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陆骁骁回屋后,躺下便睡熟了,这一睡,便睡到了第二日清晨。

  睁开眼,揉了揉眼睛,发现窗户透出莹莹光亮,陆骁骁心下一喜,忙跳下床趿着鞋子往屋外跑去。

  屋外白雪皑皑,陆骁骁哈了一口白气,笑得好似春暖花开。她虽从小生活在北方,但每次见到大雪纷飞、白雪飘飘的景象还是抑制不住欣喜。

  “姑娘怎么不披好衣服就跑出来了。”翠萍见状,连忙拿了披风过来给她披上。

  刚才只顾着看雪景,忘了这些,这下也感觉冷了,陆骁骁赶忙进屋,秀萍已端了热水过来给她洗漱。

  洗漱完,刚换好衣衫,顾佑之就寻了过来,看到陆骁骁已经起身,便问道:“头可还疼?”

  “好多了。”陆骁骁有些不好意思。她只记得昨天自己喝醉了,在园子里溜达了好一会儿,好像还碰到了顾谨之,说了会儿话。

  说了啥来着?应该没说什么胡话吧?

  思及此,陆骁骁有些不放心地问道,“我昨天可有失态?可有说胡话?”

  “没有啊。”顾佑之眨眨眼,看了眼屋子里俩丫鬟,又看了看一旁的兰儿,“有吗?”

  “没有。”兰儿摇头。

  “没有的,姑娘。”俩丫头也表示没有。

  陆骁骁松了口气,没有就好。

  隔壁院子里,顾谨之问着青砚,“她醒了,身体可有不适?”

  “没有。”青砚摇头。

  顾谨之放下心来,嘴角翘起,“去梅林转转。”

  园子西边种了一片梅花,这几日已经绽放,只待人欣赏。

  早膳后,顾佑之陪着陆骁骁准备逛逛这里的景致,自然是逛到了西边的梅林。

  “这片园林是我祖母出嫁那年种植的,已经好些年了”顾佑之向好友介绍着。

  陆骁骁抬头往过去,满眼梅花开,白似瑞雪,冷冽的清香扑面而来,馨香阵阵,让人顿时心旷神怡。

  两位少女身处梅林,身姿灼灼,难掩芳华,与这片花海融为一景。

  顾谨之站在不远处,目光追随着站在梅花下的少女。那姑娘鼻尖微红,眼光灵动,几颗零星花朵散落在她肩头和发髻,她却浑不在意。见她抬手正欲折下那束花枝,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又将手放下。

  “算了,我还是不要辣手摧花了,”陆骁骁笑着放下准备折花枝的手,“花儿还是盛开在枝头最美。”

  “我正准备折两枝带回去呢。”顾佑之笑着附和,“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深以为然。”

  “别呀!喜欢就摘呗!”陆骁骁搂过好友肩膀,“不是还有句话吗?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顾佑之听闻这两句诗连连夸赞,问道,“珞儿,这是你写的吗?”

  “不是。我也是看闲书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好像是一位姓杜的女子所作,具体出自何处我倒是忘了。”

  陆骁骁连忙否认,她可不敢瞎认。

  见她否认,顾佑之颇为遗憾,其实以珞儿的才华,写出佳句并非难事。

  随即又扑闪着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陆骁骁,“那全诗珞儿可记得?”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这首《金缕衣》是唐代杜秋娘所作,是一首富有哲理的小诗,意在劝人莫负好时光。

  “好诗!”顾谨之也出声赞道。

  顾佑之闻声回头,“二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来。”顾谨之淡笑回应。

  一旁的青砚见自家公子一本正经地说谎,不由得在心里撇嘴。什么刚来?早就来了好吗!

  在这里看了人家姑娘半天。要不是知道公子为人,还不知道哪里来的浪荡子呢!

  “顾公子。”陆骁骁含笑大方打招呼。

  顾佑之感觉顾谨之今天有点奇怪,却又说不上来。抬眼又看自家二哥依然一副端方君子的模样,神态举止并无异样,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用过午膳,几人便返京。陆骁骁本来挺想在外面多玩几天的,不过想想这次出门前跟周氏说要在别院住一宿,周氏都是勉强才答应的。她还是见好就收,不要太造作的好。

  顾佑之兄妹送了陆骁骁回府,见她进了谢府大门,才让车夫调转车头往顾府的方向走去。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顾谨之才缓缓放下车帘。

  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呢?

  陆骁骁踏入府中,就被周氏叫了过去。

  “玩得可开心?”

  “开心。这天气泡温泉可舒服了。”陆骁骁满脸笑容,“那里还有一片梅园,风景很是独特。我本想着摘上几截花枝,后来一想,干脆不要辣手摧花了。”

  周氏看着女儿与絮叨着,心里充满柔软,笑着揉了揉闺女的脑袋,“珞儿开心便好。”

  陆骁骁学着少女神态,抱着周氏的胳膊,笑嘻嘻地道“还要多谢娘帮忙打掩护。”姑娘家家的,没有长辈兄长陪同,在外过夜,毕竟不好。若不是周氏帮忙,谢伯礼只怕会炸毛。

  周氏看着闺女,满眼宠爱。她一向都不喜欢按照闺阁女子的礼仪约束梓珞,只要她大事上不犯错,别的都由着她。她的女儿她最是清楚,虽是任性些,却并不胡闹,更不会干出出格的事情。

  雪止风静。

  傍晚,青砚拿了信件过来,禀报顾谨之,见自家公子在作画,心下惊讶,他家公子可是好久没作画了。遂站在一旁,并未上前出声打扰,这一等便是许久。

  良久,顾谨之收笔,看着跃然纸上的妙龄女子,嘴角微翘。

  画上的女子,明艳大方,眼睛黑亮如宝石,眉目含笑,朱唇微启,似要随时开口说话般。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顾谨之在心里默念,看着画上的女子,目光温柔中带着坚定。

  青砚站在几步外,终于见自家公子收笔,正欲上前,却瞧见自家公子这神情,怎么看着有点痴?

  夭寿了!

  青砚心里一哆嗦,忽听自家公子清朗的声音传来:“何事?”

  遂赶忙恢复心神,忙道:“公子,瑞王府的信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