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崩坏的旅途 > 第14章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第14章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主教大人,不好了!”琥珀焦急地走进了奥托的办公室。

  “怎么了,不要着急琥珀,无论何时都要保持冷静才行。”奥托微笑着放下了正在批改文件的笔。

  “抱歉,主教大人,但还是请先看看这个!”

  琥珀调出来一段实时监控。

  只见监控中一只巨大的龙型崩坏兽正在天空肆虐,天命发射的导弹打在它身上仿佛刮痧一般,什么伤害也没有。

  巨龙咆哮一声,随后四周浮现血红的羽毛,羽毛激射开来,袭来的导弹全部被拦截引爆。

  火光中,崩坏兽狰狞的独眼浮现,仿佛透过监控与奥托对视着。

  “主教大人,这只崩坏兽的崩坏能波动已经超过的第二次崩坏时的审判级崩坏兽贝纳勒斯了,而且预计再过五分钟,它便会抵达天命总部。”

  奥托听着琥珀的汇报,一只手抚着下巴,另一只手不时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

  良久,奥托缓缓开口。

  “不必担心,琥珀。吩咐下去,打开天命总部东部浮空港,我亲自去迎接我们的朋友。”

  “是,主教大人!”琥珀虽然心中坎坷,但还是听从奥托的吩咐,去让女武神部队打开浮空港。

  奥托当然不会做出没有把握的决定,当看到视频中的崩坏兽时,平时沉寂的虚空万藏突然主动与他沟通。

  “这是属于他的人为崩落,没想到他还活着。”

  “人为崩落?难道是第二次崩坏时,齐格飞所展现的那种姿态?你说的他又是谁?”奥托饶有兴趣地询问着虚空万藏。

  “呵。”虚空万藏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与奥托相处的五百年来,它已经完全学会了人类的情绪和行为,并且染上了奥托的颜色。

  “齐格飞还不配,使用天火圣裁还差点搭上自己的命,真是丢那个男人的脸。至于他?”

  虚空万藏顿了顿,奥托察觉到虚空万藏有些奇怪的情绪。

  “他是我的制造者之一,逐火之蛾的第一位融合战士,讨伐了数位律者,甚至给毁灭人类文明的终焉律者造成了不俗的伤害。”

  “听起来你对他很是推崇?”奥托挑了挑眉。

  虚空万藏没有理他,而是继续说着。

  “你到底是怎么惹他了,他进入了人为崩落形态来找你麻烦,要知道就算是融合战士,他们也不愿打破那个界限。”

  “呵呵,谁知道呢?记恨我的人实在太多了,他说不定也是其中之一呢?有什么办法阻止他吗?”

  “有趣,你居然会请求我,这可难得。你不用担心,要是他是来对付你的,就是搁着个太平洋他也可以精准地爆掉你的魂钢脑袋,这么大张旗鼓,不想他的风格,也不是他对付人的方式。”

  “是吗?”奥托的目光渐渐深邃。

  ……

  苏羽在天空盘旋了一会儿后,发现了天命总部,见东部浮空港打开后,他径直飞去,在空中变回了原样砸向港口中央。

  “看来天命主教并不是什么蠢货,不过是什么给了你们勇气,是手中孱弱的武器,还是身上缺陷的圣痕。”苏羽起身拉了拉手套,甚至没有看一眼这些把他包围的女武神们。

  仿佛是他一个人包围了整个天命总部。

  “哈哈哈,阁下说笑了,她们只不过是迎接阁下的到来而已。”

  奥托微笑着走出,做出了手势,周围的女武神尽数退下,整个港口就只有奥托和苏羽站立相视。

  “你不怕我杀了你?”苏羽紧紧看着这个男人,眼中是无限的杀意。

  “哈哈,阁下说笑了,我相信阁下的手段要杀我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也相信阁下是需要我的一些帮助的。”奥托将右手背负在身后,十分从容地应对着苏羽。

  苏羽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启示之键告诉了你很多啊,没错我确实想和你合作。自我介绍一下,逐火英桀第十四位,虚妄之铭苏羽。”

  “既然如此,在下也为阁下介绍一下自己,天命现任主教,奥托.阿波卡利斯。”奥托浮夸地鞠了一个躬,像小丑报幕般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后,起身笑着看向苏羽。

  而苏羽也是露出了同样的笑容看向奥托。

  两人都看清了对方的眼神,那是为了目标,不惜一切的眼神……

  ……

  天命总部温泉内,两个男人赤裸着上身,坐在温泉中。

  奥托手中拿着一杯红酒,摇晃着问道“我的朋友,不品尝一下这个纪元的美酒吗?”

  苏羽这是顺了顺自己的头发,将其整成个大背头方便保证,靠在温泉池边回绝了奥托。

  “如果是伊甸她会很高兴和你探讨这些,但我还是算了,我不喜欢喝酒。”

  “那真是可惜,我的朋友。”奥托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我们确实可以成为朋友,奥托,我会为你的计划提供帮助。”苏羽面无表情地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是吗?听虚空万藏说,是你研发了圣痕,而且你还有某种预的能力。我对此很感兴趣。”

  “圣痕是我和梅比乌斯还有梅博士一起研发的,只是当我完善的时候,终焉律者已经快降临了,我并没有时间上传到虚空万藏的图书馆中。至于预…”

  苏羽眼中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奥托对此什么熟悉,因为在卡莲死后,他也常常那样。

  “即使我知道一切那又如何,我终究没有阻止任何事。就像你拯救不了卡莲.卡斯兰娜一样,我也拯救不了她,拯救不了他们。我们都痛恨无能为力的自己,都希望付出一切代价去复活他们。但…”

  苏羽挺直身子看向奥托。

  “世界允许意识更换新的容器,却不允许容器收集破碎的意识,为了拯救唯一的他们,我们只能在过去开辟一个新的节点。奥托,我们是相同的人,你可以为了卡莲愚弄至亲,愚弄友人,欺骗这个世界。我也可以为了爱莉希雅,为了死去的英桀,不论善恶,前行到底!”

  “是吗?”奥托眼中闪过了兴奋的神色。

  五百年来,奥托第一次被理解,而眼前这个男人,奥托同样可以理解他,他们是如此相像。

  “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我的朋友,一起去斩断这个世界的恶意。”

  奥托微笑着伸出右手,自卡莲死后,他第一次发自内心向他人展露微笑。

  苏羽同样笑着伸出右手与奥托相握。

  “让我们用自身的一切,去同那棵该死的树做一笔交易吧!”

  “呵哈哈。”

  温泉中传出了两人的笑声,为了所珍视之人,成为恶人那又如何?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