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27章 第27章

第27章 第27章

  谢梓璇深夜才从后门悄悄回府,一进屋,团儿便来回禀,说六小姐今日来找过她。

  “可有说是什么事?”谢梓璇也有些疑惑,她这六妹妹可是很有些日子没有踏足过自己的院子了。

  “没有。听说姑娘不在,六姑娘便走了。”团儿摇摇头,有些担忧,“不过奴婢看六姑娘脸色不大好,是不是又来找姑娘麻烦了?”

  不怪团儿会如此想,以前的谢梓珞确实常来找麻烦给人添堵。

  “怎么会?应当是有事吧。”谢梓璇安慰团儿,谢梓珞这段日子的变化她是察觉得到的,应当不会再像以前那般。

  这时候圆儿拿了信过来,交给谢梓璇,“是霍掌柜托人送来的,酉时便递来了。”

  谢梓璇拆开信封,待看见信上的内容后,便变了脸色,心里一阵颤动。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人跟自己一样。

  第二日,谢梓璇早早去了海月楼,一进揽月阁,便见到了一早就等在那里的“谢梓珞”。

  “你好啊,关小姐!”陆骁骁含笑打招呼。

  “你到底是谁?!”

  饶是谢梓璇平日再怎么镇定从容,此刻也震惊得无以复加。她怎么想到这个“谢梓珞”不但知道自己是穿的,还知道自己穿越前的名字,她怎能不震惊?难怪这段时日“谢梓珞”突然转性了,原是换了芯子。

  “我姓陆。你的疑虑稍后我会解答,现下我确实有事要你帮忙。”陆骁骁直言道:“陪我去镇国公府走一趟。”

  谢梓璇心知这个陆小姐以这种方式与自己见面,怕不是小事。现下她只得强压住心底的诧异和诸多疑问,陪着她去宗府。

  镇国公府。

  宗铭听说谢梓璇来了府里,忙赶来相见。之前他便交代过管家,若是谢四姑娘或是她身边的人来府中,一定第一时间通知自己。

  “璇儿!”宗铭声音轻快,抑制不住欢喜,待看到陆骁骁也在时,不禁有些讶异,“谢六姑娘也在。”

  “宗公子,林姑娘可在府中?我有事找她。”陆骁骁开门见山。

  “去请表小姐过来。”宗铭回头吩咐阿大。

  阿大听到自家公子吩咐,忙去传话。

  陆骁骁坐在院中的竹椅上,手指轻扣着面前打磨精致的石桌,神色肃然,不发一言。

  宗铭看了谢梓璇一眼,见她轻轻摇头,表示自己也并不知晓所谓何事。

  这边林蔓儿见是宗铭身边的阿大来传话,以为是表哥找自己,仔细检查了一番穿戴后,才满心欢喜的出门。

  “表哥,你找我?”少女踏入院内,声音娇柔清甜。

  “是谢六姑娘找你有事。”

  “谢六姑娘?”林蔓儿看向一旁的谢梓璇和陆骁骁,一脸疑惑,声音依然轻柔有礼,“不知谢六姑娘找蔓儿有何事?”

  陆骁骁却并未回应,起身目光看向宗铭,说道:“还请宗公子屏退左右。”

  宗铭虽疑惑,却还是很配合的依言行事,抬抬手,让下人们退下。

  陆骁骁很满意,她当然知道宗铭是看在谢梓璇的面子上,不然她怎么会大费周章的自曝身份,又让她带自己来这镇国公府。

  疏淡的阳光洒在脚边,院中草木在微风中轻轻俯首。

  陆骁骁缓步朝林蔓儿走去,对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府外,长身玉立的年轻公子,面对着镇国公府大门,神色令人捉摸不定。

  “公子,咱们不进去吗?”跟随的侍从有些疑惑。

  “等着。”

  等什么?

  侍从聪明的没有多问。

  府内。

  “六姑娘!手下留情!”宗铭惊得大喊一声!

  “六妹!不要冲动!”谢梓璇错愕。

  这变故发生得太突然!

  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陆骁骁已经将林蔓儿踹翻在地,一把抓起对方头发,顺手拔下她头上发簪,抵在她脖颈间。

  陆骁骁在现代的时候跟着自家老爸学过几招,后来又练了几年散打,面对张志那样的高手,确实是花拳绣腿,而且她现在换了副身体,力道也比不上从前,但是要揍趴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也是绰绰有余。

  “表哥,救我!”林蔓儿吓得哭出声,向宗铭求救。

  “若是我不留情,你又当如何?”陆骁骁不带怕的,看向宗铭,声音和表情无一不带着讥诮。

  后者虽焦急,却是看在谢梓璇的面子上,依旧耐着性子问道:“不知谢六姑娘所为何故?”

