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42章 第42章

第42章 第42章

  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两日,终于放晴。

  陆骁骁打算出门一趟,她今天跟顾谨之约好了,上次拜托他去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

  一路走来,府邸上下皆在忙碌,洒扫庭院,擦洗器皿桌椅。陆骁骁才想起来,再过两日便是谢梓璇的及笄礼了。虽是“庶出”,但谢伯礼很是重视这个女儿,周氏也没意见,帮忙操持。

  见状,陆骁骁又折返回栖梧院,带上所有存款才出门。

  街上,一群人围在一起目睹着一场热闹:一个赌鬼,想要把女儿卖去勾栏院,被孩子娘死命拦着不让,身形消瘦的女人哪里是男人的对手,一脚就被踹翻在地后又立马坐起身,紧紧抱着男人的小腿,任凭男的拳打脚踢,就是不撒手。旁边还有两个女孩,大的不过十一二岁,小的不过七八岁,都在哭求男的,“爹!求求你不要打娘亲了!”期间也有人于心不忍,出言阻止,奈何那男子实在是泼皮无赖,言道管自家婆娘,卖自家闺女关别人什么事!

  段明微见马车突然停下,便问车夫出了何事。

  “姑娘,好像是前面出了什么事,围观的百姓把路堵住了。”赶车的刘春生回头禀告。

  段明微掀开车帘往外瞧了一眼,便听到了男人的怒骂声和女孩的哭泣声,不禁皱眉。

  刘春生自然也听到了,回身问道:“小姐?”

  这声小姐,段明微明白他的意思,遂吩咐道:“去看看!”

  “好嘞!”刘春生得令,立马下了马车,往前面快步走去!

  “咱们也去看看。”段明微带着丫鬟秋橘下了马车。

  男人正在骂自己媳妇:“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有什么用!头胎生了闺女,脑子没休了你算是仁至义尽!几年肚子都没动静,好不容易又怀上了,生下来的还是个闺女!老子养她这么大,换几个钱怎么了!吴妈妈还等着大丫过去呢!”说完又用另一只脚踹了女人两下,“还不给老子撒手!再不识相,老子休了你!”

  女人不为所动,不发一言,就是抱着男人的腿不见丝毫松动。

  段明微还未来得及走到那女子跟前时,刘春生早已将那汉子跟女人隔开,防止他再伤人。

  徐永发见有人来管这闲事,更加恼怒,但是看刘春生一看就是练家子,他打不过,所以也是敢怒不敢言。这会儿又见一个姑娘过来,知道定是这女子想要管这桩闲事,心下早就盘算开来。

  这些大户人家的小姐,最是单纯心善,又出手大方,说不定愿意买下大丫,自己到时候再死咬着不松口,把价钱往上抬一抬,不比卖到窑子里差。等大丫到了富贵人家做丫鬟,凭借着大丫的姿色,说不定还能给哪个公子哥当个妾,往后自己也可以跟着沾沾光。

  思及此,便大声说道:“怎么?我管自家婆娘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段明微并不理会他,在那女子面前蹲下,平视着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家姓陈,名秋娘。”

  “我问你,如若我今天救了你们母女,你还愿意跟这个男人回去过日子吗?”段明微深知,这种事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还得当事人自己要下得了决心,要是这陈秋娘自己执迷不悟,她今日救也是白救。

  “不愿意!我就是讨饭,也决不让女儿跟着她爹过活!”陈秋娘语气坚定,好似知道对方是可以救她的人,连忙说道:“求姑娘救我们母女!”

  说着便要磕头,段明微连忙抬手拦住,“那我今日便管了这桩闲事。”

  说完便扶了她起来,女人本就瘦弱,又挨了一顿打,险些站不稳,一旁的秋橘连忙将她搀住。

  段明微又转身对着两个小姑娘,温和地说道:“以后娘亲与你们爹爹分开,你们可愿意跟着娘亲一起生活?”

  “愿意!”两个小姑娘异口同声。爹不是喝酒就是赌钱,娘织布采药挣的钱都被爹花了,还在外面欠了好多债,爹在家的时候就会打娘和她们,她们不喜欢爹。

  段明微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转身面向众人,说道:“各位若是信得过小女子,可否去帮忙请个大夫过来?医药费由我来垫付。”

  围观群众也不乏热心人,立马就有一位大哥喊道:“我愿意去!前面拐角就有一家医馆。”

  “那就多谢这位大哥了!”段明微真诚道谢,热心大哥回了句“甭客气!”便快步往医馆方向赶去。

  段明微见有人帮忙去请大夫,遂也放下心来。转身就朝那汉子走去,也不废话,直接问道:“说吧!你想怎样?”

  徐永发嘿嘿一笑,说道:“要不是家里实在穷得开不了锅,小的也不至于卖女儿不是?我看小姐心善,要不就当做件好事,买下这丫头,去小姐府上做个丫鬟肯定比去醉春楼强。等大丫到了府上,肯定会好好伺候姑娘。您看我这闺女”

  “多少钱?”段明微懒得听他废话,直接问道。

  徐永发伸出五个手指头,“五十两!”

  “五十两?!”围观群众也爆出惊呼,买个丫头哪里要得了这么多钱?平常买个丫头不过三五两,就是品相好些、灵活些的丫鬟,最多也不过□□两。若是姿色好,卖给富贵人家当暖房丫头的,也不过十来两。这汉子一张嘴就要50两,明显就是在讹钱。

  “你这无赖!就是漫天要价!”一旁的秋橘气得不行,想骂那泼皮,却又不知道怎么骂,只得气鼓鼓地瞪着他。

  “你这不是讹人吗?”

  “就是!哪有这么不要脸的!”

  “还真是个泼皮!”

  围观群众也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起来,那汉子见状,对着周围的人扯着嗓子喊道:“怎么了?我自家闺女,我想卖什么价就卖什么价!”

  刚刚因为马车被围观群众堵住的陆骁骁,听到那汉子狮子大张口,一个眼神示意,张志立马窜了出去。

  段明微当然知晓对方是在故意抬价,五十两她自然拿得出来,但不能轻易让这混蛋男人得逞,必须得让他立下字据,承诺以后与陈秋娘母女再无瓜葛,最好是能写下和离书,免得日后他们母女三人再被这无赖纠缠。

  正欲张口谈条件时,见人群中飞快走出一个年轻小伙子,边走边道,“各位借过!借过!多谢!”

  围观人群自觉让开一条小缝,只见一位少女带着两个丫鬟走了过来。

  “钱不是不能给你,不过你得先答应我几个条件。”那少女抬腿走向人群中央,也不等对方问,抬高音量说道:“第一,写下和离书,以后二人婚嫁各不相干,也不许再纠缠;第二,和离之时,家中属于女方的物品,男方不得侵占;第三,和离后,两个孩子跟随女方生活,女儿成年后,婚事皆由女方做主,男方不得干涉。”

  说话的自然是陆骁骁,她尽量说得直白易懂,而且她要的是和离书,而不是休书,大家都听了个明白。

  围观群众一片哗然,这小姑娘是要帮这对夫妻和离啊!有的人觉得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姻,这么做有些不厚道;有的人觉得有这么个禽兽爹,母女回去以后也不会有啥好下场,还不如和离;也有的人觉得这小姑娘着实有魄力,救人于水火。

  陆骁骁可不管别人怎么想,这时代本就对女子苛刻。今日既然遇到了这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而且这女子有反抗的意识,并没有因蹉跎而麻木,这种人也值得一帮。

  段明微听闻那少女提出的条件正是她心中所想,不过说得更直白具体,不由向其投去赞赏一笑,对方也朝她含笑点头示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