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51章 第51章

第51章 第51章

  转眼,陆骁骁马上就年满14了。

  这两日她收了不少生日礼物,多是做工考究,品相上乘的钗环宝玉,头面首饰,珍宝古玩。除了府中兄弟姐妹送的外,还收到了顾佑之和段明微的礼物。作为父亲的谢伯礼最“偷懒”,直接递了大把银票给闺女,让她喜欢什么便买什么。

  生日当天,一大早周氏就亲自去小厨房做了一碗长寿面,看着闺女吃完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朝阳升起时,陆骁骁出了门,今日顾谨之约了她去海月楼。

  一到聚月阁门口,还没敲门,门便从内打开,露出顾谨之温润如玉的脸,“听动静就知道是你到了。”

  陆骁骁展颜一笑,大方地拉起他进了阁中,目光扫过桌子上放着的一件锦盒,就听顾谨之说道:“打开看看。”

  锦盒里躺着一柄碧绿的发簪,成色极佳,仔细端详,那玉中还淌着绿色的细丝儿。看做工,虽然很不错,但应该不是专业老师傅的手艺,应当是某人亲手雕的。果不其然,簪尾还刻着一个小小的“珞”字。

  “谢谢,我很喜欢。”陆骁骁眉眼弯弯,“你替我戴上吧。”

  “好。”顾谨之目光柔和,取下她头上原本的发簪,将他送的这支插入发髻。

  “好看吗?”陆骁骁开心地问道。问完又在心底笑自己,果然恋爱中的女孩子,总喜欢问些傻乎乎的问题。

  “变得更好看了。”顾谨之摸摸她的小脑袋,“也长高了。”

  她自然是好看的,好看到不会让人忽视。面前少女身姿逶迤挺拔,清丽脱俗,一双眸子灿若星辰,身上独有的气质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然,他对她动心直到情根深种,并不是因为这身皮囊,至于为什么,他倒是说不清。

  她是他20多年来,唯一深入内心的所在。

  猝不及防地,他的脸颊传来一抹略带湿意的温润触感。意识到这丫头做了什么,顾谨之一时间有些心慌意乱,连眼帘都颤了颤,强压下心底的悸动,轻轻喊了一声,“珞儿!”

  “啊?”陆骁骁一脸“懵懂”,明明做了大胆的举动,眼里却是一片天真灿烂,“怎么了?你不喜欢吗?”

  说完,便摆出一副“失落”地样子。

  这丫头!

  他怎么会不喜欢呢?

  顾谨之无奈又宠溺,心慌意乱的同时,心头却是一甜,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子,“以后不许这般调皮。”

  陆骁骁环手搂上男友脖子,踮起脚尖仰头看向他,娇憨道,“你若是觉得吃亏,我让你亲回来便是!”

  救命!

  顾谨之心底一颤,轻轻捏了下她的脸蛋,只得说道,“你还小。”

  我都22了,就比你小一岁啊!加上在这里活的一年,应该算23了。

  算了,这事没法解释。

  “知道啦知道啦!”陆骁骁眼睛咕噜偷偷转了转,又正色道:“你附耳过来,我有话与你说。”

  顾谨之依言,扭头侧耳待听吩咐。陆骁骁凑近,吧唧一口就亲上他脸颊,完了撒丫子就跑!

  却被某人大手一捞,就将“使坏”的她给捉了回来。

  “我错了我错了!”陆骁骁赶紧认错。挣扎了两下,抬眸看去,见顾谨之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两人目光相撞,周围空气突然安静,一室旖旎。

  陆骁骁面色绯红,感觉心跳也漏了一拍。

  顾谨之一手托着她的腰,紧盯着面前少女,眸色暗涌,强压住心底的躁动,过了半晌才缓缓道:“你不是跟佑之她们约好了去休闲会馆吗?”

  “是啊是啊!”陆骁骁站直身体,略带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差点都忘了,那我先走了啊。”

  随即夺门而出。

  独留在阁中的顾谨之,望着她略显慌乱的背影,眼底盛满温柔,唇边也漾起抑制不住的笑容。

  他这般珍视她,怎会越雷池一步?

  随即又想起,他还有件礼物没送给她,被她这么一闹,倒是给忘了。

  算了,下次再送吧。

  陆骁骁一直到了休闲会馆,心跳才慢慢恢复。

  一进雅间,兰儿就率先热情喊道:“六姑娘!”

