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冬阳高照,今日是个好天气。

  城郊某处别院里,温池旁氤氲的雾气缓缓升起。

  陆骁骁把身体没进水里,舒服的舒了口气。

  这种天气里泡着露天温泉,真爽!

  周围已经用屏风遮挡,几步远就是厢房,专门用来更换衣衫,丫鬟们已经燃好了炭火取暖,待会她们从池子里一出来就可以直奔过去换干净的衣衫,也不会冻着。

  这处别院本是当年顾老太太的嫁妆,后来在附近发现了温泉眼,索性就把旁边的地一块买了下来,将原本的别院扩建,然后建了这温泉池。

  果然任何时代,还是有钱人会享受。

  陆骁骁享受得很是心安理得:卷了20几年,我享受享受怎么了?

  陆骁骁与顾佑之在外面享受温泉浴,几个丫鬟在厢房里围在碳笼前闲话家常。

  “你家姑娘对你们可真好。”春儿说道。

  “是啊,姑娘对下人一向宽厚。”

  秀萍笑着回应,以前小姐性子虽任性了些,对下人却并不苛待,刚才也是怕自己在外面冻着,没让自己侯在一旁服侍。

  “我还以为不会有跟咱家姑娘一样好的人呢。”

  兰儿一向觉得自家姑娘最好,见到陆骁骁后觉得对方跟自家姑娘一样的人美心善,也难怪能和自家姑娘合得来。

  “我看你现在对谢六姑娘可比对咱们姑娘还亲!”旁边的人笑着打趣兰儿。

  “我都亲!”兰儿笑嘻嘻地歪了下头,又往秀萍的身边挪了挪,“秀萍姐姐,你给我们讲讲呗,上次在海月楼六姑娘是如何仗义直言说得那几个读书人哑口不言的?”

  前两天大公子来找姑娘说了这事,但她在一旁只听了个大概,具体咋回事她倒是没听清楚,只知道谢六姑娘又干了什么打抱不平的事,所以这会儿就来烦秀萍说与她听。

  “啊,其实也没什么”

  秀萍想起那天自家小姐霸气的模样,也是佩服得紧,便将事情娓娓道来。

  “亏那几人还是读书人呢,怎这般羞辱别人?”

  “就是!别人又没招惹他们,说话竟这么刻薄!”

  “那接下来呢?”兰儿追问。

  “然后我家小姐”秀萍又开始叽里呱啦一番,声情并茂将事情讲完。若是陆骁骁在此,定会惊讶自个的丫头居然还有说书的天赋。

  “明明是他们出言不逊在先,还说我家小姐仗势欺人!”

  秀萍不忿道。

  “就是!就是!”

  “那六姑娘如何应答?”

  “我家小姐说,”秀萍故意停顿了一下,见众人认真等着听下文,清了下嗓子,接着道:“不服憋着!”

  “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他们不是气得脸都绿了?”

  翠萍听完了也直乐,有些可惜自己那天没跟着出去。那天自己头晕,有些发热,小姐便让自己在屋里歇着,说给自己放假,让人请了大夫,回来还给自己带了糕点,跟哄小孩似的。想到这里,翠萍心下感动。其实这大半年来,小姐的变化她们都看在眼里,她觉得如今的小姐挺好的。

  几个丫鬟在屋里说笑了好一阵子,想着两位姑娘应该也泡得差不多了,便拿了披风过去,等自家姑娘起身的时候随时披上。

  池子这边,陆骁骁一边泡着温泉与好友闲话家常,一边喝着果酒,这酒味道不错,度数也不高,就当解渴了,她还挺喜欢这味道的。

  陆骁骁喝完一杯,正欲再倒时,发现已经空底了,然来自己都喝了一壶了啊。

  “哎呀!你怎么都喝完了?这酒后劲足,一会醉了小心头疼。”

  顾佑之看着陆骁骁摇晃酒壶,才发现一壶酒全进了她肚里,有些担心她醉酒。

  陆骁骁一开始不以为意,而后才后知后觉,自己换了副身体,现在还是未成年呢,也不知道这副身体抗造不抗造啊?

