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52章 第52章

第52章 第52章

  夜色如墨。

  少女躺在床帐内,双眼紧闭,好似睡得很沉,但是从她紧蹙的眉头看去,才知道她睡得并不安稳。

  整洁温馨的房间内,年轻优雅的女子神情凄然,她的手中拿着今日的晨报。晨报的头版头条上,标题硕大醒目:”沉痛悼念缉毒英雄”后面的字已经被她颤抖的手指紧捏着皱成了一团。

  陆骁骁还是清晰的见到了上面的大致内容,是一位叫华峰的缉毒警察的英勇事迹,华峰这个名字应当用的是化名,出于保护,对于这位英雄的个人信息包括家属信息都未曝光。

  画面一转,女子慌乱地抱起床上小女孩,用薄毯裹住。这番大的动静惊醒了熟睡的孩童。女子朝她安抚一笑,“晓晓别怕,记住一会儿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声,也不要出来。知道了吗?”

  不待小女孩回应,女人便将女孩塞入床底。随即立马拿起床头电话,“喂,我是陆峰的爱人,我听到门外有动静你们赶快过来!快!”

  “晓晓?”陆骁骁“站”在一旁,心底喃喃出声。

  客厅传来动静,有人在说话,“五分钟之内解决好,不要耽误太久!”紧接着传来桌椅跌倒的声音和凄厉的惨叫声。床底的小姑娘在黑夜里不安地瞪大了眼睛,但牢牢记住了方才女人的叮嘱,紧捂着嘴巴没有出声。

  陆骁骁想要出去查看究竟,却始终踏不出这间卧室。

  终于,卧室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面容坚毅严肃地中年男人,他俯身趴下对着晓晓,尽量温和了语气,说道:“晓晓,我是爸爸的朋友,不用害怕。”说着伸出手,“来,先出来。妈妈和奶奶有事出门了,这几天先去叔叔家住好不好?

  小姑娘缓缓爬出来,中年男人抱起她大踏步跨出了房门,却用手掌捂住了小姑娘的眼睛。陆骁骁不受控制地跟在后面,经过客厅时,看到了倒了一地的桌椅和地板上暗红色的血液,她甚至“闻”到了血腥味。

  陆骁骁知晓自己是在梦境里,心脏却抑制不住地抽痛。

  画面又是一转。

  是中年男子抱着晓晓回了家,和善的老妇人还有一个小男孩在门口迎接他们。

  “晓晓,你先进屋跟哥哥玩一会儿。”

  陆骁骁“自动”跟在晓晓后面,小姑娘趴在房门上,门外大人的谈话声传来:

  “这些畜生!这些畜生!这些毒贩子都会遭报应的!”是老妇人压抑而愤怒的声音。

  “妈,这两天就麻烦你照顾这孩子了。”说话的是带晓晓回家的男人,“陆司令这次回乡探亲,知道了陆峰、同、志的事情,决定带晓晓回首都。陆峰、同、志是他同宗族的子侄,他们会善待晓晓的。”

  “那就好那就好!”老妇人说着,放心不少,“只希望这孩子不要记得这些了,以后好好的。”

  陆司令?

  画面又是一变,小女孩已经换了身衣服,她依然趴在房门上,门外又有声音传来:“各位放心,以后她就是我陆仁杰的孙女,陆钊的女儿。”

  爷爷和爸爸?

  所以,“晓晓”是她?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了?难道刚刚那些画面并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

  床上双眼紧闭的少女眼角滑出泪水,滴落在枕头上。

  锦州城外。

  星光时隐时现,偶有栖息在枝头的鸟儿飞起发出扑棱的声音。

  几个人趴在草丛堆里,除了几不可闻的呼吸声外,无人多说一句话。见周围没了动静,才缓缓起身,也顾不得拍掉身上的草屑灰尘,在漆黑的夜里,继续开始心惊胆战又步履匆匆地赶路。

  一夜过去。

  陆骁骁在淡淡的晨光中睁开眼。

  翠萍进屋,见陆骁骁已经醒来,却是躺在床上不动,只木然地睁着一双眼,连忙道:“小姐醒了?”

  陆骁骁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神色恹恹,好似提不起精神。

  见状,翠萍关心问道,“可是天热,小姐没睡好?要不晚上再多放两盆冰在屋里?”

