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鼓乐声渐渐飘远,门口传来了“笃笃笃”的敲门声,笑容在面上漾开,顾谨之连忙起身去开门。

  “不好意思,久等啦!”门外的少女扬起笑脸,一边说着,一边抬脚迈向屋里。

  陆骁骁大方地拉起顾谨之的手,走至桌前坐定,一手托腮定定地看着男友。他的眉眼生得极好,侧脸的弧度堪称完美,他的骨相也很好。

  直白的目光让顾谨之有一瞬间的错愕,“珞儿,在看什么?”

  “看你呀!”陆骁骁用手撑着下巴,看着男朋友一脸星星眼,“我看见你就心生欢喜。”

  “以前竟不知,珞儿竟是这般胆大的女子。”虽是打趣,他却抑制不住笑容。她这般大胆又真诚,他也忍不住心生欢喜。

  “现在你后悔也晚了,上了贼船就下不去咯!”陆骁骁歪着小脑袋,弯了弯眸,“再说了,我这么喜欢你,多看两眼怎么啦?”

  谁说男人就不爱听甜言蜜语了?顾谨之喝了口茶水,压下她撩拨人的话语,开始转移话题,“还没恭喜珞儿兄长高中。”

  “如果你去考的话,别说探花郎了,状元郎都不在话下。”陆骁骁这话虽然有吹彩虹屁的嫌疑,却也不算夸大。顾谨之当年可是拿了小三元的,乡试的时候也是拿了解元的,若是继续参加科举,说不定会成为大楚开朝以来第一个六元及第的状元郎。

  “珞儿希望我参加科举?”顾谨之问道。

  “这倒不是。”听到他这么问,陆骁骁心里一沉,抬起眼眸认真地看着他,“愿意做什么,你但凭自己的心意而为,不必顾及我是否希望你如何做。明白吗?”

  闻言,顾谨之心下一动,见她忽地抓起自己的手,一脸郑重,“因为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会支持你。”

  顾谨之心底又是一滞,注视着她,眼中情绪明显,“珞儿”

  “我的心上人,不必为官做宰,也不必建功立业,不管是想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我都会支持。”陆骁骁捏了捏男友的手掌,“你只需要按照自己的心意而活就好。”

  陆骁骁真心这么认为,不管是顾瑾之想入仕途,还是做个潇洒的闲人,她都不会干涉。她从来就没有让夫婿“觅诸侯”的想法,她更在意的是,他能不能肆意畅快的活着。

  陆骁骁踩着晚霞回到府中的时候,身边还多了一名带剑的女子,名叫青瓷。这自然是顾谨之为了她的安全,送到身边贴身保护的。带回府中的时候,跟周氏说是张志的师妹,夸她功夫好,人性子也可靠,想留在身边做贴身侍卫,周氏自然答应,并言道,“青瓷姑娘的月例就从娘的私库里出。”

  再说回顾谨之这边,陆骁骁离开海月楼后,青台敲门进来,轻声道,“公子,宫中来人了,国公爷入宫了,申时便出了府。”

  “知道了。”

  日落西沉。

  御书房内,君臣之间各怀心思。

  皇帝坐在书案前,眉心微聚,面前是堆着的奏折。顾震霆端坐下手,眼眸微微低垂。

  “今日殿试,看到我大楚这么多青年才俊,朕心中甚慰。”

  “皇上所言甚是,大楚人才济济。”顾震霆连忙起身回话。

  “顾卿不必拘礼。”皇帝抬抬手,笑容和煦,示意他坐,“朕记得顾卿的嫡次子,可是一连中了小三元的和解元的,若是他愿意下场,只怕京中青年才俊都会黯然失色。”

  这是在□□裸地暗示了。

  “回陛下,犬子顽劣,能得陛下记挂,是他的福气。”顾震霆“受宠若惊”。

  君臣之间你来我往,心照不宣的打着官腔。顾震霆很是上道,几个回合下来,皇帝终于听到了自己想要的。

  “启禀陛下,微臣还有一事上奏。”顾震霆从座位上起身,朝着上首的皇帝拜下,“臣已年迈,心力不济”

  若是陆骁骁此时在场,恐怕会忍不住喷老皇帝一口盐汽水。顾震霆若是年迈的话,那皇帝岂不是更年迈?他比顾震霆还大十来岁,长着一个辈分呢!

  最终,顾震霆交出手中三十万军权,只留了五万,而这五万,还在漠北青平关守着呢。

  ……

  陆骁骁坐在廊下,陷入沉思。今日与顾谨之的这番交谈,让她思考起顾家的处境。承国公手握重兵,一直让朝中有所忌惮,若是再让顾家子弟科举入仕,渗入朝中六部,甚至渗入内阁呵!不管顾家自己愿不愿意,这都是在往权臣的方向走。权臣,就没有好下场的!

  如果,顾震霆自己交出兵权,那就另当别论了。而原著中,顾震霆也确实这么做了,给了顾家喘息的机会。

  这个皇帝虽然有帝王固有的疑心病,不过倒还不算昏聩,知道适可而止。收了顾家的兵权后,也给了顾家补偿,默许了顾家子弟科举入仕。

  但一直被寄予厚望,被众人所乐道的顾家二公子却并没有选择入仕。

  想起顾谨之,陆骁骁又忍不住叹气了,同时又有些心疼。顾谨之在年少成名、意气风发之时,中断了科考的念头,那时的他肯定很失落吧?心中郁结之时,可有人说道?不过才十五六岁的少年,没有父兄在身边,还要护持府中老弱,承担起身为顾家子弟的责任。十六岁,在她的那个时代,不过才上高中罢了。

  “哇!”

  一阵惊呼传来,陆骁骁收回神思,看到院里的空地上,青瓷手中剑花翻转,身如疾风,剑锋挥动间,凌厉无比,一众丫鬟露出或佩服或向往的跃跃欲试的目光。

  “教我教我!我也想学!这样我也可以保护姑娘了!”不知前路艰辛道阻且长的秀萍同学跃跃欲试。

  “好啊!”青瓷露出一口白牙,“你每天先蹲上四个时辰的马步,先蹲上半年,我再教你一些简单的招式,你先练上个三年五载的,保准能够以一敌三。这样,事不宜迟,习武就要趁早,我们明天就开始吧!”

  “这样,保护姑娘这个重任还是交给青瓷姑娘了!你看这天也快黑了,我去伺候小姐洗漱了!”秀萍遁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