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恩国公府。

  “今日诗会,六弟可有相中的女子?”恩国公世子问完又紧接着提醒道,“祖母和母亲可是说了,你若是再没个着落,她们可就擅自替你做主了。”

  世子夫人也接过话头,“我看那谢六姑娘,还有那许家姑娘跟顾家姑娘都不错。你若是中意,我明日就上门拜访去探探口风。”

  “自然是有中意的了。”杨朔坦白,“就是不知道她是否愿意。”

  “哦?到底是哪家姑娘?”世子一听来了兴致,“你可别唬我。”

  杨朔淡笑不语。

  “莫不是那谢六姑娘?”世子夫人笑着猜测,“这姑娘有趣得紧。”那丫头面上看着端庄,骨子里怕是个鬼灵精。不过人嘛,鲜活些才有趣。

  杨朔笑着摇摇头,“不是谢六姑娘。”

  世子满脸笑意,“到底是哪家姑娘?”

  “自然是小时候见过的那位。”杨朔朝长嫂躬身,郑重道:“有劳大嫂走一趟承国公府。”

  天边落日只剩淡淡余晖。

  陆骁骁轻快地跳下马车,朝府中走去。谢琰几步上前,拿折扇敲了敲自家妹妹的小脑袋,“你来我院中一趟,有事与你说。”

  陆骁骁知晓,她今天装13,只怕是让谢琰起了疑心,不过她早就想好了说辞。

  一会儿就说《葬花吟》是之前看四姐姐写过,《牡丹诗》也是四姐姐教的,她正好记得,拿来应急。

  进了听枫院,谢琰却是说起了别的:

  “那吴公子倒是一表人才,家世也清白,与他相谈,哥哥亦觉得他颇有才华,而且品性良善,没有世家子的骄纵。”

  “我已经约了他后日来府中做客,届时父亲也在家,若是父亲见过也觉得不错,再让他回去禀报家中长辈,托人来提亲。”

  “毕竟咱们是女方,得矜持些。”

  陆骁骁一脸懵逼,“哥哥,你在说什么?”

  谢琰看着自家小妹,“在说你跟吴公子的婚事。”

  啥玩意儿?

  “咳咳咳!”陆骁骁被嘴里的糕点呛到,“你刚刚说啥?”是她听错了,还是谢琰说错了?

  “小妹放心,我与父亲都不是那等迂腐之人。吴公子也会入翰林院,以后会在京中常住。只不过你尚未及笄,母亲定然也舍不得你这么早就成婚,至少也要等到明年才行。再说了”

  陆骁骁赶紧咽了口茶水,半干着嗓子打断谢琰,“哥哥误会了!我对吴公子无意!”

  “男婚女嫁,礼之自然。小妹不必害羞。”

  “我真的对吴公子没想法!”陆骁骁急了。

  谢琰看了自家妹妹半晌,见她神色认真,不似因为娇羞而羞于承认。再一想她素来的性子,也不是个含蓄委婉的,想必确实是自己误会了。

  但人已经请了,总不好变卦,到时候就当寻常友人招待便是。

  谢琰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继而转移话题,“你与四妹妹近来亲近了很多。”说着揉了揉她的头顶,“珞儿懂事了。”

  “是啊是啊!我长大了嘛!”陆骁骁忙不迭点头,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从听枫院出来后,天色还不算太晚,陆骁骁就又去了一趟栖翎院,她还有事要与谢梓璇商议。

  两人支开丫鬟,在屋里叽里咕噜了好一阵。

  外面的团儿和圆儿面面相觑,她们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两姐妹的关系了。

  从栖翎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月上枝头。

  晚风吹来,带着一丝暖意,送来阵阵暗香。

  已经入夏了呢。

  第二日晨间,陆骁骁悠悠醒来,忽觉小腹坠胀,心里已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我长大了。

  翠萍进了屋内,准备伺候自家姑娘洗漱,却见她面色不好,心下一紧,赶忙问道,“姑娘可是身子不舒服?”

  “我肚子痛。”陆骁骁捂着肚子,一脸的“痛苦”之色,“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吃错东西了?”

  翠萍急了,连忙上前,“可是着凉了?”

  陆骁骁则状似无意掀开被褥,露出床上血迹。

  “呀!这是怎么回事?”陆骁骁“惊慌失措”,带了“哭腔”,“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我是不是要死了?”

  毕竟她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姑娘,又从来没人与她讲过这些,她哪里知道什么叫“月事”?

  翠萍错愣半秒,看了床上一眼,随即了然一笑,宽慰她:“姑娘别担心,你这是长大了呢!”

  说着,连忙招了香萍拿来干净衣衫,又拿了月事带教陆骁骁如何使用。等陆骁骁拾掇完毕,翠萍已经麻利地换好了干净的床单被褥。

  “姑娘这几日切莫沾冷水,千万不可受凉。”翠萍嘱咐完,见自家姑娘小脸不似往日红润,又一副“懵懂”的样子,不禁怜惜不已。说完又让香萍去落霞院禀告周氏。

  陆骁骁用完早膳,便倚靠在床上翻看一本经集。

  辰时的时候周氏过来了,与她聊了好些闲话,又殷切嘱咐了一番才离去。

  一连两天,陆骁骁都安分的待在院中。尤其是吴公子上门做客的这日,更是不曾踏出院子半步。

  天边霞光映着漫天云彩,浑然一片。

  马车缓缓在府门前停下,谢梓琳下了马车,面色不虞地往府中走去。想起方才王家表姐执迷不悟的样子,气得她真想把那琅嬛书斋给砸了!

  “表姐真是猪油蒙了心!”谢梓琳越想越气,嘟着嘴气呼呼往宅内走去,准备去找自家爹。这一气,步子便迈得越发快了,身后的丫鬟也不由得跟着加快了速度。

  吴通被谢琰送着往府门外走去,忽见一姑娘窜进门内,脚下生风般。虽离得稍远,却也看清了那姑娘面容,可能是因为天热,也有可能是因为生气,她的两颊有些泛红,一双大眼睛灵动非常,气嘟嘟的样子煞是鲜活可爱。

  吴通心里一乐,踏着霞光出了谢府。

  “爹!”谢梓琳推开书房的门。

  谢伯谦见闺女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放下手中书本,不禁失笑道,“这是怎么了?”

  谢梓琳走至案桌前,“你与那三余先生可是旧识?”

  闻言,谢伯谦心下一凛,“怎么问起这个?”

  谢梓琳眉间拢起,“你去告诉他,让他离我王家姐姐远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