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栖梧院。

  陆骁骁看着自己鬼爬一样的字,决定放弃书法之路。

  好在原主也是个不学无术的,自己也不用辛苦维持“人设”。

  身为百年世家大族,谢家对子女的教育算是用心了,谢家有族学,费用由公中出。谢家男子,最迟年满五岁便启蒙,入族学上学,或是请夫子专门教导,14岁后便会送去书院读书,有志入仕的便参加科举,若是实在没有读书天赋,以谢家的背景,亦会为其谋一份差事糊口。

  而谢家的姑娘,早的八岁便入学了,晚的十岁也要开始读书识字,在族中学到13岁即可。谢梓珞8岁入族学,一直到今年开春才没再去,读书识字也囫囵学了四五年,就是这字,实在没长进。每每练字总是偷懒,谢琰身为兄长,曾也耐心指正教导,奈何原主油盐不进,周氏又惯着,也只得作罢,后来谢琰去了书院,在家中的日子更少,就更没有时间督促自家妹子了。

  陆骁骁将毛笔往旁边一扔,吩咐香萍道:“去厨房给我弄点碳过来,要硬一点的。”

  她决定弄几支炭笔。

  待香萍拿了一小箩筐的碳回来后,陆骁骁便开始着手制作。将木炭削细,用木条缠好,再将两头刮得稍尖。

  陆骁骁写了几个字,发现用着还行。

  “小姐的字好像变好看了。”香萍在一旁惊叹道。

  陆骁骁嫣然一笑,拿出信纸给顾佑之回信。

  今天收到了顾佑之的来信,对方约她本月20日去承国公府做客,那就是五天后了。

  陆骁骁的回信写的是大白话:谢谢邀请,深感荣幸,一定登门,不见不散。

  收到回信的顾佑之,觉得这回信的语气颇为有趣。还有这写字用的笔,是碳做的吗?倒是挺另类。再看那字体,却没有寻常女子固有的娟秀,而是工整有力,暗含锋芒。

  这谢家六小姐,倒是个有趣的人。

  还没等到去顾府的日子,倒是京兆府的人登门了。

  人口拐卖的案子有了结果。

  上次意欲拐卖兰儿的那人贩子,原是团伙作案,他们在各地活动,专挑落单的女子和孩童下手,并不在一个地方久留。上次那汉子被陆骁骁命人送到京兆府后,没受两下刑便全都招供了,衙役们顺藤摸瓜,找到了他们在城郊的临时据点,一举抓获了这伙人的头目,又是一番严刑拷打,问出了他们所谓的交货地点,距离京城两百里外的衢县,这帮人原是打算从衢县走水路,沿路“销货”。

  这次抓捕有漏网之鱼,且这伙人在其他地方还有同伙与据点,如今接到风声,怕早已躲藏,京兆府已向朝廷报备,海捕文书已经下发至各州府。

  因为事关国公府,又有侯府小姐牵涉其中,案子破了后,京兆府尹王大人亲自走了这一趟交代案子进展。

  京中王公贵族遍地,这京兆府的官可不好当啊!

  谢家书房内,谢伯礼陪着王大人寒暄,听着王大人夸赞自家闺女机敏过人,聪慧果敢,又夸谢琰年少有为,谢伯礼嘴上谦虚,连称“哪里哪里过奖过奖”,心里却是受用得狠。

  待送了王大人出府,谢伯礼转身就去了落霞院与周氏说了此事,忍不住夸赞自己闺女:“咱们珞儿真是有勇有谋,聪慧过人。”

  陆骁骁知晓人口贩卖的事情有了结果后,心中也高兴,然后继续悠哉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在家窝了两日后,便去了承国公府。

  到了约定这日,一大早,顾佑之就让人去府门外等候。兰儿自告奋勇,吃了早膳便过去了,待见到谢家马车,心中一喜,连忙上前,扶了陆骁骁下来,欣喜道:“姑娘可算是到了,我家小姐早就等着呢。”

  陆骁骁下了马车,兰儿在前领路,还未进内院,便见到顾佑之笑意吟吟地出来迎自己。

  “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顾佑之几步上前,拉着陆骁骁的手,语气欢快,“等见过祖母后,我陪你在府中转转。上次你在信中说让我教你骑马,咱们找个日子便去练练,定能把你教会,不过你可不许喊苦喊累。”

  想当初她学骑马的时候,大腿磨得生疼,回来更是腰酸背痛。

  “好嘞!顾老师,我肯定好好学!”陆骁骁忙拱手作揖。她祖父曾是一名骑兵连的战士,记得家中有一张祖父年少时纵马奔驰的老照片,是一位外国记者抓拍的。那张照片她印象极为深刻,心向往之,现在来了这里,她自然要体验一下驭马疾驰的乐趣。

  顾佑之被逗乐了,挽着她往后院顾老太太的院子走去。

  陆骁骁来顾家做客,自然是要先去拜见一下长辈,昨日周氏便将一应礼品备好了。

  行至中庭时,一男子正面朝她们走来。

  那男子二十上下,一身湛蓝色长袍,身姿卓绝,步履轻缓,眉目温润,眸如辰星,行走间一派爽朗清举之感。

  陆骁骁懒得说什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言念君子,温其如玉”这些文绉绉的鬼话,只是很朴实地轻叹了一句:

  “好帅啊!”

  “二哥!”顾佑之喊了一声。

  原来,这便是当年那位惊才艳艳的顾家二公子,顾谨之。

  顾谨之自然也看见了自家小妹身旁的那位少女。那少女豆蔻年华,面庞白皙,五官明艳大方,尤其一双眸子如冰下清水般清澈明亮。

  “想必这位姑娘便是谢六小姐了。”顾谨之微笑颔首,率先打招呼。

  “梓珞,这是我二哥,子然。”

  “见过谢公子。”陆骁骁大方见礼,见顾佑之说的是顾谨之的表字,想来年已弱冠。

  大楚男女大防倒是没那么严重,男女见面,若是有随侍的丫鬟小厮或是亲属在场,倒是无伤大雅。已经定亲的男女,结伴出游也是常事。

  顾谨之眸底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

  他方才已认出面前这姑娘就是那“珞儿”姑娘,那日普渡寺山下匆匆一眼,心中便大致有了猜测,今日才瞧真切。

  其实那日他也在海月楼,只是未露面。当时他就猜测,出门能有护卫跟随,又姓谢,就猜到了应当是宁远侯谢家的姑娘。后来回去的路上佑之说是谢六姑娘出手救了兰儿,但并未告知谢六姑娘名讳。

  他倒是没想到,谢六姑娘便是那位“珞儿”姑娘。

  陆骁骁总觉得在哪里见过顾谨之,想了想没印象,就索性不想了。

  顾家二公子,顾慎之的胞弟,这人在书中出现的时候都是寥寥几笔,她并没什么太多印象,没想到真人竟是如此风光霁月的人物。据说此人才华横溢,年少时才冠京都,中举后却无心再科举,也无意入仕。

  是无意,还是另有原因,外人无从知晓。只不过当今对顾家的态度倒是挺暧昧,委以重任是真,防备忌惮也是真。

  陆骁骁在顾府待了半日后,与顾佑之约好了学骑马的时间,才回了谢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