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东郊某处别院,平日主人很少过来,院子里住的都是一些腿脚不便或是已经年迈的人。他们都曾是家将,受伤或年老后,无处可去,被主人家收留,留在此处养老。

  “我刚刚看到二公子带了位姑娘过来。”

  “我也看到了!那姑娘长得可俊了!”

  “二公子是要娶亲了吗?”

  “带姑娘出游怎么来这儿啊?咱们这有啥好看的?”

  “我看他们往那间屋子里去了。”

  说到这里,几位大叔面面相觑,一时都噤了声。

  别院的某间屋内,推开暗格的门,露出几节台阶,往下便是昏暗幽深的地下通道,通道尽头是一间暗室。

  此时里面关押的男子形容狼狈,四肢被粗粗的铁链锁住,铁链的两端嵌入墙壁,铁环在他的脚踝和手腕处磨出道道血痕。

  似乎是注意到有人过来,男人缓缓抬头,眼神微眯,待看到面前是一位姿容灵秀的少女时,目光有些微怔,没想到居然会有千金小姐来这种地方。

  “方毅。”那少女在几步开外站定,负手而立,神情冷漠。

  方毅也已认出了眼前的少女,是那日与顾家小姐在一起的姑娘。

  她来找自己,是要亲自出这口恶气吗?

  “当年方远山收养你时,若是知道你如今会变成此等善恶不分、不人不鬼的样子,怕是一早就结果了你。”

  方毅沉默不语,她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

  为了蔓儿,他心甘情愿做任何事。

  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那少女也并不指望三言两语就能说动一个人改邪归正,而是开口问道:“你可还记得你那失散多年的妹妹?”

  听闻此言,方毅双眼猛睁,激动地奋力上前,却无奈被铁链束缚住,只得大喊道:“我妹妹在哪里?!”

  对方却不回答,轻轻偏了下头,斜眼看向他,“她小腿上可是有一块暗红色的拇指状胎记,是左腿还是右腿来着?”

  “她在哪!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方毅挣扎,两鬓青筋暴露,铁链哗啦啦响,发出沉闷的响声。

  “她啊,本来过得挺好的。可惜啊,红颜薄命。”眼前的少女漫不经心,嘴角挂起残忍地笑,“被我叫人一箭射死了。放心,她死得并不痛苦,一击毙命。”

  “我要杀了你!”方毅瞠目欲裂,伸手向前想要抓住这个如恶魔一样的少女,似是想要将她碎尸万段。

  陆骁骁抬眼看着眼前癫狂而暴戾的男人,那双眼依然明净,却多了冷冽。

  方毅浑身一震,闭了闭眼,颓然道:“你杀了我吧!”

  陆骁骁不置可否,转身离开。

  外面阳光明媚,风光无限。

  陆骁骁抬头望天,似是对身旁的人又似自言自语道:“有的人身处阳光之下,却驱逐不了内心的阴暗。”

  “人有千万种,心却各不同。爱恨贪痴,皆是欲望。人,只要有欲望,便难以把握自己。”顾谨之似有所感,对于刚才在地牢里陆骁骁与方毅所说的一切,他什么也没问。

  陆骁骁很感谢他的理解和尊重,她不说,他便不问,而是选择相信自己。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里了,或者你发现我跟以前不一样了,你会怎样?”她突然问他。

  “只要是你,我就认得出来。”顾谨之说完又问道,“你是要去远游吗?”

  “算是吧。”陆骁骁笑了下,没有解释。

  “你若是愿意,我便陪你一起,你若是觉得不自在,我便在京中等你归来。”顾谨之神情认真,“或者,直接去寻你。我记得那日你说的心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陪你一起行万里路,看遍天下美景,吃遍天下美食。”

  这算是表白吗?陆骁骁嘴角上扬。原来那日她在隆中阁说的话,他全都记得。可是他是不是忘了,她还有一个愿望。

  “你是不是忘了,我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陆骁骁眼神清亮地看着对方,“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顾谨之嘴角微张,眼帘也跟着颤了颤,平日那副爽朗清举的贵公子形象早已荡然无存,变得有些呆愣。

  “顾谨之,”她在叫他的名字,朱唇轻启,“我诚心诚意的告诉你,我心悦于你。但是我身上背负着一些秘密,想必你也察觉到了,可是我暂时还没想好怎么告诉你。而且,我这个人既不温柔也不贤惠,也不够善良大度,我不知道我们将来会怎样,但是,此刻,我的心意便是想与你在一起,哪怕短暂。所以,你是否愿意接受我这样一个人?”

  既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陆骁骁也不矫情,她本身也不是个多含蓄的人。

  顾谨之身子一震,仿佛置若云端,听着面前少女的告白,好似不真切,接着心里便被一阵狂喜淹没。

  陆骁骁见他怔忪半晌,没有回应,于是便字字清晰地表白:“顾谨之,我喜欢你。”

  咦?他怎么还没反应?是不是自己这番表白太过大胆了,把人整懵了?

  唉!应该委婉一点的,毕竟古人含蓄。

  陆骁骁正暗自懊恼,突然被人揽入怀中,她怔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了。只听那人在自己耳边说:“梓珞,此生,我定不负你。”

  “定不负你”,除此之外,再没有多余的话。

  “我之前在隆中阁说的你全都记得,怎么就后面一句你不提?”怀里的人儿突然抬起小脸笑吟吟地看着他。

  他心里一顿。

  “嗯?”见对方没吱声,陆骁骁狐疑,她当然不会认为他是真的忘了。

  “那日在普渡寺,你与那位赵公子的对话我不小心听到了。”顾谨之既尴尬又诚实。

  陆骁骁不以为意,听到就听到呗!

  顾谨之却是一脸认真:“你说,你不早恋。”所以,他愿意等。

  如果他理解得没错的话,所谓“早恋”,就是过早的陷入情爱之中。她不愿早恋,所以后面的那个愿望他刚才便没说。

  陆骁骁“扑哧”一声乐了,头埋进某人怀里,肩膀一阵颤动。她这才知道,原来那日在普渡寺山下遇到的年轻人是他,怪不得初见的时候就觉得眼熟。

  “如果对象是你的话,我不介意早恋。”

  其实他们年岁相当,她都念研一了,已经年满22了,算哪门子的早恋!

  顾谨之一愣,随即嘴角笑意更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