  “没什么,来收点利息罢了。”陆骁骁连眼皮都懒得掀一下,抵在林蔓儿颈间的发簪没有丝毫松动。

  宗铭顿觉头疼,今日这谢六姑娘前来找蔓儿,面色不虞,他以为只是小女孩间生了嫌隙,误会解开了也就好了。

  如今看来这谢梓珞分明来者不善,动手伤人不说,似乎与蔓儿有深仇大恨一般。

  一个是璇儿的妹妹,一个是自己的表妹,饶是他平日再聪明,处理事情再游刃有余,此刻也是头疼不已。

  他心知谢梓珞今日这般作为必然有原因,不过现下怎么也不能让她伤了蔓儿。

  宗铭正欲上前阻止,却被谢梓璇用眼神拦了下来。

  “你敢!”林蔓儿趴匐在地,一只手掌艰难的撑着地面,被迫仰面看着陆骁骁,叫嚣着,“你不敢伤我!”

  她的外祖母是这国公府的老太君,贵为一品诰命,她是外祖母最疼爱的孙女,在这镇国公府,料她谢梓珞也不敢真的伤她!

  然而,她想错了——

  “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林蔓儿的惨叫声响彻天际,外面的下人自然也听到了这叫喊声,却不敢进内查看,只得战战兢兢地等候在外面。

  陆骁骁人狠话不多,方才抵在林蔓儿脖颈的簪子已狠狠扎入林蔓儿手掌,穿透掌心!

  “快去叫大夫!”

  宗铭冲着外面大喊一声,眉头皱起,看向陆骁骁的眼神已十分不满,“不知道谢六姑娘因何故下此狠手?”

  陆骁骁直起身,掸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未再多看地上的林蔓儿一眼,走到一旁的竹凳上坐下:

  “宗公子不如猜猜你这好表妹为何在年前急匆匆跑来这镇国公府,至今都不愿回鄞州?哦,说错了,不是不愿,而是不敢。”

  正在宗铭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站起来的林蔓儿闻言,身体又是一晃,险些摔倒。

  “不知道你那同父异母的幼弟,身子可好些了?”

  林蔓儿内心惊恐,不可能!不可能的!这件事她不可能知道!

  不过陆骁骁可没打算放过她,继续说道:“还有那吴三公子,可真是倒霉,遇到林小姐这位蛇蝎美人,差点就遭了无妄之灾。”

  “哦,是了,一个读书人若是没了手,就变成废人一个。一个废人,怎么配得上高贵的林家姑娘呢?”

  林蔓儿再也控制不住,跌倒在地,双手颤抖,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

  陆骁骁优雅地站起身,眸光暗沉,看着宗铭,一字一顿地道:“我要方毅的命。”

  可这要人命的语气,却偏偏说得如此淡然。

  丢下这句话,陆骁骁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经过谢梓璇身边时,两人心照不宣,点头示意。

  宗铭内心惊诧万分,方毅是一直跟在蔓儿身边的护卫,这谢六小姐怎会认识?听她的话,那吴公子差点遭遇不测似与蔓儿有关,但是她又是如何知晓的?

  而且此次蔓儿进京确实不似往常,以往动身前便会来书信提前告知,这次来得似极为匆忙,随同的也只有一个贴身丫鬟,马车也不是林府的,而是临时租的,连换洗的衣衫都没带。

  他以为蔓儿是在林府受了委屈,临时起意跑来京中,问她出了何事时,蔓儿也只是哭,他也就不再多问,遂给林府递了书信,告知蔓儿已平安到达国公府,自己会好好照顾,待蔓儿想回鄞州的时候,自己会派人护送,让姑父不必担忧。

  宗铭蹙着眉头,决定让派人去鄞州好好查探一番。

  他本想让人拦住陆骁骁,却被谢梓璇率先出声打断,“今日你若是为难梓珞,便是与我为敌!”

  谢梓璇深知,“谢梓珞”此番作为必然事出有因,再联想起前段时间她的失踪,怕是与这林蔓儿脱不了干系。

  无论如何,今日这梁子怕是结下了,这林蔓儿恐怕日后还会伺机报复。

  待陆骁骁出了门,谢梓璇走至林蔓儿跟前,出声警告:“林小姐,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若是你日后敢对我六妹妹不利,我定不会饶你!”

  日光中,年轻公子下意识地望过去,看着少女缓缓走出府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