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秘境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女配没有使命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普渡寺坐落于京郊60里外的翠华山,是大楚最负盛名的寺院。普渡寺成立已有六百余年,从魏朝开始便一直坐落在此,几经战火,却依然如故。本朝高祖曾率兵攻入皇城时,特意交代属下将士,不可打扰寺内僧人。

  高僧了尘大师便是出自普渡寺,据说他佛法高深,超世拔俗,然而哪怕是京中权贵,也难以见上一面,先皇曾言:方外之人,不可扰之。

  此时正是秋高气爽,山野浪漫之时。寺中松柏长青,午后的阳光洒向普渡寺,寺中一草一木似乎也镀上淡淡金光,更显善净灵气。

  顾谨之负手漫步而行,悠然自得。

  顾老太太前些日子来普渡寺礼佛,在这寺里也住了些时日了,他今日过来是接祖母回府的,待收拾妥当,明日一早便回京。

  “珞儿,你当知我对你的心意。待你及笄之后,我定会上门提亲。”

  顾谨之挑眉,并不打算听人墙角,正准备悄声回避时,只听得那男子又道:“我对你四姐姐并无半分情谊,这段时日我一直想与你解释清楚,奈何你总是对我避而不见。书信数封,也未见你回复。”

  对面的“珞儿”姑娘却一直未出声,男的语气有些着急:“珞儿,你为何一直不说话?可还是在生我的气?”

  “珞儿”姑娘依旧未出声。

  那男子语气越发温柔,“珞儿,是我不好,让你徒增这些误会,惹你不快。”

  “说完了?”

  顾谨之脚步微顿。

  那位“珞儿”姑娘声音软糯清甜,如新莺出谷,但语气里的那丝揶揄,顾谨之却听得真切。

  “珞儿,你可以消消气吗?”

  “你可以闭闭嘴吗?”

  顾谨之心里一乐。

  而陆骁骁看着眼前一脸“情真意切”的赵明程,只觉好笑。

  若是自己没记错,原书中这人一开始只是看上了谢梓珞宁远侯府嫡出小姐的身份,以及谢伯礼可以带来益处的官职。后来又被女主所吸引,几次偶遇搭讪,女主压根就不鸟他,一番抉择后又想着回来吃自己这根回头草。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使得原主更加讨厌女主。

  谢伯礼虽未继承爵位,却是正经的进士出身,如今在吏部任职,官职为吏部右侍郎。吏部负责官员的考核、升迁、调任,是真正掌实权的位子。

  这赵明程倒是挺精,挺会给自己找岳家的。

  赵家与外祖周家还算交好,两家的晚辈也时常走动来往,这赵明程又是自家表兄的同窗,谢梓珞几次去周家,都能“偶遇”这赵明程。

  这小姑娘实在太好哄了,再加上这赵明程外表看起来也挺人模狗样的,原本的谢梓珞对他确实有好感。但也仅限于好感而已,没多久就收了这心思,原因很简单:谢梓璇都看不上,本姑娘自然更瞧不上。

  “赵公子最好还是称我一声谢姑娘,像‘珞儿’这样亲昵的称呼还是不要叫的好,毕竟咱俩不熟。而且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还是在寺庙这么庄严神圣的地方,你对着一个姑娘家,尽说些没羞没臊的话,你觉得这样合适吗?你这么疯狂,令尊大人知晓吗?还有,我从未在意过赵公子,又如何会因为这些莫须有的事情生气,倒是赵公子挺自信的。”

  “珞儿!”赵明程忍不住上前一步,急道:“你似是对我有误会?”

  陆骁骁急忙后退一步,抬手示意对方打住,“我不早恋!谢谢!”

  所以,我这颗回头草,你是吃不上了。

  一个20来岁的成年人,居然好意思勾搭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还要脸不要了?

  陆骁骁白眼翻得飞起。自己好不容易出一趟门,居然碰到这么个玩意儿!前日秋闱放榜,谢琰高中,今日她是陪周氏来普渡寺还愿的。

  上午陪周氏入寺后,陆骁骁简单洗漱一番,吃了点茶点,睡了个午觉,一觉醒来神清气爽,便打算逛逛这普渡寺。刚逛到后山,就蹦出来个年轻男子,拦着自己表露心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她听了好半会儿,才搞清楚对方是谁。

  一旁翠萍和秀萍连忙上前几步挡在自家姑娘身前。翠萍更是板起脸,对那赵明程说道:“还请赵公子自重,勿要扰了我家小姐清静。”

  “赵公子做派如此疯狂,不知赵大人是否知晓?”秀萍冷哼一声,现学现卖。她就知道,她家姑娘不会这么瞎,待会儿回去后,再问问小姐,“早恋”是啥意思?

  这头的顾谨之,心里暗笑不止。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

  虽看不真切那“珞儿”姑娘面容,但看身形应当也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那丫头嘴里蹦出的新鲜词汇倒甚是有趣,虽没听过,他也能明白其中的意思。方才听她提到谢家,再看那姑娘穿着虽素净,但气度绝不是普通人家女儿。京中权贵人家,又姓谢的,应当是宁远侯家的姑娘了。

  陆骁骁被赵明程这么一打断,也没了闲逛的心情,看看天色也快用晚膳了,便带着两个丫鬟回了寺中厢房。

  她想起来了,她刚来这里没几天的时候,陪周氏去参加二表兄的婚宴,有人给自己塞了纸条,约自己见面。陆骁骁直觉就没好事,所以没有理会,更没有去赴约。

  想必就是这赵明程买通了周家下人,给自己传信。

  翠萍跟秀萍心里的也松了口气。这段时间,小姐都没再提过这姓赵的,想必是不在意了。姑娘果然还是拎得清的,这下夫人也可以放心了。只是没想到这赵公子竟是这般做派,竟跑到这里来堵人,果真又疯又狂!

  这天晚上,彩环附在周氏旁,耳语了一番。

  “珞儿当真这么说?”

  “小姐确实将那赵明程好生奚落了一番,随后便回了厢房。”

  “如此,我就彻底放心了。”周氏很是欣慰,吩咐彩环,“明日返京后,去周家传个话,以后少让这姓赵的上周家。”

  第二日,陆骁骁起了个大早,陪周氏用过斋饭后,一行人便启程回京。

  快行至山下时,几个大汉抬着一肩舆从陆骁骁几人旁边经过,肩舆上坐着一老太太,陆骁骁并未仔细去瞧,一旁还跟着位年轻男子,在与老太太说着什么,应当是那位老太太的孙子。

  陆骁骁与周氏避让一旁,给这行人让路,一位嬷嬷走出来连忙向周氏他们道谢。

  那年轻男子经过陆骁骁身旁时,陆骁骁分明感觉到那男子看自己的目光似有所停留,嘴角带着隐隐笑意。

  难道这人认识自己?

  陆骁骁疑惑,翻了翻记忆,不记得有这号人啊!onclick="hui"