  “抱歉来晚了。”陆骁骁见雅间内,段明微与顾佑之已经到了,遂笑道:“看来用不着我介绍了。”

  “是我们来早了。”顾佑之含笑,“我与段小姐一见如故。”

  段明微面上也是含笑,“刚说起你,你就来了。”

  三人在雅间一边玩游戏,一边闲话家常,三人各自带的几个丫鬟也是聊得不亦乐乎。不知不觉已至下午,这时有女服务员敲门,微笑道:“几位姑娘,我们东家给几位送了解暑的冰沙甜品,是这就端来还是稍后再用?”

  “现在就端来吧。”陆骁骁知晓肯定是谢梓璇命人送的。

  秀萍对兰儿和秋橘说道,“我去找掌柜的拿副扑克,我们几个一起玩斗地主。”

  “我陪你一起去。”兰儿挽了秀萍胳膊,秋橘也跟着一起出了雅间,看得陆骁骁直笑,小女孩之间的友谊就是来得这么突然,干什么都喜欢作伴,哪怕就是上厕所也要凑在一起。

  服务员将甜品端来时,秀萍几个也刚进门,就见秋橘神色不太好看,走到段明微身边道:“姑娘,我方才看到陈三姑娘了,她也看到我了。”

  “无妨。”段明微不甚在意,朝陆骁骁几人坦然一笑,端起甜品便吃了起来。

  陆骁骁与顾佑之对视一眼,眼底赞赏之意显现。

  几人正吃着甜品,便听见敲门声,兰儿忙去开门,见门口站着个面生的丫鬟,看穿着并非这会馆的侍者。

  “我家姑娘请段姑娘去前面雅间一叙。”那姑娘站在门口脆生生地道。

  “回去告诉陈姑娘,大可不必。”段明微神色漠然,秋橘已是上前直接将门关上,气愤道:“小姐不必理会这等人。”

  太阳快下山时,几人才起身离去,一出雅间,就在楼梯口遇到了陈婉柔,陆骁骁眼底一沉,顾佑之同样面色不虞。

  与段明微的明艳大气不同,陈婉柔身姿纤薄,一双眼睛水盈盈地,使得面上也带了三分娇,再加上本身又有几分才情,往那一站倒有几分弱柳扶风之感。

  只可惜美人一开口,就乱了芳华:“段姑娘如今怕是在心底笑话我吧?与人议论我时,不知如何的鄙夷菲薄我。”说着又用眼光扫了扫顾佑之与陆骁骁二人。

  段明微简直要被气笑了,奈何大庭广众之下,也懒得与她纠缠,耐着性子冷然道:“陈姑娘多虑了。”

  说罢便打算离开,刚迈开步子,却是被陈婉柔一把拉住胳膊,一瞬间就红了眼眶,“若不是你,我怎会落到如今地步?我如今遭人非议,你心底怕是得意的很!”

  听得陆骁骁直皱眉,这尼玛什么脑回路?

  秋橘气得欲要上前分辨,却被段明微用眼神制止。

  “你跟程四公子如何,与我何干?”段明微眼神微冷,“陈小姐若是非要胡搅蛮缠的话,我段明微也不是面团捏的。”

  “你果然是怨恨我的!”陈婉柔一脸笃定,索性把话说开,“他心里有我,没有你,你勉强有什么用?”

  “大庭广众,还请陈姑娘自重,不要失了分寸。”顾佑之听不下去了,出言维护,“我们这就要离开,陈姑娘不要挡道。”

  “胡乱幻想是病,是病就得治。”陆骁骁一脸“同情”,“陈姑娘年纪轻轻的,可千万不要放弃治疗。”

  身后的秋橘没忍住,“噗”一声笑出来,觉得甚是解气,顾佑之跟段明微也差点崩不住,只得轻咳两声来掩饰。

  陈婉柔脸色一白,眼圈却更红了,咬着嘴唇,泫然欲泣,“你们”一副三人合起伙来欺负她的样子。

  陆骁骁从不吃这套,也没什么林香惜玉的心思,拉着段明微从郑婉柔身前经过,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她。

  三人分别后,陆骁骁一回栖梧院,便把青瓷招了过来,吩咐道:“你去替我盯着那程俊安,看他平时常出入哪些地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