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陆骁骁走出镇国公府大门时,看到了等在外面的顾谨之。

  他什么也没问,她亦是。

  马车上,很长时间,两人都不发一言。

  “我今日来镇国公府,是来找林家小姐的,”最终陆骁骁打破沉默,解释道:“上次佑之被人刺杀,便是林蔓儿所为。”

  顾谨之默默听着,眸光幽暗,等着她的下文。

  “当年嘉敏县主远嫁鄞州时,镇国公不放心幼妹,便派了一支20人的护卫小队留在鄞州随行保护,护卫的头领名叫方远山,原是镇国公府的家将。嘉敏县主二胎时难产,一尸两命,镇国公不放心年幼的外甥女,便将这些人留在鄞州保护林蔓儿。”

  “后来方远山收留了一些资质较好又无家可归的孤儿,精心栽培,其中有一名孩童名叫方毅,资质最佳,也最得方远山看重。方远山年迈回京荣养后,这支护卫小队便交给了方毅。上次刺杀佑之的,便是此人。”

  “此人擅长用剑,也不是左撇子,用左手使刀,只是为了迷惑我们。”

  “方毅极为痴迷林蔓儿,对她唯命是从,对于林蔓儿的命令从不分善恶对错。”

  “至于,林蔓儿为何要取佑之性命,则是因为宗世子的缘故。此前,宗老太太有意与顾家结亲,”陆骁骁抬眼看向顾谨之,“她觉得受到了威胁,才会如此丧心病狂。”

  “上次,差点砸伤佑之的那对兄弟,应该也是林蔓儿安排的。”

  顾谨之点点头,并未怀疑陆骁骁所说之事的真假,也没有问她是如何得知此事的,他自然是相信她的。事实上,在得知佑之跟她出事后,他第一时间就将那对兄弟抓了起来,但是他们知道的并不多。

  短暂的沉默后,她微蹙着眉头,看向他,“你不好奇吗?”

  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好奇那些题我是如何会知晓答案的,好奇我有什么秘密

  “自然是好奇的。”顾谨之很坦诚,继而说道,“不过,等到你愿意说的时候我再听便是。”

  “谢谢。”

  陆骁骁由衷地感谢顾谨之的理解,说完便将整个后背靠在车壁上,她感觉有些疲惫。

  她一向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来看待谢梓璇和谢梓璇相关的人,并不愿意掺和其中,之前的日子太过顺利,所以她是一心等着男女主he,期待大结局后自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

  然而,这件事却是给她提了个醒,不能过分依赖剧情,剧情走向随时会有偏差,说不定即使真的等到大结局了,自己还是被困在这里。

  一时间她有些难受,难道自己真的回不去了,要一直被困在这里吗?虽然谢家的父母还有谢琰都对她很好,但这里终究不是自己的家,她还有亲人朋友在等着她回去,她对这个世界始终是没有归属感的。

  顾谨之明显感觉到身旁的女孩情绪低落,他从未见过她这样颓然,心里不由得一抽,心疼不已。

  他很想拥她入怀,告诉她,其实她可以信任他。然而,最终他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梓珞,任何时候,你都可以信任我。”

  一路无言。

  顾谨之送陆骁骁回府后,回去便将今日知道的消息,告知了父亲与大哥,却隐去了是从陆骁骁哪里知道的。

  顾震霆内心早已震怒,自己闺女被人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居然还是因为这种事。他本来觉得宗铭那小子不错,算是良配,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还是个祸水!

  此事林家跟宗家必须给顾家一个交代!

  顾慎之听闻此事是林蔓儿所为,也着实惊讶,他们都没往这方面想过。没想到这林蔓儿看似柔弱,竟如此歹毒!

  这边,陆骁骁回了府中,便静静等着谢梓璇的到来。

  她今天确实利用了一把谢梓璇,想必以她的聪慧也知晓,不过陆骁骁并不后悔。她今天本来就做好了撕破脸的准备,也势必要找林蔓儿收点利息的,就怕那宗铭从中阻挠,带上谢梓璇,她自然会保自己安然无恙离开镇国公府的大门。

  毕竟,对方还有很多疑问等着她来解答呢!

  意料之中,她并没有等待太久。

  陆骁骁吩咐丫鬟们都退下,命令不许任何人入内,全都去院外等候,谢梓璇也命清雪去院外守着。

  终于,屋里只剩下两人。

  陆骁骁率先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陆骁骁,是一名学生。”

  学生?她可不像个学生。谢梓璇眉头微挑,也简短的自我介绍道:“关悠悠,军人。”

  介绍完后,她又觉得多此一举。在海月楼的时候,这位“老乡”就称呼自己为“关小姐”,想必一早就知晓了自己的身份。

  “你想知道什么?”

  “一切。”

  “有时候真相是很难令人承受的。”

  “那我也想知道。”

  谢梓璇,应该说关悠悠,语气坚定。

  陆骁骁点点头,表示理解。

  “你并非谢家的女儿。我是说,原本的谢梓璇并非谢家的孩子,至于怎么成了谢伯礼的女儿,这事就说来话长了。知道颖王吗?”

