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陆骁骁手中的糕点只剩下一口时,抛砖引玉的人出现了。

  一阵琴音飘来,清幽动人,如山间清泉流荡,又如空中闲云悠然飘过,弹琴的人轻轻吟唱:“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

  这块砖抛得甚好!

  谢梓璇挪了挪身体,往陆骁骁这边侧身,问道:“六妹妹,可知晓她唱的是什么?”

  “《楚辞》。”陆骁骁也把身体凑近了些,“《九歌》篇,《云中君》。”

  谢梓璇看了陆骁骁半晌,“六妹妹博学。”

  “作为一枚中文系研究生,一名纸上谈兵的人才,知晓这些,不奇怪。”陆骁骁自我调侃。写诗作词她确实不精通,但若是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却也是信手拈来。再说了,以往常常被各位师兄师姐轮番考较,久而久之,也算略有所得。

  “我突然很想知道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读研的时候学的是古典文献学,本科学的是汉语言文学。”

  “六妹妹,明人不说暗话,”谢梓璇状似无意地扫了一下四周后,一脸诚恳地道:“我想看你欺负人。”

  两人交头接耳悄声说笑几句,引出的那块玉也出来了。

  一位年轻公子作了一首咏柳诗,内容和押韵都很不错,引得一片赞叹之声。而后又有一姑娘作了一首赞叹春光好的诗,也还不错,众人也很给面子的给予夸赞。

  一时之间吟诗作画的、抚琴伴奏的也陆续而来。

  酒过三巡之后,上首的世子放下酒杯,望着男宾的方向言道:“顾二公子书画卓绝,难得今日能来参加诗会,不知我等是否有幸一睹?”

  闻言,陆骁骁在心里暗笑,男朋友又被点名了?

  “那就献丑了。”顾谨之大方应承。

  陆骁骁凝神看着轻纱后的顾谨之,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正在垂眸作画,右侧的许安慧也朝顾谨之的方向望去。

  陆骁骁轻轻捶了捶腰,见没人注意,又轻轻扭了扭脖子。一直这么跪坐着真是遭罪啊,好想葛优躺。又抬眸看了看对面之人半晌,见他突然收笔,将手中画作交给身旁的人依次递了上去。

  “好!”世子赞叹一声,“天水浑然一色,孤鹜向天而起,惟妙惟肖,意境深远!”世子夫人也在一旁连连点头,“但是光有意象,没有佳句相称,岂不遗憾?”

  这是希望在场的姑娘给画添上诗句。

  陆骁骁垂眸暗笑。

  众姑娘起身围过来欣赏佳作,陆骁骁也凑过去看了两眼,在心里给了男朋友两个字:调皮。

  现在是春末夏初时节,万物复苏,园中花团锦簇,顾谨之画的毫不应景不说,却是一副宁静致远的景象:天水相接,上下浑然一色,彩霞自上而下倾洒江面,孤鹜自下而上向远方飞起。

  那只向上扑腾的野鸭子,哦,说错了,孤鹜倒是画得惟妙惟肖。

  “湖光日暮两相合,秋水落霞一色秋。”有姑娘率先开口。

  “秋霞落泗水,孤鹜向长天。”说话的是许安慧。

  陆续又有几名女子提出诗句。

  “顾二公子意下如何?”恩国公世子询问顾谨之的意见。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忽闻一道声音朗朗传来,众人望过去,就见一十三四岁少女,跪坐在案桌前,身姿笔挺,双目晶莹,一袭鹅黄色的衣衫上如墨的发丝柔顺落下,更趁得她肌肤胜雪。

  听到这个声音,顾谨之嘴角轻轻扬起。

  “妙啊!”世子连连抚掌。

  “方才那几句已是佳句,后面这位姑娘所作更是精妙!”

  “此句并非小女子所作,我不过拾人牙慧罢了。”陆骁骁很“坦诚”地解释,“是无意间在家父书房中看到,觉得与顾公子此画意境甚是相符,具体是何人所作倒是忘了,”

  “确实相得益彰。”当事人适时发话。

  众人见这姑娘诚恳率真,又听她声音清甜,顿生好感。更有性格外向的出声问道:“敢问姑娘贵姓,府中何处?”

  顾谨之敛了笑容,看向那发问的公子一眼,一向温润的眸中,寒光一闪。

  “这个啊,”陆骁骁调皮一笑,“我就不告诉你啦!”虽是拒绝的话,然,她长得好,声音又甜,带着点小女儿的骄矜活泼,所以并不让人觉得无礼和傲慢。

  “抱歉,是在下唐突了。”那位公子不甚在意。

  众人又重新落座,许安慧回到座位时,满含深意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陆骁骁。

  陆骁骁恍若未觉,目不斜视,心里想的却是:给男朋友的画作提诗这种事情,怎么能让给别的姑娘?

  ……

  有道是,宴无好宴。

  凡是有女主参加的宴会,总会有人出言挑衅,不是要比这个,就是要比那个,连开场白都差不多。

  当陆骁骁看到一袭粉绿色裙衫的女子朝她们所在的方向走来时,更加验证了这一说法。

  “找你麻烦的来了。”陆骁骁准备吃瓜看戏,方才在大厅中,这姑娘跟程慧芝是一起的。

  “素闻谢家姑娘才貌双全,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小女不才,却也想讨教一二,不知谢六姑娘可否赏脸?”那姑娘越过谢梓璇,在陆骁骁面前站定,略一行礼后站起身,直视着陆骁骁,“还望谢姑娘不吝赐教。”

  嗯?姑娘你是不是找错人啦?还有你贵姓啊?陆骁骁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问的。

  “免贵姓郑。”那姑娘却未正面回答是否找错了人,继续言道:“谢大人两榜进士出生,谢二公子今科被圣上钦点为探花郎,谢六姑娘有父兄教导,耳濡目染,想必颇有才学。”

  众人闻言,心下了然,被点名的姑娘是谢二公子的妹妹,谢家六姑娘。

  “姑娘谬赞了,我才疏学浅,姑娘说讨教,实在是言重了。”陆骁骁含笑起身,礼貌回应。

  “谢六姑娘不必谦虚,方才那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甚是精妙,想必也是饱读诗书之人。”

  此言一出,众人才明了,方才念出如此绝妙精句的竟是谢六姑娘,更有人猜测那两句莫不是谢大人所作?

  正准备端杯饮酒的谢琰,闻言手上动作就是一顿:回去便去父亲书房寻一下,看看到底是何人所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