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年关将近,京中各府邸渐渐忙碌起来。各府里适龄男女相看婚事的、提前赴京参加春闱的,各地官员回京述职的,使得京都比往日更加热闹。

  在任上的谢伯谦回京了。

  这还是陆骁骁来到这里后第一见到自己这位三叔,面目清朗和润,也算得上是中年帅大叔一枚了。

  谢伯谦是老侯爷的妾室陈姨娘所生,中举之后便谋求了一个地方官职,一直在外地做官,并不在京中。此次任期已满,想必年后就会接到调令,不出意外此后便会留任京中。

  陈姨娘出身农户,为人老实本分,一直克己守礼,谢老太太为人宽和,所以两人相处还算和睦。

  陆骁骁来这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谢家的人聚得这么齐整,除了已嫁作人妇的两位堂姐未到,其余的人基本都来了。

  谢伯礼三兄弟加各自的老婆,还有与自己平辈的,大哥谢珩,自己亲哥谢琰,还有三哥谢珺,四弟谢瑾,还有谢梓瑜和自己一众小姐妹,没一个歪瓜裂枣的。陆骁骁不得不感慨这谢家的基因真是好,这是得益于谢家的男人会挑老婆,还是得益于作者笔下留情?

  说实话,跟这个时代的大多数男人相比,谢家男子算是收敛的了。比如谢老侯爷,也只纳了陈姨娘一位妾室;她的大伯,如今的宁远侯谢伯贤,也只纳了两位妾;至于亲爹谢伯礼,恐怕只有陆骁骁知道他有多冤枉。庶出的小叔谢伯谦至今一位妾室都没有。

  她这个三叔,有点东西。

  “三弟此次回京,若是能留在京中固然好。”

  说话的是自家大伯,谢伯贤。

  “吏部的调令年后便会下来,问题应该不大。”

  说这话的是自家爹,谢伯礼。

  “一切看朝中安排。”

  回答得这么官方的是三叔,谢伯谦。

  陆骁骁装作没听见三兄弟的谈话,她是晚辈,自然也不会去插嘴。自家爹身为吏部二把手,想必也会帮这个弟弟一二。只不过这种事总不好不好拿到台面上说,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其实这三兄弟里面,最有读书天赋的是谢伯礼,兄弟三人中只有他一人中了进士,谢伯贤与谢伯谦中举之后,于科举上并没有再进一步,其实这年代能中举已是不易,进士当然更难得。

  一旁的谢梓璇也在想自己的事情,偶尔礼貌回应旁边人几句。

  宗铭几日前向她表明心迹,说实话,她对宗铭确实有好感,对于宗铭的为人品行也很欣赏,两个人算是三观契合,只是她并不愿意嫁给这里的任何男子,这封建时代,男子三妻四妾是合情合理合法的,自己作为一个现代人,从心里排斥,她怎么就敢保证宗铭这一生身旁只有自己一人?还有自己身上的秘密,若是被知晓,他是否能接受?

  谢梓璇有些苦恼,没想到一向果断的自己,有一天也会因为儿女情长而烦忧。

  “何必这么纠结呢?”陆骁骁一屁股在她旁边坐下,似乎意有所指。

  谢梓璇微微转头,见是她在与谢梓琳说话,原来是在讨论别的。

  “我这不是怕不合适嘛!”

  “该做决断的时候不要扭扭捏捏,总不能选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吧?”

  “也是。”谢梓琳点点头。

  谢梓璇莞尔。

  是啊,何必纠结呢?自己对宗铭是有好感的,又何必那么扭捏呢?

  要不,试着相处看看?就当先谈恋爱好了。

  谢梓璇心下做好了决定,便不再纠结。

  陆骁骁见谢梓璇状态明显变化,唇角微微一挑。

  腊月初八,这里没有腊八节,陆骁骁还是让丫鬟去煮了一锅简易的八宝粥,将大米、小米、糯米洗净,再放入红枣、花生、莲子、桂圆、核桃,放在一起熬煮,煮好后,她自己盛了一碗,其他的都分给了自己院里的丫鬟。

  “姑娘,要不要给张护卫送一碗?”翠萍端着碗过来问陆骁骁。

  “行啊,你给他送过去呗!”

  陆骁骁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心里却在感慨,真是女大不中留!

  她这几个丫鬟,翠萍稳重,香萍文静,秀萍跟玉萍相对活泼,都是好姑娘。

  看来她还得给自己这几个丫鬟攒点嫁妆才行。

  冬日的天气有时也变化无常,上午还是艳阳高照,过了午时,就变得有些阴沉沉。

  街头巷尾,人声纷杂,串街走巷的脚夫,摆摊的小贩,各自为了生活忙碌。

  段明微从雅间里出来,在二楼楼梯口正好看见一男一女踏入厅中。男子眼角笑意显现,女子娇俏柔弱,好似一对新婚夫妇。

  看到二人,段明微面色稍变,手指也微微攥紧。

  身旁的秋橘满面怒气,“如此明目张胆,真是恬不知耻!”说着就要上前理论,却被自家姑娘一把拉住,“稍安勿躁。”

  段明微面色如常,缓步迈下台阶,视若无睹般朝大厅外走去。大庭广众之下,她也不想闹得太难看。

  郑婉柔早已注意到台阶上的段明微,见她下了台阶正要离开,一副才发现她也在这里的样子,“段姐姐,这么巧?”

  程俊安瞬时抬头,就见段明微拾级而下,面色就是一顿,颇有些不自在。

  段明微淡淡点头,一脸平静,“郑姑娘,程公子。”

  陈婉柔看了眼身边的程俊安,一脸惊慌地解释,“段姐姐,你别误会,我跟俊安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误会什么?想的哪样?”段明微挑唇,“程郑两家一直交好,程四公子与郑小姐也一直有如兄妹般友好,难不成不是我想的这样?”

  郑婉柔被猝不及防地噎了一下,瞬间双眼通红,“段姐姐说的是。”眼神却是看着程俊安,嘴唇轻咬,好不委屈。

  程俊安一阵心疼,看着段明微面露不满,“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不要刁难婉儿!”

  “不满什么?”段明微一脸诧异,看着程俊安,“程公子这话说得好生奇怪,我何曾刁难过郑姑娘?”

  “算了,俊安哥哥,都是我不好。”郑婉柔泫然欲泣,轻轻拉了一下程俊安的袖子,“你别因为我跟段姐姐产生嫌隙,毕竟她才是与你有婚约的人。”

  “原来郑姑娘还知道,程公子是有婚约在身的。”秋橘一脸铁青,冷冷一笑。如此作态,真是令人作呕。

  程俊安大怒,就要发作。

  掌柜王德安早就发现这几人之间的暗流涌动,连忙笑着上前,“这位公子,楼上还有雅间,您是去揽月阁还是观月阁?”

  “不必了!”程俊安一甩袖子,带着郑婉柔出了海月楼。

  段明微看着两人,面色淡然地出了海月楼,带着秋橘上了马车。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