  果然,陆骁骁从池子里爬出来后,换好衣衫没多久脑袋便开始有些晕晕乎乎。

  陆骁骁这头一晕,就不肯好好待在房里,没等醒酒汤端来就往屋外窜,拦都拦不住,顾佑之跟在身侧,不放心地挽着她的胳膊,任由她在别院里瞎晃,想着让她散散酒意也好。

  此时的陆骁骁是三分清醒七分醉,脚步有些虚浮,任由人挽着,也不说话,安静异常。

  “叫你少喝点,都说了这酒后劲大。”

  顾佑之数落着,见陆骁骁难得这般安静乖巧的模样,又觉得甚是可爱,忍不住轻捏了下她的脸蛋。

  陆骁骁一脸憨笑,忽然似是看见了什么,甩开顾佑之的胳膊,脚步蹒跚地往前跑去。顾佑之怕她摔倒,忙跟上去,秀萍跟兰儿也跟在后头,边追边喊:

  “姑娘,您慢点!”

  “六姑娘,您小心着,可别摔了!”

  于是乎,顾谨之便看见这样一幅景象:陆骁骁步伐不稳、跌跌撞撞往前跑,自家小妹,还有两个丫鬟跟在身后追,前头那个明明脚步凌乱,却跑得比谁都快。

  顾谨之心中担忧,唯恐陆骁骁摔倒,急忙往她的方向而去,一开始只是大跨步往前走,后面却是带着小跑。

  陆骁骁却更快一步跑至跟前,在顾谨之面前站定,一脸娇憨地望着对方:“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说完挠挠头,眉头轻皱,似在思索,好一会儿,又肯定的点点头:“是的,在山下。”

  顾谨之见她这副模样,知晓定是喝了酒,“嗯”了一声,用手虚扶着她,以防她摔倒。

  这声“嗯”,声音很轻,又带着愉悦。

  陆骁骁脸颊绯红,虽是醉态,一双眼却明亮异常,顾谨之撞进那团亮光里,竟再也舍不得移开半分。

  “二哥,珞儿喝醉了。”顾佑之赶来,忙扶住陆骁骁,“还好没摔着。”

  陆骁骁靠在顾佑之肩膀上,秀萍替她整理好斗篷,重新系好带子,在心里松了口气。方才姑娘跑得飞快,斗篷带子都松了,还好没磕着碰着。

  “送珞儿回去歇着,晚膳我差人来叫你们。”顾谨之交代自家妹妹,“叫人仔细照顾着。”

  “嗯。”

  顾佑之点点头,并未在意自家二哥对自己这位好友称呼上的转变。

  陆骁骁嘟嘴,开始耍性子,“怎么回去?”

  “我陪着你回去呀!来,我扶着你。”

  顾佑之轻声哄着陆骁骁,准备连哄带劝先把她送回房。

  陆骁骁甩开顾佑之的胳膊,几步又蹦到顾谨之面前,附在他耳边悄声说:“这是我俩的秘密,你不许告诉别人哦!”

  “好。”顾谨之眼含笑意,语气柔和。

  “拉钩。”陆骁骁伸出小手指头。

  顾谨之不知何意,也试探性地伸出自己的小拇指,“这样吗?”

  陆骁骁豪气的一把抓过顾谨之的手,用小拇指勾住对方的,来回摇了三下,“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这样就好啦!”陆骁骁满意的点点头。

  顾佑之感觉自己这闺蜜跟自家二哥举止有点亲昵,但一想毕竟她喝醉了,此时正迷糊着呢。

  秀萍觉得自家小姐真是醉了,回去得赶紧弄点醒酒汤。

  兰儿只觉得自家二公子笑得格外开心。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