  “颖王萧宸?”谢梓璇轻轻点头,“知道一些,据说他是惠帝最看重的儿子。”

  “他是你曾祖父。”陆骁骁抛出一个大瓜,接着说道,“颖王萧宸是惠帝的几个皇子中最受宠爱的,惠帝用“宸”字给颖王取名,就可以看出他对于这个儿子的看重与喜爱了。颖王天资聪颖,而且能征善战,所以他也是众多皇子中唯一一个能掌军权的皇子。虽生在皇家,却生性秉直,并不善于权术,可能他的天赋都用在战场上了,这样的性格其实并不适合成为一个帝王,惠帝自然也深知这一点,所以后来还是将皇位传于桓王,也就是先帝。”

  “颖王手握重兵,而且朝中有不少人信服于颖王为人,包括当时的镇国公和承国公,这倒不是说他们有什么不臣之心,而是颖王确实人格魅力太强。然而,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先帝自然对自己这位兄弟忌惮不已,但是却迟迟没有动作。先帝虽然算不上什么昏君,不过人嘛,总归是有私心的,先帝身体素质不咋样,在位不过十余年,身子就不行了,而太子根基不稳,他自己又时日无多,他怎么放心自己的儿子登机后,身边有这样一位得人心又大权在握的皇叔?”

  “而且当时颖王的长女云华郡主,已经嫁入了承国公府顾家,若是再得顾家支持,恐怕这江山,自己的儿子是坐不稳了。作为一个帝王,作为一个父亲,他自然要为自己的儿子铺路。”

  “所以,在颖王入宫之时,先帝先是以大不敬之罪罚颖王闭门思过,准备削其兵权。颖王自然知晓自己这位皇兄的意图,也不愿皇室动荡,甘愿退守。颖王交出兵权后,便去了皇陵看守。颖王一派自是受到保皇派的打压,发落的发落,贬斥的贬斥,罢官的罢官,颖王长子平阳郡王的岳丈朱家亦是被牵连。平阳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为了救岳父一家,多方奔走,此事引起先帝震怒,夺了平阳王郡王封号,而后不久平阳王身染恶疾,不治而终。颖王白发人送黑发人,大受打击,没过几年便病故了,偌大的王府只剩下颖王长孙萧扬,也就是谢梓璇的生父。”

  “萧扬后来娶了一名孤女为妻,也就是谢梓璇的母亲,她叫章萱萱,是一名医女。本来与萧扬二人夫妻恩爱和睦,奈何萧扬英年早逝。”说到这里,陆骁骁解释了下,“是白血病,并不是被人所害。”

  谢梓璇点点头,哪怕是在现代这病都难治,古代医疗条件有限,得了这病可谓药石无医。

  “当时章萱萱怀有身孕,发现丈夫得了不治之症,心中悲痛,自然影响腹中胎儿。谢梓璇是早产,在生下女儿不久后,章萱萱便撒手人寰,她不愿女儿被皇室接走抚养,就对外宣称流产,临死前将女儿托付给了谢家二公子谢伯礼,也就是咱们爹。”

  “他与萧扬年少时便结识,相投甚欢,成为挚友,只不过颖王早前大权在握,长女云华郡主又嫁给了手握军权的承国公府,本就是引人忌惮,若是长子再与京中文官权贵家眷相交过甚,怕是会引起更大的猜忌,所以极少有人知晓他们二人交好。谢伯礼将还不满周岁的孩子抱回了谢府,并未告知别人这个孩子的真实身份,为了掩人耳目,只说是外室所生,如今外室已经病故,求了谢老太太和母亲接纳这个孩子。”

  “公侯家的子弟,尤其像谢家这样家风严谨的世家,养外室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为此咱爹可受了不少责罚。”

  养外室和纳妾不同,纳妾需要正妻点头,是过了明面的,养外室则被视为苟且,为人所不齿,谁家子弟若是干了这等事,会被认为家风不正。

  “母亲应当是知晓的吧?”谢梓璇看向陆骁骁,问道。

  “父亲没说,母亲也没问。不过,应该也猜到了。”说到这里,陆骁骁笑了下,“那时候母亲刚好怀了‘我’,诧然得知父亲养外室,气得动了胎气,所以谢梓珞一向不喜谢梓璇。”

  谢梓璇想起自己刚魂穿到这里的时候,原本的谢梓璇也不过八九岁的年纪,也许是她对这具身体还不太适应的缘故,她一直低烧不退,大夫也看不出原因,她记得一直是周氏在照顾自己。

  其实在谢家这几年,这对父母对自己确实不错,周氏虽说对自己没有多亲近宠溺,却从未苛待过自己,凡是谢梓珞有的东西,她也从来也没有缺过。

  谢伯礼也尽了一个父亲的责任,会关心爱护自己,以往的谢梓珞常来找自己麻烦,谢伯礼也会护着她。而谢琰这个兄长,从未因为她是“庶出”而轻视,对她也是关照颇多。

  不过,她还是比较好奇,为何谢梓珞,不,陆骁骁会对这些知晓得如此清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