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顾谨之早早就来了海月楼等陆骁骁,久等未见人过来,便出了海月楼,沿着她来时的必经之路寻去。

  到时见她正与一位姑娘聊得正欢,自己不便上前打扰,便又折返回去。

  突然,他感觉身后有人,多年习武的习惯让他迅速反应,猛地一转身,作出防御姿势。

  看清来人时,随即面色一缓,有些无奈,“你在我背后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二哥!”顾惟之嘿嘿一笑,“方才看到二嫂英姿,真是让人佩服得紧。”刚才街上那一幕,他隐在人群中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顾谨之看着他,等着他交代下文。

  “我跟你说那男的一开始要50两后来二嫂出现了,直接写了个什么协议,男的又开始狮子大张口那妇人最终拿了和离书,还把两个孩子要到了手,以后婚嫁也与孩子爹无关。”顾惟之快言快语将事情交代完,提起陆骁骁又是一脸佩服,“本来我还怕二嫂会吃亏呢,没想到二嫂如此霸气又聪慧。还有那协议内容,条理分明,将一应事情分割得清清楚楚。”

  他今日在茶馆与友人相聚,正打开窗户准备透透气,就看到了这起热闹。后来又看到陆骁骁出现,怕她吃亏,赶紧往街上赶去,准备帮她撑腰,却不料他的担心多余了。

  顾谨之了解了事情经过,满眼含笑。抬头看了看天边,陆骁骁也该到了,便朝顾惟之道:“我跟人还有约,先走一步。”

  顾惟之一副“了解”的神情,赶紧撤退。

  陆骁骁将陈秋娘的事情处理好之后,与段明微闲聊了一会儿,便赶去海月楼与顾谨之会合。

  一进聚月阁,陆骁骁就一脸灿烂的对着男友说道,“好饿呀!顾公子今日可要请我吃点好的。”

  “已经跟掌柜的交代了,都是你喜欢的口味。”顾谨之脸上笑意明显,目光温润,“近日可好?”

  “挺好的,能吃能睡。”陆骁骁说着,轻轻抓了他的胳膊,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轻语道:“就是想你啦!”

  这突如其来的亲密气息,让一向内敛的他神情明显一呆,耳后一热,脸上迅速出现一抹不自然的红。

  见到一向端方的顾谨之脸红,陆骁骁不由得在心里偷偷乐了乐。

  “你是不是没有想我?”陆骁骁双手叉腰,一脸“严肃”。

  看她故意板起脸的样子,他面上一柔,忍不住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蛋,“调皮。”

  他怎么会不想她呢?时时刻刻都没忘记过。

  “对了,上次托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两人腻歪了一小会儿,陆骁骁问起了正事。

  “那位三余先生确实有点问题。我让手下的人紧盯了一段时日,确实发现了一些东西。”

  陆骁骁一怔,打起精神,等着顾谨之的下文。

  却见顾谨之神色顿了顿,转而说道,“放心,我会解决好。”

  陆骁骁明白,查到的内容应该是少儿不宜,不适合讲给她这个未出阁的姑娘听。

  “但说无妨。”陆骁骁神色坦然,直言道,“我想知道。”

  “此人常年流连花丛,染指了不少良家姑娘。而且此人很谨慎,也很聪明,从不敢招惹那些高门大户的女子。”

  就是个海王呗!

  陆骁骁心下了然。高门大户的姑娘出门都有丫鬟和随从,平时姑娘去了哪里,跟谁来往频繁,只消把身边的人提过来审一审就知道了。那些权贵人家有钱有势,若是这陆丰禾真霍霍了这些高门贵女,事后早就被人无声无息的弄死了。

  陆骁骁沉吟半晌,才缓缓开口问道,“我三婶娘家的侄女,有没有”

  “还没有。”顾谨之知她担心什么,安抚道,“几日前,你三叔约见了陆丰禾,应当是有警告过他,看样子是收敛了。”

  谢伯谦?这倒是让陆骁骁有些许意外。

  “你三叔跟他是同一届的举人,以前两人好像交情尚可,不过后来就渐渐疏远了。应当是你三叔发觉此人心思不正不愿深交,所以主动断了关联。”

  “那黄姑娘呢?她的死可是与陆丰禾有关?”陆骁骁又问起另一件重要的事。

  “给黄姑娘收殓尸身的婆子说,黄姑娘不像是身染重症,而是自杀的,生前应当怀有身孕。”

  陆骁骁瞳孔微震,“确定吗?可看仔细了?”

  顾谨之神色肃然,“虽然月份不大,但是那婆子肯定自己没有看错。”

  陆骁骁捏着的拳头紧了紧,“孩子是陆丰禾的吗?”

  顾谨之肯定地点点头。

  陆骁骁用完午膳,从海月楼出来后,径直去了珍宝阁,买了一只成色极佳的发簪才打道回府。

  府中下人们还在进进出出的忙碌。

  陆骁骁拿了新买的发簪去了栖翎院。

  “送给你的及笄礼。”陆骁骁将手中的木匣子递过去。

  “谢啦!老妹儿!”谢梓璇大方接过。

  陆骁骁刚走没多久,谢伯礼也来了栖翎院,手上还拿着锦盒。

  “这是你母亲的遗物,好生保管。”

  谢梓璇打开,里面躺着一对玉镯,质地算不上上乘,但应该是章萱萱随身之物。

  谢伯礼又从手中拿出几张银票,“喜欢什么便买什么。”

  “谢谢爹。”

  “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看着这个自己抱回来养了十几年的小姑娘长大成人,谢伯礼心情复杂,又想起她的身世,感叹道:“你这般知书达礼,你母亲若是知晓了,也会欣慰。”

  若是以前,谢伯礼在提到她生母的时候,用的都是“你母亲”,而不是“你姨娘”,她只会以为是这个父亲对她的生母“爱得深沉”,从不把她当作妾室。

  如今已知晓真相的她,对这个父亲除了感恩,更多了敬重。

  “女儿多谢父亲养育之恩。”谢梓璇心下一暖,这个父亲待她真的很好。

  五月初八,谢梓璇及笄前一晚的落霞院。

  谢伯礼刚刚宽衣,准备歇下,就见里间侧躺着的自家夫人一溜烟坐起来,言道:“梓璇都快成人了,你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夫人”谢伯谦神色愣愣。

  “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周氏斜睨了丈夫一眼,不等他开口,便拧了一下他胳膊,没好气地说道,“她若真是你跟外面哪个小妖精生的,你以为你还能踏进我这落霞院半步?”

  谢伯谦不禁握了自家夫人的手,“霞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