上面,一动也不动。

  德丽莎从冰箱里拿出苦瓜汁,给自己倒了一杯。

  “姬子,怪不得你没有男朋友,这么懒,一定是把别人全吓跑了。”

  “胡说,你毁谤我!你不也没男朋友吗?!”姬子红着脸,苍白无力地辩解到。

  “诶,大姨妈你喝的什么?我也要喝。”琪亚娜的眼中发出了光芒。

  “苦瓜汁,要喝吗?”德丽莎一杯饮完,再给自己倒了一杯。

  “yee~算了吧。”琪亚娜又变成了咸鱼,躺回原处。

  一阵冰凉触及她的脸庞,琪亚娜睁开眼睛,自己苏羽笑着拿着一瓶冰可乐递给了自己。

  琪亚娜连忙接过可乐,痛饮起来。苏羽见状也递给芽衣和布洛妮娅一瓶,又扔了一瓶冰啤酒给姬子。

  “去吃饭吧。”

  苏羽一句话仿佛打开了琪亚娜的开关,她连忙跳起。

  “耶!苏羽你就是天使!”眼睛一眨,琪亚娜就已经坐在了饭桌上。

  “去吃饭吧,不然估计那个草履虫可是会一点都不剩,会吃坏肚子的。”

  ……

  长空市,千羽学院。

  当第三次崩坏发生时,由乃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还是和往常一样上着课,只不过手中拿着那天苏羽给她的纸巾,露出了动人的微笑。

  不过一旁经常欺负她的恶霸却看不惯她的行为。只见她当着老师的面,直接把黑板擦从讲台上拿下来,砸向由乃。

  “啊!”由乃捂着头,发出哀嚎,她不敢反抗,因为那样她们会打得更狠。她不敢告诉老师,因为老师和她们串通好了。

  她只能攥着纸巾,默默的抹着眼泪。这一举动可逃不过恶霸的眼睛。

  她示意了一下,由乃的同桌便一下子抢走了纸巾。并且当着她的面扔在了地上,狠狠踩了几脚。

  至于老师,抬了抬眼镜,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由乃看着地上的纸巾陷入了呆滞,眼泪止不住地流落在地。

  “杀了她们,杀掉她们就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嗯……好……”

  “噗嗤—”

  由乃四周生长出大量荆棘刺穿了一切,那个同桌直接被荆棘刺穿,露出了惊悚的表情。

  “怪物!”“别杀我啊!”

  由乃四周肆意生长的荆棘刺穿了一切,尖叫、鲜血充满了教室。

  日常的生活如今化为了地狱,不过这次并不是由乃的地狱。

  “原来你们也会害怕,也会哭泣啊。”由乃仿佛被玩坏了一般,眼中失去了光芒,露出了怪异的笑容。这一刻她感到无比畅快,再也不会有人欺负她了,不会再经历那些烈狱般的日常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少女的笑声,搭配一地的碎尸与鲜血,构成一幅特殊的图景。

  在杀掉所有人后,由乃捡起了那张早已被染红的纸巾,毫不在意的贴在了胸口,随后露出了病态的微笑。

  突然,由乃看向天边,嘴里也说着。

  “是,我的神。”四周染血的荆棘将由乃包裹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绿色的大茧,静静矗立在鲜血之中。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