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宁远侯府。

  谢伯礼正在书房看书,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正看到精彩处,准备提笔做批注,小厮冬生过来敲门,言是承国公世子来访,正在花厅等候。谢伯礼心下虽诧异,却也没有怠慢,连忙放下笔,前去见客。

  顾慎之在厅中来回踱步,待见到谢伯礼时也顾不上寒暄,屏退左右后,对着他深鞠一礼,“谢大人。”

  “顾贤侄这是何故?”谢伯礼讶异不已,不明白顾慎之为何行此大礼。

  “实不相瞒,子轩此时贸然打扰确有要事。事关谢六姑娘”

  顾慎之将事情坦言相告,谢伯礼还没听完,便险些栽倒在地。

  他唯一的女儿丢了?他的珞儿不见了?谢伯礼红了眼眶,眼睛已染上湿意,张了张嘴,却是如何也说不出话来。

  “六姑娘吉人天相,定能化险为夷。”

  顾慎之见谢伯礼这副模样,心下亦是不忍。看来这谢大人应该是极为疼爱自己这个小女儿,想想自家二弟那副强忍悲痛的样子,不禁叹气,这谢六姑娘可千万不能有事。

  他一听到消息便命手下的人赶紧去寻找,自己则来谢府找谢伯礼说明情况,只是此事也不宜声张,姑娘家丢失了,哪怕最后找回来,也会有些闲言碎语,于是便让祖母身边的嬷嬷一同前来谢府,告知谢六姑娘陪自家夫人和小妹在别院小住几日,自己则告知谢伯礼实情。

  从谢府出来后,顾慎之心情颇为沉重,有人要杀他的妹妹,还连累了自己弟弟的心上人。而他们只知道其中一个凶手是个左撇子,再没有多余的线索。或许对方根本就不是左撇子,而是左右手都能灵活使用,故意使左手迷惑他们。

  顾慎之心情沉重的翻身上马,乘着夜色而去。

  暮色四合,此时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顾谨之带着属下,分头在那片密林处细细翻找,他顾不上休息,也顾不上喝水,顾不上打湿的衣衫,也顾不上凌乱的发丝。

  他只知道,珞儿在等着他,她现在肯定很害怕。

  青砚什么时候见过自家公子这副模样,一边叹气一边心疼,同时又在心里暗暗祈祷,诸天神佛都被他在心里念叨了一遍,请求他们保佑谢六小姐平安。

  陈义飞也带着几个人在另一边寻找,不可谓不尽心。那谢六姑娘他们几个都见过,那日在海月楼,谢六姑娘仗义执言,他们可都记得。

  多好的姑娘,又善良又仗义又霸气,怎么就遇上这种事?

  众人正在积极寻找的时候,陆骁骁正坐在地上,倚靠在一棵大树下,动弹不得。她现在浑身酸痛,五脏六腑被颠得七荤八素。

  陆骁骁在心里哀嚎:“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让一匹马来谋杀我。”

  一股灼热的气息喷到了脸上,陆骁骁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有气无力的从嘴里吐出一个字:“滚!”

  流星用鼻子小心翼翼轻轻拱了拱自家主子,发现对方一动不动,斯斯地叫了一声,便跑开了。

  良久,见周围没有那匹傻马的动静,陆骁骁缓缓睁开眼,又不可置信的左右看了看,没有人!呸!没有马!

  嘿!让你滚,你还真滚了?

  陆骁骁心肝一阵颤疼,捂着胸口,感觉一口气提不上来,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累的。

  当时,她本来在一旁观战,一开始是打算先溜的,但是想着那几人的目标也不是自己,缠着他们只是怕他们去追顾佑之,要不了一会儿这战斗就该结束了。

  难得看到这高手过招的精彩打斗场面,所以就心大的留在一旁看了起来。

  战斗接近尾声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这头傻马吃了什么,突然发疯,载着自己就乱跑一气,陆骁骁生怕自己从马背上掉下来给摔成残废或者被这疯马的蹄子给踩死,吓得紧紧抱住马脖子,任由这匹傻马放飞自我,一路狂奔。

  可这傻马专挑难走的地方跑,一路荆棘小道,好不容易等它自个安静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什么地方,自己衣服都刮破了,手背上还划了几道口子。

  她现在口干舌燥,疲惫不堪,浑身骨头跟散架了般,早已没有力气动弹,在心里骂了流星这头傻马一番,便倚靠着某棵大树,昏昏沉沉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陆骁骁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还在原地,还是背靠着那棵树,还是没有人,也没有马。

  其实陆骁骁是被冻醒的,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后,感觉有些鼻塞,她肯定自己是感冒了。

  看了看四周漆黑的夜,陆骁骁不敢胡乱走动,又闭上了眼睛,静等天亮。

  迷迷糊糊,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当陆骁骁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才微微亮。陆骁骁想起身寻找出路,却没有多少力气,她开始发烧了,又饿了一天,现在压根就没什么力气挪动。

  小说里面,女主只要遇到危险昏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不是都在温软的床上吗?然后这个时候就会有一个丫鬟或者随便什么人,惊喜地道:姑娘你醒啦?

  然后自己就会见到救命恩人。

  多半还是个有一定地位、有身份的大帅哥!

  唉!原是我不配

  陆骁骁悲哀的想,自己该不是要死在这里无人知晓了吧?她没有死在杀手的刀刃中,却被一匹马给害死了!

  何其悲催!

  顾家马场。

  天蒙蒙亮时,田伯已经起身,准备先去马厩查看,这是他每天的习惯,怕马匹生病没及时发现,巡视完马厩后,再准备今日的草料。

  到了马厩门口,却发现有一匹马站在外面,走近一看,才发现是流星。也难怪田伯对流星印象深刻,因为之前顾谨之特意交代过,务必要好好照看这匹马。

  以往都是谢六姑娘亲自牵着流星回来,怎么这马自己跑回来了?马通人性,断不会无缘无故如此。

  莫不是谢六姑娘出了什么事?田伯心下一紧,不敢大意,连忙吩咐人弄好水和草料喂流星,自己则亲自去了一趟顾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