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54章 第54章

第54章 第54章

  楚帝的60大寿即将来临,因是整寿,必然会大办。封疆大吏、部族首领、番国使臣纷纷向楚京涌来,朝中文武大臣也在为此忙碌。

  楚京一片繁华热闹,然而,却在此时传来了锦州叛乱的消息。

  去年南方两个州发生水灾,本就没有产出,朝廷派了赈灾的粮食,才将将缓解,却也还是饿死不少人。今年自开春以来,除了二月份下过一两场毛毛细雨,连月来就再未下过一滴雨水,庄稼颗粒无收,最后竟已饿死数万人。

  有乱民趁势揭竿而起,迅速凝结成一股势力。这帮人一早就控制了锦州的一众官员,拿了知府官印,写了假的奏报上与朝廷。

  不仅如此,这帮人还劫持了城中富户,将他们的钱粮分发给了灾民,如此一来大获人心。有不少百姓自愿加入所谓的“义军”,队伍迅速发展壮大。据传这伙人有不少曾是颖王旧部,他们追随一位少年,奉他为主,后来更是传出这位少年乃是颖王萧宸之后。

  朝堂上,圣上震怒不已,一口气斥责贬黜了不少人。

  陆骁骁当然知道这个所谓的“少主”不过就是个冒牌货,颖王仅存的血脉除了顾老太太这个亲闺女外,就只有养在谢家的谢梓璇这个曾孙女。

  颖王战功赫赫,一世英名,竟被这些宵小之辈拿来做幌子!

  京中有些年长的,曾见过颖王风姿,当然不相信这些传言,不少人更是气怒不已。

  消息是从晖州传来的,据说是有侠义之士假意投敌,暗中周旋,救了几名官吏。几人连夜出逃,走了三天两夜跑到临近的晖州,将消息传递了出去。

  听说那位义士,说自己叫雷锋。

  “我还真想见见这位雷//□□。”栖梧院里,陆骁骁听闻谢梓璇带来的消息,如此说道。

  没过两天,又传来消息,那帮叛贼,准备攻打晖州。好在有锦州逃出的那几名官吏带来消息,晖州城早已开始加强戒备,才没有被对方出其不意攻下。

  皇帝任一直“留京待命”的承国公世子顾慎之为震威将军,命他率军前往镇压,将京畿卫10万军权交予。

  陆骁骁坐在秋千上,脚尖点地,若有所思。这皇帝,一边忌惮顾家,却又不得不重用人家。京畿卫的军权有一大半掌握在皇帝手里,顾慎之除完叛贼,这军权自然要交还给皇帝手中。

  顾慎之受命第二日,便整军出发前往晖州。

  而此时,距离皇帝大寿之日,还不到半月。各地藩邦使臣,部族首领,以及大楚的死对头姜国派出的代表均已入京,也有不少外地百姓纷纷涌入京城,都想一观这盛况。

  其中有一位中年男子,风尘仆仆而来。

  该男子面容很是平平无奇,一双眸子却很是清亮。

  “徐厚才?”守城的兵士仔细看了路引,才说道,“行了,进去吧!”

  “谢谢将军。”叫徐厚才的中年男子忙不迭点头,小跑着进了城内。被误叫做“将军”的小兵,神色却是难掩骄傲。

  楚都城外人员聚集,时常有冲突发生,不是这家的世子不长眼睛,就是那家的使臣出言不逊。京兆府的王大人和一众礼部官员忙得脚不沾地,头痛不已。

  在这一片繁杂中,栖梧院一片岁月静好。

  陆骁骁没有跑出去凑这热闹,却是听闻她当日出的那副上联,有不少人感兴趣,纷纷应对,倒是有那么几个差强人意。

  陆骁骁又出了一副上联“司马相如蔺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让谢梓璇拿去隆中阁,就当招揽客人了。

  而隆中阁里,谢梓璇与宗铭还有萧烨几人正围坐桌前。

  “城外有一处密林,最好砍掉。让神机营派出人手,在城外官道紧密搜索。再派出人,身着便衣混迹在人群中,查看周围动静。”谢梓璇提出安保建议。其实这就相当于现代的便衣。

  此次陛下大寿,京中鱼龙混杂,安保尤其重要。

  “这个方法不错。”宗铭看向未婚妻一脸骄傲。身为神机营副指挥使,此次京中的防卫工作主要由他负责。

  萧烨也赞同地点点头。

  此时,掌柜霍昀过来敲门,在门外道:“姑娘,有人对出来下联了。”

  话音才落,“哗”地一声,门被打开。

  “谁?!”

  “是一位姓徐的男子。”霍昀不紧不慢地解释,“他的下联正是长孙无忌魏无忌,人无忌,我亦无忌。”

  “清雪!”谢梓璇连忙喊了一声,“回府叫六小姐过来一趟!”

  雅间内,谢梓璇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中年男子,目光隐隐带着探究。见对方也在毫不遮掩地打量自己,目光清亮,好似认识自己一般。

  “阁下认识我?”谢梓璇问道。

  “算是吧。”男子说的模糊,神色却略显不自在,其实他知道这女子,却不曾亲眼见过。

  听闻中年男子的回答,谢梓璇眉梢一挑,想着这人怕不是和自己那六妹妹一个来路。

  这是被穿成筛子了啊!

  “我有一位朋友你或许可以见见,我已叫人去请。你对的那副上联,便是她出的。”谢梓璇轻笑一声,“想必你们会有很多话题。”

  到时候你们两个“老乡”好好聊聊。

  “不是你出的吗?”中年男子眸光盛满讶异。

  谢梓璇摇摇头,并未多言,屋内两人也未再过多交谈,一时间陷入尴尬的沉寂。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男子趴在桌上小憩了一会儿,醒来时发现谢梓璇早已不在屋内,桌上还摆着餐食,温度刚好。他一连吃了两大碗饭,又将菜肴吃得所剩无几,这是他这段时日以来,吃得最好的一顿了。

  打了个饱嗝,看了看桌上一扫而空的饭菜,心里一半是满足,一半是忧伤。

  唉!变成男人后,饭量也跟着变大了。

  倒了杯茶水,一边小口饮着,一边猜测,这出上联的那人,怕不是也跟自己一样是穿来的?这副上联是明代才子李梦阳随口出的,考的对象就是与他同名同姓的一位学子。

  这个架空的时代,三国之后的历史与他们所熟知的截然不同,何人会知晓这副对联?

  栖梧院。

  “可有说什么事?”陆骁骁疑惑,脚步却是不停,往院外快步走去。

  清雪如实回答,“这个我家姑娘倒是没有细说,六姑娘去了便知。”

  陆骁骁敛眉,知晓谢梓璇不会无缘无故差清雪回来叫自己。现下也只得等到了地方才清楚到底所为何事。

  难道是有人对出了那副上联?

  陆骁骁带着青瓷和清雪上了马车,往隆中阁的方向驶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