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海月楼生意一向不错,到了中午,客人渐多。

  陆骁骁进去的时候还只剩下两间雅间,她选了里间的揽月阁。这还是她来这里后,第一次下馆子。

  在外面,陆骁骁总算自在了些。点了几份家常小菜,又叫了几样点心,敞开了吃。

  主仆三人用完膳后,掌柜的还亲自过来打招呼,说是这单免了,已经有人买了单。

  陆骁骁猜测,买单的人想必是顾家小姐,应该是感谢她救了兰儿。

  掌柜的刚退出去,三人正在雅间内稍作歇息,便听到门外有人轻声问道:“请问里面的可是谢小姐?”

  翠萍看了看陆骁骁,得到示意后,便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正是那位春儿姑娘。

  “叨扰小姐了。”春儿表明来意,“今日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兰儿才能安然无恙。我家小姐知晓此事后,心下感激,想亲自前来答谢,不知姑娘此时可方便?”

  “客气了。”

  陆骁骁起身,点头示意。

  这时,便见一少女款步走来,那女子一袭淡紫色裙衫,仪态端庄大方,微翘的鼻尖下,那抹朱唇不点而艳。

  好一个艳而不俗的美人!

  初次见面,顾佑之自然也悄声打量着对面的陆骁骁。只见这姑娘打扮素净,尚未及笄,脸庞还带着些许稚气,但眉宇清朗,尤其是一双眸子,说不出的明澈。

  双方各自自报家门外加一阵寒暄后,陆骁骁交了自己在这里的第一个朋友。

  是以,陆骁骁的心情格外好。

  两人从诸子百家谈到诗词歌赋,又从诗词歌赋谈到风土人情,可谓相谈甚欢。

  作为一名中文系的研究生,陆骁骁主攻的方向是古典文学。她看书,一向多且杂,总能在故纸堆里发现玄妙之处。以往在学校总被师兄师姐轮番考较,日积月累下来,也算是触类旁通、博闻强识。

  顾佑之暗叹面前少女见解独到却不失趣味,心思敏捷却待人真诚。听她说话,倒是有趣得紧。

  闺阁女儿中,少见这样独特的女子。她甚至觉得,面前少女的才华甚至不亚于自家二哥。

  陆骁骁倒是想得简单多了,这姑娘长得好看家教好,性格沉稳不迂腐,跟漂亮小姐姐说话就是开心。

  顾谨之在三楼聚月阁等自家小妹,一起回府,久等缺不见人来。不是去道谢了吗?难不成还把魂丢那里了?

  约摸小半个时辰后,春儿过来回禀,言是小姐与那位姑娘相谈甚欢。

  顾谨之挑眉,有些意外,“也罢,难得她遇到个聊得来的。”

  雅间内的两人一直聊到太阳西斜,临别时颇有些相见恨晚之意。

  回去的马车上,顾谨之笑着问自家小妹,“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不告诉你。”顾佑之俏皮一笑,“过几日我就请人来府上做客。”

  “行!”顾谨之含笑点头,“难得你遇到个聊得来的。”

  “自然是聊得来的。”顾佑之一脸欣赏之意,“这谢姑娘若是男子,声名定然不弱于当年的顾二公子。”

  顾谨之眸光微动,随之淡然一笑。他早就过了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年纪了,什么少年天才,天资卓绝,那些于他而言不过是虚名罢了。

  傍晚,陆骁骁陪周氏用晚膳的时候,说了今天这桩事,并跟周氏把张志要了过来保护自己,周氏欣然答应。

  其实今天,在听到顾佑之报出名讳后,陆骁骁本想问,顾慎之是你什么人?但是怕徒增误会,便没有多问。

  顾慎之顾佑之,想来应该是兄妹了。

  因谢家是文臣,顾家乃是武将出身,自来文臣与武将就泾渭分明,且文臣与武将若是交往过密,本也不是什么好事,再加之顾家男子基本都在外驻守,大多不在京中,所以顾谢两家鲜少来往。

  承国公顾家,陆骁骁自然是知晓的。顾家老太太,乃是已故颖王之女云华郡主,也是当今圣上的堂姐。

  承国公世子顾慎之虽然是这部小说中的戏份不多的配角,但作为男主挚友,她还是有些印象的。

  记得原书中,对于顾慎之的评价:天生的将才!然而这位颇有大将之风的承国公世子最后却没有在战场上厮杀御敌,无奈困于京中。

  如今,自己交了顾佑之这个朋友,袖手旁观好像不够意思。是找机会提醒下她,还是顺应剧情发展?

  可是她又该怎么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呢?这还真是个麻烦。

  算了,有困难让女主上好了,自己还是别瞎掺和了。

  陆骁骁翻开未看完的游记,将这些抛到一边,准备从书本里了解一些各地的风土人情。

  其实她挺想出门游历,领略一下这没有经过工业污染,没有人工开采的大好河山。可惜,现下出门不易,身为女子更是多有不便,她也只能从书里窥探一二了。

  落日渐沉,晚风轻拂。

  亭雅苑里,丫鬟兰儿正绘声绘色地向一众下人们描叙着今日的事态经过:

  “那歹人拽着我便要走,我张嘴便准备咬,心想大不了跟他拼了!”

  “那人贩子人高马大,皮糙肉厚的,没得把我牙磕坏!”

  众人哄笑!

  “这时候谢姑娘拦住了那歹人,只说”,兰儿清了清嗓子,学着陆骁骁的语气:“你既说这位姑娘是你家娘子,你可知她姓名?家住何处?”

  “那歹人还待狡辩,我一下就急了,生怕谢姑娘也被唬住了,赶忙开口求救!”

  “旁人都没看出来那人贩子有问题,只当我是他娘子。那谢姑娘一眼就看出不对劲了,当即就让侍卫抓了那人贩子去见官!”

  “那张侍卫当真是武功了得,三两下就制服了那歹人!”

  “今日多亏了谢姑娘,不然我就回不来了!”

  兰儿声情并茂地讲说,顾佑之见状不禁莞尔,也不拦着她与人说道。

  今日中午,这番说辞在海月楼她与二哥都听过一遍了,只不过那会儿的兰儿是抽抽搭搭,后怕不已,这会儿是眉飞色舞、绘声绘色。

  “这丫头算是缓过来了,这会儿又开始说个没完。”春儿有些无奈。

  “看她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顾佑之对下人一向宽厚,兰儿跟春儿又是自小就跟着自己的,兰儿年纪尚小,性子单纯,她平日里也并不拘着她。

  “也就小姐这般惯着她。”春儿笑道,心下却也放心不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