  “不用了。”

  陆骁骁缓缓起身,如往常般穿衣洗漱。

  朝阳升起。

  晖州城外。

  几人在城门口站定,皆都身形狼狈,神情却均是劫后余生的雀跃。其中一中年男子道:“各位,前面就是晖州城了,城门已开,我们就此别过,在下还有要事需要去办!”说着,朝其余几人一拱手,豪迈道:“各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这位义士,此等大恩大德,我等没齿难忘!锦州的百姓也不会忘!”

  其他几人纷纷点头,亦是一脸感激。又有一人道,“还请义士告知我等尊姓大名?”

  那人潇洒一笑,言道:“我叫雷锋。”

  楚京。

  栖梧院。

  翠萍几个丫鬟们,也明显发觉姑娘自生辰过后就不对劲,这几日明显不似往日那般有精气神。

  陆骁骁神色看不出喜怒,一坐又是大半日,丫鬟们不敢出声打扰,连一向活泼的玉萍,也噤了声,走起路也小心翼翼起来,只是时不时会不放心地往自家姑娘那边望两眼。

  青瓷看着坐在秋千上沉思的陆骁骁,心底也是一沉。她跟着姑娘也有段时日了,何曾见过她这般模样?

  略一思索,便转身利落翻墙而去。

  斜阳夕照。

  顾谨之看着少女的背影,她整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却透出一股难言的忧伤,他的心猛地一抽。

  “梓珞。”熟悉的嗓音在身后不远处响起。陆骁骁回头看去,顾谨之缓步朝她走来。

  “你来啦?”陆骁骁很想冲他露出笑容,最终却只是勉强扯了扯嘴角。

  顾谨之走至跟前,在她面前半蹲下来。平日神采飞扬的少女,此刻眼里已蒙上一层不可言喻的哀伤。

  “坐啊。”陆骁骁往旁边挪了挪,轻轻拍了拍秋千旁边的位置。

  待顾谨之坐下,她将脑袋缓缓靠上他的肩头,好半晌两人都不发一言。

  “我想家了,想我妈妈了。”她说着,又解释道:“在我们那里,妈妈就是娘亲的意思。”

  他的眼帘颤了颤,心也跟着紧抽了起来。他大概明白了她说的意思,也隐隐猜到她口中的“家”和“妈妈”并不是这宁远侯府,也不是谢夫人。

  那日她说过的话言犹在耳,“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里了,或者你发现我跟以前不一样了”

  “如果你回家了,我会去寻你,天涯海角都会。”顾谨之开口,压住声音里的颤意。

  “我没有消失,只是在另一个地方生活。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回来的路。”她幽幽地说道,意有所指。

  她说出的话令他不安。他知道她身上有秘密,只是她不愿细说,他也不会追问。沉吟稍许,他才艰难开口,“那希望你能忘了我,不管你去了哪里,我只希望你可以心无负担的好好生活。我想,你的娘亲也是这样希望的。”

  “我不知道会不会忘了你,但我不想忘了你。”陆骁骁握住了他的手,“除了你,我想我是不会再喜欢旁人了。我自然是希望能嫁你为妻,与你携手一生,相伴到老。”

  顾谨之抽紧的心,嵌入一丝甜,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尖,“那你就不要有那么多的心理负担,好好的过好当下才是。我的梓珞,从不是这样伤怀忧郁的女子。”

  “嗯!”陆骁骁展颜一笑。心怀感恩,好好生活。

  她的爸爸是英雄,她的妈妈在危险的时候保护了她她成为后来父母的孩子,他们对她视若己出,悉心教导。她的亲人,都只希望她能好好生活。

  天擦黑时,顾谨之才离去。陆骁骁看着他悠然利落翻墙的背影,忍俊不已。

  几个丫鬟们下午被青瓷和翠萍清退了出去,虽不知何故,却也是听话照做。这会儿回了院中,进了屋内,见自家姑娘神色不再恹恹,状态明显有变化,不由得心底一松。

  陆骁骁恢复精神,便立马招了青瓷过来,“上次让你去查的事怎么样了?”

  青瓷在陆骁骁耳边低语了几句,陆骁骁点点头,“知道了。”

  还有件小事她要去处理一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