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封景尧冷冷瞥了他一眼,道:“不然跟谁生?”

  许易迟疑道:“可是我听说,少夫人她不仅私生活混乱,而且刁蛮任性,嚣张跋扈,家中老小全都得罪了一个遍,甚至连夫人和董事长,都不放在眼中……”

  这样的女人,要生活一辈子,想想就受罪!

  封景尧眸色微沉,显然对于自己那妻子的‘风光事迹’也是略有耳闻。

  只是,他不甚在意地道:“以前她怎么乱来,我不管,待我回去后,她就没那个机会了。去,先把她的资料调来给我。”

  从结婚到现在,他连新婚妻子都没见过一次。

  也该好好了解一下了!

  许易见他意已决,也不好再说什么,立刻去拿来平板,迅速调出关于顾长昕的资料,给封景尧看。

  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后,飞机总算安全落地。

  从机场出来后,封景尧没半刻停歇,便去会见一位重要客户,紧接着又安排了一个饭局,等吃完,外面天已经黑透。

  封景尧喝了些酒,神色微醺。

  许易扶着他上车后,便径直将他送回了封家。

  ……

  此时,顾长情刚结束晚餐,回到楼上。

  她眉眼有着一点醉意,步伐透着虚浮。

  她酒量很差,可顾长昕却爱喝酒,刚才在餐桌上,她象征性地喝了两杯。

  谁料,那酒后劲很足,这会儿,她脸颊上晕染上两抹红,像盛开的繁花一般,顺着脖颈,绵延到了身前。

  原本欺霜赛雪的肌肤,也开始透着粉。

  顾长情感觉有点热,便搁下酒杯,走进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

  接着,脱去身上的衣服,将自己整个泡进去。

  暖暖的热气扑面而来,人更飘飘然了……

  封景尧从外面进来时,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以为没人,也没在意。

  胡乱撕扯着领带,扣子一颗颗解开,干脆利落的脱掉衣服,接着又松开裤子上的皮带,大步踏进了浴室……

  很快,他愣住了。

  只见雾气氤氲中,一道纤薄柔美的倩影,正坐在盈满泡泡的浴缸内。

  她双颊酡红,将肌肤映衬得越发粉嫩。

  完美的锁骨清晰可见,在水中若隐若现。

  封景尧一下就认出她。

  正是他从未谋面的那小妻子!

  两人结婚一年,结婚证是家人扯的,长相也只通过资料才得知。

  没想到,他们竟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眼前的画面,实在太过美好,以至于素来自制力强悍的封景尧,心里都是一阵躁动。

  反正此次回来的目的,是生孩子。

  既是如此,干脆直奔主题好了。

  想到这,封景尧大步上前,踏入浴缸。

  顾长情脑袋本来就有些晕。

  泡了热水后,眼睛仿佛也蒙上了一层水雾,整个人云里雾里的,有点分不清现实。

  封景尧此生没碰过其她女人,禁欲了二十几年,一度以为自己不需要这种东西。

  但此刻,他感官被颠覆了。

  心里那种强烈到想将她据为己有的感觉,如同萌芽的种子,在心里生了根。

  一股痛感,传进了顾长情的四肢百骸,惊得她终于清醒过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男人俊美如神的五官。

  顾长情惊得面色发白,“你……你……”

  “怎么,不认识我?”

  封景尧嗓音沙哑的问,却仍不忘自己想要的。

  顾长情痛得浑身惊颤。

  她怎么可能不认得他!

  封景尧!

  她那未来一年名义上的‘丈夫’!

  他怎么回来了???

  眼下这又是什么情况?

  他们居然……

  天呐!

  顾长情吓得急忙要推开封景尧。

  可男人巍然不动,“已经太迟了。”

  顾长情感觉全身仿佛被电流穿过,直到神经末梢。

  整个人靠在他怀中。

  顾长情所有的抵抗,在他面前尽数粉碎。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